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大医 第五十三章 噩耗

小说:大疫大医 作者:五志 更新时间:2021-03-22 13:57: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傍晚。

  结束了一天救治工作的袁志,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隔离病区。

  在完成了一系列严格的消毒程序后,他换回便服,从储物柜里拿出了手机。

  刚点亮屏幕,袁志就看到了京墨发来的几条消息,这让他的心顿时揪紧。

  袁志知道京墨今天的上班安排,她应该要比自己更晚下班才对,怎么却提前给他发来的消息?

  难道……

  难道京墨在之前的那场冲突中受了伤?可是为什么没有人跟他说这个事?

  又惊又急的袁志,赶紧点开消息,想要看看京墨都说了些什么。

  今天的事情别告诉我爸妈。

  我提前下班了。

  别担心,我没有事,各项检查都很正常,只是樊领队和医院领导非要让我提前回酒店休息,我抗议也没有用,只能听他们的安排。

  我已经回到酒店,有点困,准备先睡一觉。你要记住我说的话,千万别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我爸妈,尤其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挨打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记住了!

  在这几条消息后面,还有京墨发的几个‘严肃脸’的表情包,以及一条语音消息:“你千万要给我记住了!”

  读完这些消息,袁志长松了一口气,旋即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那几个表情包,他仿佛是看到了京墨在发这些消息时的表情。

  既严肃认真,又乖萌可爱。

  女朋友的叮嘱,袁志当然得照办,他当即打字回复: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对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守口如瓶!

  消息发出去后,并没有收到京墨的回复,想来她应该还在睡觉休息。

  袁志没有打扰她,退出了聊天界面,转而查看起了手机上的其它消息。

  很快,他的表情就起了变化。

  因为他看到了京父发来的一条消息:小袁,京墨今天是出什么事了吗?

  “还真是跑来问我了……这是让京墨给猜中了啊。”

  袁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他没有犹豫,按照京墨的吩咐,回复道:叔叔,京墨很好,您和阿姨不用担心。

  与京墨久久没有反应不同,京父这边在袁志回了消息后,立刻便有了回应,而且还是直接打来电话。

  这是袁志没有料到的,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但这毕竟是京墨父亲打来的电话,他不敢不接。在咽了口唾沫,缓和了情绪后,他硬着头皮,点了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到了耳边,含笑问候:“叔叔好。”

  “小袁,你下班了?”

  手机里面,传出了京父的声音,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

  “对,刚下班。”

  袁志捧着手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虽然不是面对面,虽然隔着千里远,可袁志还是觉得很紧张。

  他咽了口唾沫,正准备要说几句客套话,但是话还没有讲出口,就听见京父的语气忽然一转,变的严肃了起来:“你给我说老实话,京墨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袁志心头一颤,迟疑了一下后,还是打算听从京墨的叮嘱,硬扛到底。

  他干笑了一声,说道:“我说的就是实话,京墨她真的没有事……”

  袁志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京父给打断了。

  “你别想骗我!我对京墨难道还不够了解吗?以她的脾气,如果没有出事,怎么可能提前下班?你不说实话,是不是因为她提前给你打了招呼?小袁,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就算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京墨能够管住你的嘴巴,还能管住医疗队里其他人的嘴巴?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和你阿姨,京墨今天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你要是不说,我就去找医疗队的领导问。但以后你要想进我们家门,想要看到我和你阿姨的好脸色,就不可能了!”

  “这……”

  遭到‘威胁’的袁志,顿时感觉一阵头大。

  一边是女朋友,一边是未来的老丈人……

  这该怎么选择?

  选谁,得罪谁,都不合适啊!

  这根本就是一道送命题!

