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大医 第四十四章 安静对视也不错

小说:大疫大医 作者:五志 更新时间:2021-01-09 21:36: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永平半躺在病床上,腰间还垫着一块枕头,心情很是不错。

  他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刷着抖音视频,还是开外放的那种,并且把声音开的很大,将同一个病房里的另外几个想要休息的病人,吵的心烦意乱,根本睡不了。

  在这两天里,跟朱永平同一个病房的病人,没有少为类似的事情,向朱永平抗议,但是一点儿用也没有。无论他们是好说还是歹说,朱永平全都不听,依旧我行我素,只管自己过的舒服,根本不管别人的感受,更是把这些抗议当成了放屁。

  哪怕这些病人向院方投诉,叫来医生和护士进行劝说,朱永平依旧不听,还能阴阳怪气的把医生护士给怼上一顿,将人气的够呛。

  所以到现在,与朱永平同病房的这几个病人,已经是认命并且习惯了。觉得被吵到的人,或是戴上耳塞,或是干脆放空自己。没人再去跟朱永平争论,免得白费了口舌不说,还要气坏自己。

  朱永平对此则是毫不在意。

  经过两天的适应,他已经习惯了住院生活。虽然天天都只能在病房里面待着,让朱永平觉得生活有些无聊,但是饭有人管,卫生有人打扫,遇到不满意的事情,还能随便的开口去骂、去喷,也让他过的很是舒服。

  至于病友以及医生护士的不满?

  朱永平可是一点儿没有放在心上。

  甚至他还有些小得意,觉得旁人这种‘看不惯我却奈何不了我’的感觉,真的是很爽。

  此刻,感受到了旁人不满目光的朱永平,便是如此的心情。他用眼角余光瞥了同病房里,面露不满却对他无可奈何的病友们一眼,嘴里哼着的小曲儿,声音不由的还变大了几分。

  可是下一秒,朱永平的表情便猛地一僵,不停刷着视频的大拇指也停顿了下来,半躺着的身体更是下意识的坐直了,嘴里不再哼小曲,而是发出了‘咦’的一声惊呼,带着愕然与诧异。

  他竟然是在抖音上面,刷到了他自己。

  准确的说,是刷到了一段与他有关的视频——正是两天前,他喝斥、命令雍琴去打扫厕所,并将其骂哭的‘名场面’。

  “这个视频,怎么被人传上抖音了?”

  朱永平阴沉着脸,眉头微皱。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他依稀记得,当时在病房里面,确实有几个病人在拿着手机拍摄。不过他没有把那当回事,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真的把视频传上了网去,而且看播放和评论的数据,还都不低!

  这让朱永平的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丝不安。

  “妈的,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把这段视频传上网的,非狠狠地收拾他不可!”

  朱永平扫了眼病房里面其他人,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他看谁都像是有嫌疑,只是碍于没有证据,才没有当场发飙。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朱永平点开评论,可是没看到几条,他的面色就越发阴沉,一张脸黑的如锅底灰,真的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因为这个视频里的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在谴责他!

  尤其是最热的那几条评论,不是把他喷了个狗血淋头,就是要求相关部门去调查他,甚至还有人说‘希望病魔早点战胜这些人’!

  听听,听听,这讲的还是人话吗?得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是这样的恶毒?

  而最让朱永平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条评论,居然还得到了很多的点赞。也就是说,有不少人,都在支持这个人恶毒的诅咒?

  这让朱永平恨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他愤愤不平,却又不敢大声的低骂了一句:“一群刁民,什么都不懂,就只知道瞎起哄!”

  他看了眼发布这条视频的人,只是一个自媒体账号,心里面的不安稍稍放松了一些。紧接着,他又小声的骂骂咧咧:“这些做自媒体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就该把他们全部给封了!可惜我不是管这个的,不然,非给他们好看不可!”

  想了想,心有不平的他,在这段视频下面发了条评论,为自己进行辩护:“你们不懂别乱评论,我觉得视频里面这人骂的没错。那些做护士的,服务态度确实不行,活该被骂!”

