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大医 第五十五章 心魔

小说:大疫大医 作者:五志 更新时间:2021-04-06 08:40: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夜,袁志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

  每当闭上眼睛,他的眼前便会浮现出郭明的音容,一幕幕,都是那么的清晰:有郭明在大学时期,青春活力的笑容;有他们在毕业时,相拥道别的不舍;还有郭明参加工作后,严肃负责的模样;以及几个月前,郭明在他们大学宿舍的微信群里,告诉他们这帮兄弟,他脱单找到了女朋友的幸福甜蜜……

  不过,更多浮现在袁志眼前的,还是郭明躺在病床上,面色黝黑,气若游丝,强忍着痛苦,努力挤出笑容,与他们做生命里最后告别的模样。

  这是郭明去世前的模样,它深深的印刻在了袁志的脑海中,怎么也挥不去,怎么也忘不掉,就像是魔障一般纠缠着他。

  郭明去世的噩耗,不仅是让袁志难以接受,还对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造成了一些影响。

  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的袁志,忍不住思绪纷飞,想了很多。

  一方面,他在痛惜郭明的死。

  他想不明白,像郭明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出色且负责的一个医生,怎么就这样死了呢?难道说,真的是好人没有好命吗?

  而同时,郭明的死讯,以及今天发生在医院里的那场‘医患冲突’,也让袁志的内心,产生了许多的困惑。

  他在困惑,他们这些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冲在一线,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利益驱使,是信念支撑,还是其它什么?而他们的付出,他们的辛苦,甚至他们的牺牲,又到底是值不值?

  就说郭明,他从疫情爆发之初,便奋战在了抗疫的最前线上,不分昼夜,不辞辛劳、不顾危险的抢救病人,甚至在不幸感染上了****后,他还不肯‘下火线’,不肯离开‘战场’,而是拖着病躯,忍着病痛,记录下了自己病情的变化,以及治疗的效果……

  在这个过程中,郭明不仅受到了病魔的折磨,遭受了疾病带来的痛苦,还承受着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委屈。然而,他的这些努力、这些付出,换回来的结果,不是让他‘升官发财’,也不是让他成为英雄受人尊敬,而是在苦痛中病逝。

  这样的结果,值得吗?

  郭明的付出,又是为了什么?

  是金钱?还是荣誉?

  这些,能比自己的生命,还更重要吗?

  还有今天挨了打的林医生和京墨。

  她们两个人,一个是和郭明一样,从疫情爆发之初,便奋战在抗疫一线,不顾自身安全的救治病人,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能见,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治疗病人上面。

  而另外一个,是放弃了安全、舒适的生活,不远千里来到一线支援,全身心的投入到照顾、治疗病人的工作中。

  然而,她们的这些付出,又换回来了什么?

  是不理解她们辛苦的指责?还是不讲道理的威胁、咒骂,甚至是拳脚相加……

  所以,她们的这些付出,又值得吗?

  而她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真像一些人说的,是到前线‘镀金’,好在回去后,升职加薪、升官发财吗?

  除了郭明、京墨和林医生等人,除了他们这些医护人员外,还有许多冒着危险,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各个岗位上的人。比如社区里的志愿者,比如警察等等,他们在这些日子里,同样也受到了各种委屈,甚至是人身攻击和网络暴力……

  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他们的付出,他们的委屈,又值得吗?

  还有自己……

  自己当初选择来武汉前线,是想要看看新冠病毒究竟有多厉害。

  但这,真的就是他上‘战场’的原因吗?他在一线这些日子的付出和苦累,又值不值呢?

  这些问题,在袁志的脑袋里面不停闪现,摁下去了又浮起来,困扰着他,让他一夜未睡。

  袁志想了一整夜,都没能够把这些问题想明白,反而是让他更加困扰,脑袋也因为没有休息好而疼痛欲裂,精神更是差到了极点。

  同时,这些困扰对袁志造成的影响,还远不止是这些,还影响到了他接下来几天的工作状态,让他一度很低迷。虽然靠着过硬的专业水平,袁志没有在给病人的治疗上面出错,但是他对工作的投入程度和积极性,以及对病人的关怀、对病情的关注度,都相比前面几天,有了很大的落差。

  这样的反常情况,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大伙儿都在纳闷他是怎么了。

  四川医疗救援队的总领队樊诚,同样很困难。

  这天上午,穿着隔离服的樊诚,在查房结束后,特地来到了一组的医生办公室,在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袁志一段时间后,他找到组长冯光明,将其叫到医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

  冯光明本来是在对今天的医疗工作做安排,被樊诚打断,让他有些不满。出了医生办公室后,他便操着一口成都话,抱怨的询问道:“樊队长,你找我有啥子事嘛,还非要把我喊到外面来。咋个嘛,有啥子话,在办公室里面不能说嗦?搞的神秘兮兮的做啥子?”

