大疫大医 第四十章 冲突在哪儿都不会少

小说:大疫大医 作者:五志 更新时间:2020-12-12 11:07: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晨,京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虽然睡了一觉,但是她身上的疲惫感并没有消失多少,脑袋是又昏又重,就连意识也有些迟钝和发懵。

  很显然,她跟袁志,以及大部分医疗救援队的同事一样,都没有睡好。

  京墨在医院忙碌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回到了酒店,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后,在白天看到的种种画面,都跟走马灯似的,不停地在她的眼前回放——那些焦急等待着核酸检查,对未来充满忧虑的普通人;那些被新冠病魔折磨到痛苦不堪的病人;那些明明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却还在咬牙坚持,一直在全力以赴救治病患的医护人员;以及那些生命垂危的患者们,渴求活下去的期盼眼神等等——这些记忆中的画面,严重影响了京墨,让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甚至好不容易睡着了后,也是梦境不断,不时惊醒。这样的睡眠质量极差,一觉过后,似乎还更疲倦更累了。

  在床上呆坐着懵了片刻后,京墨吐出一口浊气,拿手用力的揉了揉脸,好让自己的精神能够恢复几分清醒,然后才关掉了手机上不停响着的闹钟,一边起床,一边又按了按有些跳痛的太阳穴,然后进到浴室里去冲了个澡,这才好了许多。

  虽然身体的疲惫感依旧存在,但是精神状态,却在洗澡之后恢复了不少,至少,不再像刚起床那会儿,呵欠连天,意识混沌。

  在吹着头发的时候,京墨解锁手机,看到了袁志发来的信息,点进去,便看到了一个视频以及一段语音。她没有着急点开视频看内容,而是先看了下信息发来的时间,有些遗憾的嘟囔了一句:“他今天的班比我早啊……看来我们今天,是没法一起上下班了。”

  虽然可以通过视频和电话来倾诉思恋,但要是条件许可的话,京墨还是想要面对面的看到袁志,摸摸他脸上被护目镜勒出来的伤痕,再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同时也想要从他壮实有力的胸膛和臂弯中,获得力量。

  可惜,这个愿望在今天,是没法实现了。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总会跟他排到同一班的。”遗憾之余,京墨自我安慰了一句,随即点开视频,很快就看到了袁志略显笨拙的比心动作。

  “噗嗤。”

  这一幕,反差实在太大,让京墨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又能够想像得到,一向以“快、准、稳”和“出手灵活”著称的袁志,居然也有如此笨手笨脚的一面?这和手术台上的他,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不过,笨的很可爱。”京墨点评道,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喜欢和甜意。

  袁志这种有违‘人设’的笨拙举动,真的是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欢,以至于京墨把这一段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甚至还在心中琢磨着,要不要截图做个表情包?

  视频很快播放到了最后。

  看到视频里,袁志伸出手,一脸认真的要跟她‘拉钩’约定,京墨又一次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她摇摇头,朝着视频里的袁志做了个鬼脸,没好气地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是这样的幼稚?而且翻来覆去的叮嘱,跟我妈一样唠叨。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肯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去瞎逞能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在心里面,京墨对于男朋友这种“幼稚的行为”,不仅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还很喜欢,甚至是从这个“幼稚的行为”中,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浪漫。

  在喜欢的人眼里,再幼稚的行为,都是可爱的,都是喜欢的。

  等到视频播放完了后,京墨将它保存在了手机里,然后才点开了后面的那段语音,就听见袁志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我在吃早饭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没有睡好,精神状态一个比一个差。只有雍琴一个人例外,据她讲,是因为她在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在听李伯伯的散打评书放松心情,结果不止很快睡着,睡眠质量还很好。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如果你也没有休息好,可以试试雍琴讲的这个办法,不管是李伯伯的散打评书,还是德云社的相声,又或者是音乐什么的,都可以听听,放松自己。我已经帮你的账号开通了vip,随便挑随便听……”

  “听音乐或者评书、相声来放松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京墨决定,如果今天晚上,她的睡眠质量还是很糟糕的话,就试试这个办法。

  在吹干了头发后,京墨也录制了一段没有戴口罩的视频发给了袁志,除了再次保证自己一定会注意身体后,还在最后吐槽袁志:“你这个大个人了,还玩‘拉钩’的游戏,不觉得幼稚吗?”

  吐槽归吐槽,京墨紧接着却伸出了手,对着摄像头做了个拉钩的手势,并说道:“来吧,我陪你幼稚一次——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现在你满意了吧?相信我不会食了吧?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另外就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为这,我们再来拉个勾!”