  在发完了评论后,朱永平扭头看了眼病房里面的这几个人,正想着要怎么找出‘罪魁祸首’,手机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来电铃声。

  朱永平低头看了眼屏幕上的显示,是他妻子打来的,这才收回了威胁的目光,接通电话。结果刚‘喂’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讲自己在医院里面过的很好,让妻子不用担心,就听见对方急匆匆的一顿问:“老朱,你看抖音上面的视频了吗?”

  “什么视频?”朱永平愣了一下,心说不会是我刚刚看的那个吧?没有这么巧吧?

  他的妻子道:“就是你在医院里面骂护士,还把人给骂哭了的视频。”

  还真是这么巧啊?朱永平在心里面感叹,嘴上则说:“怎么,你也刷到了?我刚刚看见……”

  “哎哟,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着急?我给你说,这个事情好像闹大了,不少人都在讨论,连我们小区群里,都有不少人在谴责你……我说,要不,你去给那护士道个歉,再想办法发个公告,就说自己知道错了什么的?”

  “呸!”

  妻子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朱永平不耐烦地打断了。

  “你让我给那个护士道歉?凭什么啊!我告诉你,让我去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要道歉,也应该是她来给我道。至于你的那些担心,全都是多余的。不就是一个自媒体发的视频吗?就算评论的人再多又怎么了?还能让我挨处分不成?还有小区里面的那些人,听风就是雨,他们知道个屁。要谴责,就让他们谴责吧,又不会让我少块肉。你呀,就是想的太多,一天到晚的瞎操心。”

  讲到最后,朱永平还忍不住笑了起来。既是在笑妻子的小题大做,也是在笑网上那帮人自以为跳得欢,实际却是一点儿用也没有,跟跳梁小丑没什么两样。

  然而,妻子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朱永平的笑容瞬间凝固。

  “不是呀,可不止是自媒体,我看到好多官媒都转发了这段视频。在小区群里还有人说,这个事儿,已经上了什么热搜,被不少媒体和网友关注。就连一些官媒都在批评你,说你没有政治觉悟,耍官僚作风什么的。”

  朱永平对热搜不了解,对网友的批评也可以不在意,但是听到说有官媒也在关注这个事情,还批评他没有政治觉悟、耍官僚作风,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着急忙慌的问道:“有哪些官媒?都是什么级别的?”

  “好多个呢,省级以上的官媒都有不少。”

  “什么?省……省级以上的官媒都发话了?它们……它们都说了什么?”

  朱永平这下子是真的急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这个模样,可是其他病人没有见过的。从他入院起,就一直是趾高气昂的样子,从未这般失态过,于是大伙儿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想知道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

  朱永平并未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焦急的等待着妻子的回复。

  “还能说什么?就是我刚才讲的那些……啊,对了,还批评你,说你的行为,是在给全民抗疫拖了后腿。老朱,真的,你还是赶紧去给那个小护士道个歉吧。我听人说,就连你的工作单位和身份信息,都被人给曝光了。我怕再怎么闹下去,事情会大的无法收拾……”

  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朱永平的手机又震动了了起来。

  朱永平看了一眼,发现是又有人打来了电话,而且打来电话的还不是别人,正是他单位里面的领导。

  对这位,朱永平可不敢怠慢,虽然有些担忧对方打来电话的用意,还是赶紧打断了妻子的话:“你先别说了,我们单位的领导给我打电话来了,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待。我先挂了。道歉的事,我们回头再议。”

  这个时候,他心里面已经有了动摇。

  朱永平挂了妻子的电话后,接通了领导的电话,虽然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弯腰背弓,低着头,面带笑容,语气透着尊敬的说:“杨处……诶诶,是我,对,我还在医院呢,您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面,一个严肃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恨铁不成钢的遗憾:“老朱啊,你也是个老同志了,怎么就犯下了这样的错误呢。”

  杨琼处长的语气,让朱永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不由自主把腰弯的更低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杨处,我在医院里面呢,能犯什么错误?您是不是误会了啊?”