  虽然现在是寒冷的冬季,可是此刻,在袁志的身上,却是出了一身的汗。

  都是冷汗。

  被吓出来的。

  这个时候,京母的声音也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小袁,你京叔叔说的没错,该怎么选择,你可要考虑好了,别让我和你京叔叔失望。”

  京母的话,成了‘压垮’袁志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经过一番短暂却激烈的心理斗争后,袁志选择了乖乖‘投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向京墨的父母讲述了一遍。

  “这……好吧,我说。叔叔阿姨,京墨今天确实是遇到了一个意外,但她没有大碍,我们不说,只是不想让你们担心。这个事情,它是这样的……”

  袁志想的很明白,如果因为‘泄密’得罪了京墨,他还有办法能够将女朋友哄开心。但要是得罪了未来的岳父岳母,他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去讨好了。

  两害相较取其轻,袁志在京墨父母的‘威胁’下,只能选择乖巧从心。

  而且这个情况,就像是京墨父母说的那样,即便袁志死咬着嘴巴不讲,他们也能从别人口中打听到这个事,甚至还有可能会在网络或短视频里看到——今天在现场的人可是不少,拍照录像的也有很多,指不定就有人把视频发上了抖音快手等平台。

  “……事情就是这样了。叔叔阿姨,京墨不告诉你们这个事,是不想让你们担心,你们可别生气怪她。”

  在讲完了事情经过后,袁志还不忘帮着京墨解释两句,怕京墨的父母找她‘兴师问罪’,引得京墨最终将气撒到他的头上。

  京母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们瞒着不告诉我们,才更让我们担心。”

  袁志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一个劲的赔笑。

  好在京墨父母没有为难他,京父还叮嘱道:“小袁,你们以后要是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告诉我们,别藏着掖着……”

  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京母给怼了一顿:“呸呸呸,你会不会讲话?什么叫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应该说,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了才对!”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要叮嘱小袁几句……”

  身为耙耳朵的京父,顿时吱吱呜呜,气势全无。

  京母还是给自己老公留了一份薄面,没有继续怼他,转而吩咐袁志:“你京叔叔虽然不太会说话,但他讲的道理是对的。你们在外面,别想着报喜不报忧,那不会让我们放心,只会让我们担心。以后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行了,你刚下班也挺累的,就不打扰你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京墨那边你也放心,我们虽然对她隐瞒事情不报很生气,但不会在这个时候怪她。”

  不会在这个时候怪京墨,那是不是说,等抗疫结束回到成都后,他们会跟京墨算总账?

  袁志很好奇,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从心,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而是连声应‘好’,乖巧听话的不得了。

  “小袁,你今天做的不错,我很满意。”

  在挂断电话之前,袁志听到京父这样说。

  他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京父应该是在夸他及时保护了京墨。这让他心头一喜,但很快又纠结了起来,在心中想着:我该怎么回答?是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是说‘谢谢夸奖’?

  京母则插话道:“京墨那边,我会帮你解释,让她知道你是受了我们逼迫,免得她生你的气。”

  袁志听见这个保证,心中悬着的石头顿时落下,急忙感激了几句。等到京墨父母那边挂断了电话,听见‘嘟嘟’的忙音后,袁志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抬手一抹额头,居然是摸到了冷汗一大把。

  刚好一个同时间段下班的医生,在结束了消毒换衣后,来到了这里。

  看见袁志满头冷汗的模样,他被吓了一大跳,关心又警惕的问道:“袁医生,你没事吧?怎么冷汗淋漓的?”

  袁志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没事,就是接了个电话。”

  对方愕然一愣,既好奇又惊讶:“什么电话,竟能把你弄成这样?”

  看袁志现在的模样,说是连续做了三五台手术也有人信啊,这是接了一个电话就能造成的?

  袁志苦笑:“是京墨爸妈打来的电话……”

  “京墨爸妈?难怪了。”对方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笑着,用过来人的口吻说:“在没有结婚前,接到对象父母突然打来的电话,谁都紧张,我当初也是这样,等结了婚就好了。”

  说完,他还拍了拍袁志的肩膀,以示安慰。

  袁志哑然失笑,感谢了‘前辈’传授的‘经验’后,飞快的给京墨发去消息,告诉她自己被逼无奈‘叛变’的事情,并为自己辩护:叔叔阿姨说,我不讲,他们也会找樊领队问,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讲的,真不是要出卖你。

  虽然京母承诺了会帮着给京墨解释,但袁志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得自己主动认错。有没有用暂且不提,关键是态度得摆端正。

  这些,是他从自家老爹以及京墨父亲身上学来的‘经验之谈’。

  和之前发的消息一样,这条消息发出后,依旧没有得到京墨的回复。

  很显然,京墨还在熟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在这个时候,袁志也走出了医院大楼,上了停车场里的通勤巴士。

  在和司机师傅,以及车上的同事点头致意打过招呼后,他找了个空位坐下,又给父母发去了消息,例行报平安。

  袁母很快回了语音:“平安就好,你爸还在医院开会,可能要等会议结束后,才能回你消息。你们都很好,你在武汉不用担心我们,好好做好你的工作。”

  我爸在医院开会?