  樊诚朝着医生办公室里看了一眼,见袁志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而是依旧呆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抬手,朝着袁志指了指,示意冯光明看。

  “你让我看他做啥子?”冯光明不解的问。

  樊诚拉了他一下,压低了声音说:“老冯,你说话小点声。你有没有发现,袁志这几天的状态,很不对劲啊。”

  “这个还用你说?我早就发现了哈,他这几天,有些神不守舍的,所以每次他下了医嘱,我都要跟进看一下,就是怕他出错。”

  袁志这几天的反常表现,作为医疗组组长的冯光明,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

  他看着依旧在发呆的袁志,皱眉说道:“他这几天的样子,有点儿回到了他以前在我们医院里的状态……唔,不对,也不能这么说。他以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只是不积极,而现在,却是状态低迷,跟前几天相比,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冯光明和袁志都是来自同一家医院的,对袁志以前的情况,很是了解。

  “他是怎么了?是最近工作太多,让他的身体过于疲惫,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樊诚关心的问。

  作为四川医疗救援队的总领队,他就像是一个大管家,要为队伍里的每一个医护人员负责。

  “不晓得哇。”

  冯光明摇了摇头,把手一摊,语气中带着无可奈何:“我也想晓得为啥子,我还专门找他问过,但是他啥子都不肯给我讲,还说自己没得问题。没得问题才有鬼了,你也看到了,他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没得问题嘛,根本就是问题大了……”

  “行了行了,你也别抱怨了。”樊诚打断了冯光明的话,有些头疼的说:“我们得想点儿办法,让他尽快摆脱这个低迷的状态。他要是继续这样下去,非得出问题不可!”

  冯光明点了点头,这些情况,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医疗工作,关系到健康与生命,需要认真与细心,尤其是针对****的医疗工作,更是如此。稍有疏忽大意,就有可能会酿成医疗事故。要么,是影响到病人的治疗效果;要么,就是会让自己感染上新冠病毒。

  虽然现在,袁志靠着他的专业水平,暂时避免了这些事故的发生。但他要是一直这样低迷下去,迟早会出事。

  “别光顾着点头啊,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樊诚追问道。

  “我能有啥子办法?我问他,他啥子都不肯给我说,你让我咋个去开导他嘛。”冯光明有些无奈和委屈的说,忽然,他想起了一个人,提议道:“要不,你去找京墨问一哈?她应该晓得袁志魂不守舍的原因,而且袁志也听她的话,让她去开导袁志,效果肯定要比我们讲的好。我们嘴皮磨烂了,恐怕也当不到人家的一两句话。”

  “对啊,我怎么把京墨给忘了。行,我这就去找她问问,看她知不知道原因。”

  樊诚眼睛一亮,觉得这是一个办法。

  四川医疗救援队的人都知道,袁志和京墨是情侣。有些事,袁志不愿意对别人讲,但是对京墨,肯定不会隐瞒。而且,以四川男人‘耙耳朵’的性格,老婆或者女朋友讲的话,肯定是要认真听的。

  樊诚没有浪费时间,转身就走。

  “诶,你等一哈。”冯光明却追上了他,小声的说:“你要是问到了袁志魂不守舍的原因,记得给我说一哈,我这边也想办法,对他进行开导。”

  “好!”樊诚点头答应,脚下的步子却不停。

  冯光明则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追赶,转身回到医生办公室,看了眼还在发呆的袁志,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走过去,拍了拍袁志的肩膀道:“别发呆了,该写病历写病历,该下医嘱下医嘱,该去查房去查房……你的事情,就全做完了吗?”