  “误会?”手机里,传出了杨琼的一声冷哼。

  朱永平明知对方看不见自己,却还是被吓的打了个哆嗦,将腰弯的更低了。

  杨琼这一次,没有再给朱永平留颜面。在冷哼过后,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怎么,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你不会真像网友们说的那样,对自己的错误执迷不悟吧?还是说,你是觉得,我还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事,认为可以蒙混过去?别做梦了!你那个视频,都已经传遍全国了,你不会以为我看不到吧?我又没有瞎!老朱呀老朱,你说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干部,怎么一点儿大局观都没有呢?在这种特殊时期,你不发挥自己的干部带头作用就算了,怎么还摆起了臭架子,耍起了威风?你说,你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臭毛病啊?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大的官威?”

  “不是的,杨处,我……”

  朱永平感觉冷汗从头上不停地往外冒,心中是真的慌了,急忙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

  可是杨琼根本就不听他的话,并且让他也感受到了一次被人打断话的滋味:“你不用再狡辩了,我也不想听。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医院方面已经跟我们通报过了,我们知道的很清楚。我打这个电话给你,不是想听你辩解,而是告诫你,在医院里面好好配合医生护士的工作,接受治疗,别再给医生和护士添堵!别再给抗疫战役添乱!另外,还要通知你,经过局里面开会决定,对你进行你停职处理。并且要求你,就此事作出检讨。还有,立刻去给被你骂哭了的那个护士赔礼道歉,求得对方原谅……”

  “啊?我……我被停职了?还要去道歉?”

  朱永平感觉杨琼的这几句话,就像是晴空霹雳一般,震得他头昏目眩,让他连对方在后面讲了些什么,都没有听清。

  “怎么,你是不满意,还是不愿意?”电话那头的杨琼冷哼了一声,懒得跟朱永平再讲什么废话,直截了当的说:“我告诉你,现在的处分只是停职检讨。可如果你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不知悔改,那么处罚结果,可就不是停职这么简单了!如何选择,自己想清楚,好自为之吧!”

  在冷冷的撂下了这么一句警告后,杨处不再给朱永平讲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嘟嘟’声,朱永平感觉自己的心都凉了。

  真的是拔凉拔凉的那种。

  还没等朱永平从懵逼的状态恢复,他的手机就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次朱永平都没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只以为是杨琼又打来了电话,赶紧接通,张口就是赔着小心的语气:“杨处,您还有什么要指示的?”

  让朱永平失望的是,从手机里面传出来的,并不是杨琼的声音,而是之前打给他电话的妻子。

  “是我……刚才是杨处给你打的电话?他给你说了什么?”

  妻子询问的声音中,带着六分关怀与两分好奇,此外还有两分着急。

  犹豫了片刻后,朱永平最终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告诉妻子:“杨处让我去给那个护士道歉,还告诉我,被停职处分了。”

  “啊?”妻子惊呼了一声,急忙问道:“这个事情真的闹大了?那你……你打算怎么做?”

  “我……”

  朱永平感觉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在吐出了一个字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有直接回答妻子的这个问题,而是揉着太阳穴说:“我现在有点乱,想要静静。怎么做,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妻子知道朱永平的脾气,迟疑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没有再做劝说,只是提醒道:“那好吧,你一定要想清楚,千万不能再固执了。”

  如果是以前,朱永平听见这话肯定会生气——什么叫不能再固执?我什么时候固执过?你是在讽刺我听不进群众的意见吗?