  袁志敏锐的捕捉到了重点。

  这段时间里,成都很多单位、公司,因为疫情的缘故,都停了工。但医院这样的特殊单位,显然不在其列,所以袁父每天都会去医院上班。

  对于这个情况,袁志是知道的,之前几次通话,他还叮嘱过父亲,一定要注意自身的防护。他此刻好奇的,是父亲在开什么会?会不会跟成都那边的疫情有关?也不知道成都的疫情控制的怎么样了?

  袁志飞快打字,把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向母亲作了询问。

  袁母很快回了语音消息:“你爸没给你说吗?他加入专家团了,为抗击新冠疫情出谋划策。他今天开的这个会,就是跟抗击疫情有关的。至于成都这边的疫情,我看新闻,说是控制的还不错。但具体的情况,得问你爸才知道。”

  我爸加入专家团了?可以呀,宝刀未老嘛!

  袁志夸了一句,打算等老爸开完会,跟他好好聊聊,把自己在武汉这边了解、掌握到的情况告诉他,再听听他的意见,相互取经,共同进步。

  他们父子两,现在也算是齐上战场了。

  一个奋战在武汉最前线,一个坚守在成都大本营。

  袁志在心头感叹了一句,随后又问了一些家里面的情况,得知一切如常,都很安好,便放下了心。

  在结束了和母亲的‘互报平安’后,袁志收起手机,闭上眼睛,在车上打起了盹。

  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却在回酒店的路上做了个梦。

  梦里面,他回到了大学时代,与郭明、赵庆顺等同学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而球场边上,是京墨和齐霞等人,在为他们呐喊助威。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当袁志被同车的同事给叫醒时,通勤巴士已经停在了他们入住的酒店门口。

  “谢谢。”

  袁志向叫醒自己的同事道了一声谢,揉了揉眼睛,又向司机师傅道了声辛苦,方才起身下了车。

  此刻的天色,虽然还未完全变黑,但气温已经降下来了,寒风一吹,袁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原本昏沉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怎么会突然梦见大学时代呢?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在进酒店的路上,袁志忍不住在心里面琢磨。

  这几天,因为失去了与郭明的联络,袁志和赵庆顺、齐霞等同学,都在担心着郭明的情况。所以袁志猜测,自己会在车上梦见大学时代,多半是因为这几天里,一直在担心着郭明的原因。

  不过,梦里面的郭明,那叫一个身体强壮、精神抖擞……与之前视频聊天看到的,躺在病床上面,气短气弱的他,完全不同。

  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郭明才能恢复到梦境里的健康模样?

  想到这里,袁志摸出手机,给赵庆顺和齐霞等同学,群发了一条消息,询问他们有没有打听到郭明的最新消息。

  消息虽然发出去了,但是袁志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收到回复。看来大家这个时候,不是还在抗疫一线奋战,就是在休息补瞌睡。

  对于这样的情况,袁志已经习惯,他将手机揣回了兜里,也不着急。

  因为着急也没有用。

  在酒店的餐厅吃过了晚饭后,袁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正准备洗漱休息,手机却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他父亲打来的视频通话。

  袁志拉开椅子坐下,接通视频,便看到他爸的脑袋出现在了屏幕里,身后的背景是家里的客厅。

  袁志问了声好,想起老妈之前讲的事,便开玩笑的说:“老袁同志这是下班回家了?今天的专家当的怎么样啊?你说你,入了专家团还不告诉我。怎么,是怕我因此骄傲?还是不想让我为你担心?”