  袁志应了一声,这才开始工作。

  另外一边,樊诚来到了京墨所在医疗小组,在护士站里找到了她,把她叫到一旁,再将袁志的情况向她做了说明后,问道:“小袁,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影响到了袁志的状态吗?”

  这一次,他是找对人了,京墨真的知道。

  “就在前两天,袁志大学时期的好朋友郭明,因为感染****去世,牺牲在了抗疫一线上,我想,大概是这个事情,影响到了他的工作状态吧……”

  京墨把郭明的情况,向樊诚做了简单的介绍。

  “原来是这样。”

  樊诚心中的疑团终于是被解开了。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低下头,为牺牲的同行默哀了数秒。

  随后,他说道:“难怪在这几天里,袁志都不在状态,看来这位郭明医生的去世,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刺激……京墨,这个事情还得麻烦你,去给袁志做做工作,帮他进行心理上的疏导,让他能够早点儿从悲伤低落中走出,恢复工作状态。要不然,我们就只能对他进行‘强制休息’的安排了,因为以他现在的状态,要是继续留在一线,迟早得出问题。”

  “好。”京墨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

  她和袁志没有在一个医疗组,而袁志在每天的‘延时通讯’里,又从来不讲这些事,所以,她只知道郭明的去世,让袁志很伤心,并不知道袁志在这两天里,状态低迷,魂不守舍。

  现在,她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紧张和担心的不行。就算没有樊诚的提议,她也想要找袁志好好的聊聊,帮助他解开心结,尽快地从悲痛情绪里走出来。

  樊诚在考虑了一下后,安排道:“我给你们调个班,让你们今天能够早点儿下班,一块儿下班。这样,你也能够面对面的,对袁志进行开导。我想,这样的效果,会比打电话发微信的方式,要好上很多。”

  京墨难得的没有对提早下班产生异议,她点点头,同意了这个安排:“好的,谢谢樊队了。”

  “谢什么,这是我的职责,是我应该做的。行了,我看你这儿也挺忙的,就不打扰你了,你去忙吧。袁志那边,就交给你了,拜托了。”

  樊诚在勉励了京墨几句话后,便离开了护士站。除了京墨这里很忙外,他也还有许多其它的工作要处理。

  在一线,没有人是清闲的。

  樊诚前脚一走,雍琴后脚就凑到了京墨的身旁,好奇地问:“樊队找你什么事啊?”

  刚才樊诚和京墨谈话的声音很低,雍琴在护士站里,什么都没有听到,所以对此充满了好奇。

  京墨没有对自己的好朋友隐瞒,把情况告诉了她:“袁志的一个好朋友,因为感染****牺牲了,他这几天的情绪和状态很糟糕,樊队担心他继续这样下去会出事,让我想办法开导他……”

  “这可不好开导啊……”雍琴皱眉,帮好友头疼。

  “是呀,确实不好开导。”

  京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忍不住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劝说袁志?

  别人不清楚,但她却知道,别看袁志平时很听她的话,可实际上,袁志在某些问题上面,却是一个很固执的人,甚至很容易钻牛角尖。

  这一次,袁志状态低迷,恐怕也是钻了牛角尖吧?

  就是不知道,他钻的这个牛角尖,是对郭明离世的哀痛呢,还是有别的什么因素影响?

  如果是前者还好说,要是有别的因素影响,可就难办了啊……

  正当京墨头疼着该怎么去开导袁志的时候,在袁志所处的医生办公室里,却是遇到了一个突发情况。

  他们这个隔离病区里,年龄最小的病人,同时也是医生和病人们眼里共同的开心果梁小佟,因为病情的严重恶化,被下达了病危通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其实在最近这一段时间里,梁小佟的病情一直不稳定,反反复复,时好时坏,而且在总体上,是呈恶化趋势在发展。

  因为这,连梁小佟享受的‘一对一网课辅导’的vip待遇,都给暂停了。为的,就是能够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休息,配合到治疗,让病情重新好转起来。

  只可惜,医护人员们采取的这一系列措施,并没能够起到太好的效果。

  尤其是在今天,梁小佟的病情突然陡转直下,不仅出现了严重的呼吸困难、低血氧症,还并发了心脏骤停,以及昏厥等症状,被下达了病危通知!