  最后这句提醒,是因为袁志在昨天晚上发的消息中,有提到过抢救失败的事情。

  虽然袁志在消息里面没有多说,但是细心的京墨,依旧是从他讲话的语气中,听出了混杂着有愧疚与不甘的情绪,怕他过不去这个坎,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刻意的叮嘱一下,不想让袁志背负上压力。

  虽然袁志已经不是刚毕业的菜鸟,在临床上面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早已经学会了自我调节和解压,但现在毕竟是特殊时期、特殊环境,京墨有担心也是正常的。

  发完了给袁志的视频后,京墨又录了一段视频发给自己爸妈,好让这些关心自己、担心自己的亲人,能够放心、宽心。

  在这段视频中,京墨只挑有趣的事情讲,整个人也努力表现的很有精神,将疲惫与苦累都给隐藏了起来。

  报喜不报忧,这是出门在外的人,不约而同都会采用的一种方式。

  因为大家都不想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

  京墨也是如此。

  在给家人报过了平安后,京墨换上衣服,去酒店的餐厅吃过早饭,然后与其他几个医疗救援队的同事一起,乘坐通勤巴士前往医院。

  到达护士站,与同事完成了交接班后,京墨将她特地带到医院来的成人纸尿裤,拿给了行动不便的徐阿姨。

  相信有了这些成人纸尿裤后,徐阿姨晚上上厕所的问题,就能大大缓解,不再像以前那么麻烦。减少了对同病房其他病人的影响,也能让徐阿姨不至于因为频繁的起夜,以及将大小便拉在了病床上,而影响到休息与身体的康复。

  不过在白天的时候,还是要以京墨等护士的帮忙为主。虽然麻烦,但是这样做,才能够帮助徐阿姨进行排便锻炼,有助于她身体的康复。

  徐阿姨这些日子,最难受的,就是晚上上厕所的问题,所以对京墨给她带来成人纸尿裤非常感激,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说了不少感谢的话。

  虽然徐阿姨和京墨才认识不到一天,但是因为京墨对她的细心照顾和热心开导,让她对京墨非常喜欢。看着京墨,就像真的是看到了自己家的后生晚辈一样。最后她问道:“小京,这些东西要多少钱?我让我女儿把钱给你。”

  “钱的事情您不用操心,拿着用就行了。”

  京墨不肯收钱。

  一方面,是这些成人纸尿裤要不了多少钱;另外一方面,则是怕收了钱,会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徐阿姨当然不会这么做,可就怕会被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把事情断章取义的发到网络上去,说他们这些医护人员趁着疫情之机做生意,倒卖物资,昧着良心赚钱。

  到时候,好事变坏事,真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即便最后能够洗脱罪名,那也得遭不少罪,惹一身骚。所以干脆,从一开始就不收钱,这也是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方式了。

  徐阿姨不知道京墨的担心,见她不肯收钱,有些着急:“那怎么能行?你照顾我就已经很辛苦了,我可不能再让你为我花钱。”

  京墨笑着说:“徐阿姨,您昨天不是说,觉得我们就像是您的亲人吗?既然我们是您的亲人,那么我们孝敬您也是应该的。行了,您好好躺着休息吧,我还有别的工作要忙,就不在这里多陪您了。”

  说完这番话,京墨飞快的离开了病房,不给徐阿姨继续讲话的机会。

  “诶诶,小京……嗨,这孩子。”徐阿姨叫了两声,没能将京墨叫回来,见她离开了病房,只能无奈作罢。

  同病房里的一个病友,在目睹了全过程后,忍不住感慨道:“小京护士他们这些医护人员,对我们真的是没话说!”

  “是啊。”另外一个病友也点头附和:“他们对我们,真的是任劳任怨,真的就是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亲人!”

  徐阿姨用力的点了点头,接过话头道:“依我看,他们对我们,是比亲人还要亲!”

  在这件事情上面,她的感触最深,幽幽的说道:“说句实话,就我这情况,让我儿女天天照顾我上厕所,给我擦洗身体更换衣裤,怕是早就不耐烦了。可小京护士他们,不仅没有一句怨,还不停地安慰鼓励我……真的,就是亲生儿女也没有他们贴心,也做不到他们这一步。”

  京墨并不知道她离开后,病房里面的讨论。如果她听见了,一定会非常的高兴。因为病人们的认可与夸奖,正是对他们工作的最大肯定。

  离开了徐阿姨所在的病房后,京墨准备去看看今天刚收进来的新病人。刚走没几步,就听见一阵吵闹声从前方一个病房中传出,间杂着几句“吃什么药?我又没有病!我不吃药!你们走开,都走开!”的嚷嚷倒是让她听得真切。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