  “这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可骄傲的?我还不想入呢。”

  袁父的话,乍一听,带着浓浓的凡尔赛气息,但袁志却是从他讲话的语气里,听出了他是真的对加入专家团有意见。

  这个情况让袁志很是惊讶和诧异。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以老袁同志的性格,应该是要积极加入专家团,为抗击疫情出谋出力。怎么现在,却带着抗拒与不情愿呢?

  袁志忍不住说:“老袁同志,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啊。出什么事了?”

  袁父哼了一声,讲出了他不情愿的原因:“我本来是要申请上一线的,连请愿书都写了,结果却被打了回来。卫生部门的领导,说什么我岁数太大,不适合上一线,只把我安排进了专家团,让我用自己在传染病领域里的知识与经验,为年轻的医护人员出谋划策……”

  听完了父亲的讲述,袁志终于明白了,老袁同志的不情愿,并非是不想为抗击疫情做贡献。恰恰相反,他是想要做更多,想要上一线。

  袁志想了想,安慰道:“领导这样安排,也是有道理的。一线的工作太苦太累,连我们这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都有点儿吃不消,更不要说是你了。依我看,专家团这个岗位很适合你。你的经验、知识,都能得到发挥,领导还是挺知人善用的。你就别抱怨了,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多给一线的医护人员,提点建议帮助。”

  没想到,袁父在听了他的安慰后,非但没有舒缓心情,反而还越发的不爽了,眉头一挑,哼道:“嘿,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我老是吗?我告诉你,我虽然岁数大,但是身体素质一点儿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差!你们能吃下一线的苦累,我也能够吃得下!”

  “是是是,你老当益壮。”

  袁志也不争论,还连连点头,附和老袁同志的话。

  袁父在抱怨了几句后,也没再继续。看的出来,他虽然对没能上到一线,有些不满、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甚至,他对自己专家团成员的身份,也履行的很到位。抱怨完了后,话锋一转,便问起了袁志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看法与经验,打算收集这些讯息,整理成资料,交给成都这边的医护人员。

  袁志道:“我待会儿发一个文档给你,里面有我在这些日子里,整理出来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防治工作的一些经验和教训。你看了后,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再来问我。”

  “好,你可要记得发我。”袁父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挺上心。

  袁志陪着父亲聊了几句后,话锋一转,问起了家里面的情况:“对于爸,这段时间,成都那边的疫情,控制的怎么样了?”

  “控制的很不错。”袁父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给了袁志。“目前,在成都这边,主要是以输入型病例为主。因为相关的工作,做的很到位。每有患者确诊,都能溯源,在第一时间找到密切接触者,对他们进行隔离观察。现在成都这边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确诊人数正在逐步减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从一级响应调整成二级。”

  “太好了!”

  袁志对这个消息,感到由衷的高兴。

  袁父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年轻人,是真的出息了。在这次的疫情中,冲在第一线,顶在最危险领域里的,多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跟你们相比,我们确实老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确实该退居二线了。”

  袁志打趣道:“哟,老袁同志,你居然会说出服老的话,这可是让我没有想到。”

  袁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人终有一老,不服不行呀。”

  袁志激励道:“老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老袁同志你可别颓丧消沉,我还等着你给提建议呢。”

  袁父笑骂了一声臭小子,然后说:“那你就赶紧把你说的那个文档发给我!”

  “没问题,等下挂了视频我就发。”袁志答应道,随后又跟老袁同志聊了几句,忽然,手机响起提示,有一个电话打来,是陌生的座机号码,归属地为武汉。

  袁志怕这个电话是医院打来的,不敢耽误,急忙说:“爸,我这边有个电话要接,先挂了啊。”

  “行,你先忙正事。”袁父点了点头,都不用袁志动手,他就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而袁志这边,则立刻接通了电话。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他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像是带着鼻音在说话,又像是带着哭腔:“请问是袁志吗?”

  “是我,你是哪位?”袁志问,内心忽然有些不安。

  “我是郭明的同事……”对方回答。

  袁志越发不安,感觉心脏狂跳不止,仿佛是要蹦出嗓子眼了。他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根本做不到,只能是颤声问道:“郭明……郭明怎么了?”

  “郭明去世了。”

  对方的话,宛如一道惊雷,震的袁志瞬间失了神。showbyjs('大疫大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