  但是在这一刻,朱永平却没有这么做,只是颓然的‘嗯’了一声,然后便挂断了电话。紧接着,他就揉着太阳穴,表情呆滞的陷入了沉思,思索着自己接下来的选择。

  与他的沉默和惶恐不同,病房里面另外几个病人,却是很开心。

  这几个病人,从朱永平接电话的时候,就竖着耳朵在偷听。虽然他们没有听见电话里面,杨琼和朱永平妻子讲的话的内容,但是却有听到朱永平讲的话,也看到了朱永平的惊慌失措,这让他们可以把电话的内容,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对朱永平,大伙儿本来就都有意见——这两天里,几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被朱永平给气到过,而他那种趾高气扬的官僚作风,更是让大伙儿都感觉很不爽。所以现在,看到他吃瘪,也没有人同情他,反而是乐的落井下石。

  沉默着的朱永平,很快就听到了一句嘲讽味很足的话,传进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好像有个人还威胁过人家护士,说是要让人家丢掉饭碗……没想到呀,人家护士现在还好好的没有事,他却被免职了!哈哈哈。”

  没等朱永平扭头去看谁讲的这句话,更多的冷嘲热讽,便纷纷传进到了他的耳朵里:

  “可不是吗?我还记得之前某人的嘴脸,那叫一个嚣张!与他现在失魂落魄的模样比起来,真的是截然不同!”

  “这就叫报应!”

  “要我说,他就是活该!都什么时候了,还摆架子,还耍官僚作风,停职处分都是便宜他了!”

  “就是就是,人家医护人员,那么尽心尽职的救治他,他不心怀感激就算了,还污蔑人家医护人员,把人当佣人使唤,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的中山狼嘛,活该受处分!”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朱永平的脸色,在这片冷嘲热讽中,不停地变幻着,仿佛是学过川剧变脸一样,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他很想要训斥这些嘲讽他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他,却失去了这份胆气,没有办法再像之前那样‘舌战群雄’……或许是因为职务被停,导致他的胆气也跟着散了,又或许是他在这一刻,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朱永平咬紧牙关,对病房里面众人的嘲讽选择了无视,权当是没有听见,只是盘坐在床上,思索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等到吊瓶挂完,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朱永平终于有了主意,他下了病床,朝着病房外走去,对病房里面几个病人投来的好奇目光,毫不理会。

  “他怎么出去了?”

  “他要去做什么?”

  “会不会是去找雍护士道歉?哈哈,他也有今天!”

  “要我说,他就是活该!”

  “对,就是活该!”

  病房里面的几个病人议论纷纷,最终一致认定,朱永平落得这么个下场,完全就是活该!在全民抗疫的时候,你摆架子、耍官僚作风,辱骂医护人员,给全民抗疫拖后腿,你不完蛋谁完蛋?

  与此同时,在隔离区的几个护士站里,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京墨和雍琴所在的这个护士站,自然也不例外,所有的护士,都恨不得能够长出三头六臂,或者变化出几个分身来。

  “41床的病人在呼叫,去看看有什么事。”

  “37床病人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吗?怎么还没有?赶紧催一下。”

  “52床病人的呼吸情况又变差了,需要进行抢救……”

  忙碌中的护士们,忽然看到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了护士站,不由的都是一愣。再仔细一瞧,来的这个不速之客,竟然还是朱永平,更是感到了惊讶和诧异。

  京墨的反应最快,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就把雍琴拉到了身后,保护了起来。

  护士长邱霞也很快作出了反应,上前一步,将京墨和雍琴两人都给护在了身后,就像是护崽的老母鸡一样。同时被护在了邱霞身后的,还有另外一个护士。

  自从雍琴和朱永平发生了冲突后,医疗救援队就跟医院进行了商量,换了另外一个护士去护理朱永平。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防止矛盾的激化,另外一方面,也是在保护雍琴,免得她又被朱永平侮辱。

  所以,当看见朱永平忽然出现在护士站,邱霞才会在护住了雍琴的同时,把朱永平现在的管床护士也给护住。因为她不知道,朱永平跑到护士站来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奔着谁来的。

  刘护士等人在错愕之后,也纷纷回过了神,都来到了雍琴、京墨她们的身边,将她们护住。

  都怕朱永平这个不好相处的家伙,是来找事的。

  邱霞用眼角余光看了眼身边的情况,见大家都围了过来,方才稍微安心了些,然后用戒备的目光盯着朱永平,问道:“你有什么事吗?隔离区内,禁制随意走动。有什么事,请用床头的呼叫器告诉我们。你既然住进了隔离区病房,就请遵守这里的规章制度,这既是为你的安全着想,也是在保护其他的病人。”

  “呃……”

  朱永平显得有些尴尬,点点头,脸上努力的挤出了一抹笑容,答应道:“是是,我知道了,以后一定遵守隔离病区的规章制度。”

  “咦?”