  冯光明在知晓了梁小佟的病情变化后,更是立刻安排了医疗组里的骨干医生,去对梁小佟展开急救。

  而袁志在听到了梁小佟病危的消息时,先是懵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便要起身,与同事们一起去参与抢救。

  梁小佟是袁志负责的病人之一,按理说,他对梁小佟的情况很了解,自身的医疗水平又很高,于情于理,都应该是抢救团队里的一员,甚至还应该是主导者。

  然而,袁志刚刚起身,冯光明就看向了他,表情明显是犹豫可一下,然后说:“袁志,这次你就别去了。”

  袁志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却什么话都没有讲出口,只能看着申静等同事,急匆匆的冲出医生办公室,去抢救梁小佟。

  而他,在下意识的跟着走了两步后,回过神,停下了脚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冯光明也奔出了医生办公室,赶往抢救现场。

  在从袁志身边经过的时候,他抬手拍了拍袁志的肩膀,等袁志转头看他时,他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步伐匆匆的跟在申静等医护人员身后,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看着冯光明和申静等人的背影,袁志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他也想要去抢救梁小佟。

  这些日子,袁志和隔离病区里的病人们,可以说是朝夕相处。相互之间,早已经是处出了感情。尤其是梁小佟,别看他和袁志每次见面,都会斗嘴互损,可是两人的关系,却也在这一次次的斗嘴和互损中加深,成为了好朋友。

  现在,梁小佟病危,袁志怎么可能不着急不担心,不想去出一份力?

  但同时,他也明白,冯光明不让他参与抢救,是因为他这几天的状态很糟糕。

  急救,尤其是针对病危的新冠病人的抢救,对于医护人员的要求很高。不仅是要有过硬的医疗技术,还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一丝不苟,全神贯注。因为抢救,是在跟‘病魔’、跟‘死神’抢人。任何一个疏忽大意,任何一个操作不当,都有可能会导致抢救失败,让一条生命逝去。

  所以,马虎不得,必须要打起万分的精神,去谨慎以对。

  而袁志在这几天里的低迷表现,让他确实没有参与抢救的说服力。

  这事儿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他自己。

  等到同事们的身影,消失在了医生办公室外面的走廊后,袁志才收回了目光,转过身,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发呆,去琢磨‘值不值’的问题,而是在沉默了片刻后,抬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把留在医生办公室里的其他医生,都给惊到了。

  他们纷纷抬头看向袁志,目光中充满了惊讶与不解,一个个是想问但又不敢问……虽然隔着护目镜与口罩,他们看不清楚袁志的表情,但他的这个举动,还是吓到了大伙儿,让大伙儿知道他此刻多半是在气头上,自然没人想去触霉头。

  留在医生办公室里面的人,在相互看了一眼后,忍住了心中的h,纷纷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而袁志,也没有在意周围同事的目光与好奇。

  此刻的他,心中充满了懊恼与后悔。

  因为他在回忆后发现,梁小佟病情的陡转直下,并不是毫无征兆。其实在前两天里,梁小佟的病情,就已经出现了一些会严重恶化的端倪,甚至还被他给察觉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还在为‘值不值’的问题困扰,虽然察觉到了这些问题,却并没有引起重视,也没有告知给申静等同事。结果,就是错过了预防梁小佟病情严重恶化的最佳时机,让他陷入了病危的境地……

  “我他妈真的是一个混蛋!如果我没有胡思乱想,如果我能重视之前发现的那些问题,梁小佟也不会陷入病危,不会有生命危险……”

  袁志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要是小佟因为我的疏忽,而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低着头的袁志,目光落在了身上穿着的隔离服,以及隔离服里面的白大褂上。

  他的心中,忽然是生出了一个念头——他觉得自己在这几天里的表现,实在是配不上这一身白衣。

  这样的念头,放在以前,是绝对不会有的。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只是把看病当成手艺,把医生视为工作,并不觉得这一行,与别的工作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现在,他却感觉到了身上这件白衣的份量。

  这份量,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想要帮忙却帮不上的袁志,只能在心中祈祷,祈祷同事们对梁小佟的抢救,能够顺利成功。祈祷梁小佟这小子,能够脱离病危,恢复精神,再来与他斗嘴。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