  听见朱永平的这句话,护士站里的护士们都有些诧异。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朱永平居然认错了?而且态度还这么好?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朱永平吗?不会是谁跑来冒充他的吧?

  在这两天里,护士们就算没有亲自领教过朱永平的坏脾气,也从同事或者其他病人口中听说过。所以,当她们看到了一个变的不太一样的朱永平时,才会都觉得惊讶和不解。

  然而,朱永平带给她们的惊讶,才刚刚开始。

  不等护士们发问,朱永平便飞快的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他搓着手,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那个什么……我来,是想要就两天前发生的那件不好的事情,向雍护士,还有你们全体医护人员,道个歉,说声对不起。”

  “道歉?你要道歉?”邱霞惊讶的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不止是她,别的护士也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朱永平居然要向雍琴道歉,向大伙儿道歉?

  这个事儿,即便不能说是天方夜谭吧,也很不可思议了。

  护士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朱永平,都觉得眼前这一幕,实在很古怪。

  这是愚人节的玩笑吗?时间也不对呀。而且以朱永平的脾气性格,恐怕不会过这种节日吧?

  在护士们惊讶的时候,朱永平朝着雍琴深深一鞠躬,说道:“是的,我仔细想了想,那天的事情,确实是我做得不对。在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抗击疫情,在各地医护人员逆行支援武汉的时候,我作为病人,得到了你们的精心救治,理应心怀感激,可是却对雍护士还有你们各位,做出了过激的辞和恶劣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应该!我的行,严重的伤害到了雍护士还有大家的感情,不可原谅!我在这里,怀着非常悔恨的心情,诚恳的向雍护士,还有各位护士以及医生道歉!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现在非常的后悔,深感内疚和不安,希望能够求得大家一个原谅,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番话,是朱永平在之前的沉默中,于心里面打出的稿子,此刻讲出来,护士们一听,才知道他是真的来道歉,而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大伙儿的目光,便在朱永平和雍琴的身上来回晃。

  等到朱永平把话讲完,京墨用手肘悄悄的捅了雍琴一下,小声的提醒道:“该你表态了。”

  雍琴最初确实觉得很委屈,但是两天过去,心中的气已经消了不少。此刻见朱永平当众道歉,心中最后的那点儿委屈也散尽了。同时,她也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工作以及朱永平的康复,便道:“我接受你的道歉。希望你以后,能够遵守隔离病区的规章制度,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同时也祝福你,能够尽早康复出院。”

  朱永平在听到这句话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连声说道:“谢谢你的原谅,也谢谢你的祝福。那什么,以后我一定遵守隔离病区的规章制度,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邱霞在这个时候,补充了一句:“还有,你以后看手机什么的,声音开小点儿,或者戴个耳机,不要影响到你们病房里其他人的休息。”

  “一定,一定,我以后一定注意。”朱永平连连点头,态度跟之前的桀骜不配合,完全不同。

  等到朱永平道完歉走了,护士们还是觉得这个事情很不可思议。之前当着朱永平的面,她们不好意思讨论,现在当事人走了,她们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都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朱永平今天是怎么了?态度忽然大转变,有点儿吓人啊!”

  “是呀是呀,他以前可不是这个脾气,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受什么刺激了吗?”

  “不管怎么说,他能够转变态度,配合我们的工作,也是一件好事,能减少我们很多的麻烦。”

  “是呀,希望他能说到做到吧!”

  直到后面有护士去给病人做护理,才从几个知情的病人口中,知晓了朱永平态度转变的原因,回到护士站后,把这个情况讲给了大家伙听。

  对此,大家伙的反应,与之前那几个病人相同。

  都是讲了一句话——

  “活该!”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