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大医 第五十八章 火线入党

小说:大疫大医 作者:五志 更新时间:2021-04-27 13:24: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同送行病人的申静,以及另外几位医护人员,全都围了上来,看着袁志胸前的那条红领巾,他们羡慕不已。

  虽然他们中,也有人收到了病人送的礼物,像是感谢信呀、手绘卡之类,都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但是和袁志收到的这条红领巾相比,就显的要逊色不少。

  “真羡慕啊……”

  “我也是梁小佟的管床医生,为什么他就只送了你红领巾,不送我一条?”

  “袁医生,这条红领巾你能给我吗?我用梁小佟给我的手绘卡片交换呀。”

  申静等人看着袁志胸前的红领巾,你一我一语,或是羡慕,或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想要跟他交换。

  袁志一听他们在打这条红领巾的主意,顿时急了,赶忙是拿手护住了胸前的红领巾,语气坚决,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不换!这条红领巾,我是要拿回去,好好珍藏起来的。”

  说到这里,袁志忍不住想到了京墨,想到了她珍藏的那件护士服。

  那是当初,救了她的那位护士,送给她的礼物。

  而今,自己也有了一件类似的礼物。

  以前袁志总是想不明白,不就是一件旧护士服吗?值得让京墨那么宝贝?但是现在,当他得到了梁小佟送的红领巾后,终于是明白了个中原因。

  而他,也会像京墨一样,将梁小佟送给他的这条红领巾,视若珍宝,好好保存。

  申静等人见袁志态度坚决,也不再跟他开玩笑,纷纷感慨:

  “看来,袁医生是要把这条红领巾当‘传家宝’了啊。”

  “不止呢。依我看,袁医生还会把这条红领巾,把这件事情,拿来吹一辈子。”

  “正常!要是换做我,收到了这样一条红领巾,也把它当‘传家宝’,也要把这件事情吹一辈子。因为它,值得。”

  申静他们你一我一语,话里话外,透着的,都是‘羡慕’两字。

  袁志没有搭腔,只是低头看着胸前随风飘动的红领巾,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很快,梁小佟在出院时送了袁志一条红领巾的事情,就在整个隔离病区里面传开了——除了申静等医护人员帮着他‘宣传’外,他戴在胸前的那条红领巾,也着实有些醒目。

  对此,无论是四川医疗救援队的队员,还是武汉当地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很羡慕。

  甚至还有人,趁着工作间隙,专门跑到医疗一组的医生办公室,就是为了亲眼看看袁志胸前的红领巾。

  虽然大家在小的时候,都有戴过红领巾,但是这条红领巾的意义,却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甚至就连京墨,在听说了这个事情后,一边为袁志感到高兴,一边也是羡慕的很。

  在当天下班后,与袁志的视频通话里,她还专门让袁志,把梁小佟送给他的红领巾,拿出来展示了一下。

  “真好。”看着视频里,那条平平无奇的红领巾,京墨的眼睛里面满是羡慕,同时也为袁志感到高兴:“这条红领巾,是对你在武汉这段时间里的付出,最好的肯定与奖励。”

  这话袁志同意。

  梁小佟送给他的红领巾,就像是一面奖状,一枚军功章。

  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受之有愧,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梁小佟送给他的这条红领巾。

  袁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京墨。

  京墨听完后,提了个建议:“如果你觉得,自己还配不上这条红领巾,那就想办法改变自己,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让自己变的能够配得上它。”

  “好!”袁志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这句话,既是在回应京墨,也是在立下誓。

  在这些日子里,他想明白了很多问题,意识到了医护工作与其它职业,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而对于这一点,以前的他,是并不认可的。同时,他还意识到了自己以前的‘任性’与‘特立独行’,根本是对不起身上穿着的那件白衣。

  他本来就想要改变自己,想要追上去世的郭明,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医生,想要更好的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

  而今,他又多了一个目标——让自己,能够配得上梁小佟送给他的红领巾!

  而京墨在听到了袁志的话,看到了他脸上流露出的坚毅表情后,则是忍不住露出了欣慰与高兴的笑容。

  忽然,京墨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想过入党?”

  “入党?”袁志愕然一愣。

  京墨在大学时期就入了党,而袁志在这之前,对入党,一直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现在,有了武汉抗疫的经历,目睹了郭明、申静、林医生等人的事迹后,袁志对入党,也有了不同的想法。

  不过此刻,他并没有直接回答京墨,而是苦笑了一下,自嘲地说:“我这样的人,也能入党吗?”

  京墨的表情很认真:“如果是以前的你,确实没有入党的资格。但是现在,你的表现,你的改变,已经与以前不同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已经符合了申请入党的资格。但是我觉得,你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袁志张了张嘴巴,想要说点儿什么。但最终,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对自己要不要申请入党,做出一个回应。

  不过,在他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决定。

  接下来的日子里,袁志表现的更加积极,不仅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完成的很出色,同时还主动的申请了许多额外的工作。

  这些工作,要么是具有危险性,要么是很累很危险,放在以前,袁志绝对不会主动请缨。但现在,袁志不仅是主动的承担了下来,没有抱怨过一句,还全都完成的很出色。

  对于他这一幕幕的表现,医疗救援队的临时党支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陆续有病人,在袁志的治疗下,康复出院。

  看着这些病人离开医院时,面容的笑容,以及那一声声情真意切的感谢话语,袁志就觉得,自己的付出,自己的辛苦,自己的汗水与冒险……全都值了。

  这些康复的病人,就像是这个冬日里的暖阳,不仅是驱散了黑暗,还照亮了袁志前进的道路,让他感受到了温暖,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同时,袁志也因为这段时间里的出色表现,成为了四川医疗救援队里的骨干,赢得了队员们的尊敬,也连续多次,获得了‘前线指挥部’的赞誉。

  所有熟悉袁志的人,都在为他的改变,为他的进步,感到欣喜。

  而袁志,在经过了这些日子的深思熟虑后,也决定要更进一步。

  这天,他找到了四川医疗救援队的总领队樊诚,向他,也是向四川医疗救援队的临时党支部,递交了一份申请书,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京墨之前的建议,为他指明了一条道路。

  而在过去的这些天里,袁志也一直在认真考虑申请入党的问题。

  他申请入党,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捞政治资本。也不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党员的身份,好利于以后的发展。

  他申请入党,是因为他想要成为京墨、郭明那样的人,想要成为千千万万,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人。

  他要把郭明的精神传承下去。

  他要对得起梁小佟送给他的红领巾。

  樊诚在收到了袁志的入党申请时,表情有些惊讶,又有些欣慰。

  这些日子,袁志的表现,他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就算袁志不递交入党申请,他也会找袁志谈话,询问他对于入党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不过此刻,拿着袁志的入党申请书,樊诚却没有着急表态。

  他让袁志回到岗位继续去工作,而他在看过了袁志的入党申请书后,拿着它,找到了临时党支部里,另外的几位负责人。

  “樊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在樊诚还没有讲话时,便有人注意到了他手里面拿着的东西,好奇地问。

  “入党申请书。”樊诚回答道。

  “又是谁的?”

  在武汉的这段时间里,四川医疗救援队中,有不少队员都写了入党申请,向党组织积极靠拢。对于这样的情况,临时党支部的几位负责人,都是非常欣慰的。

  虽然说,临时党支部不能够接收新党员,但是他们对入党积极分子,是有培养责任的。同时,也有向相关党组织,介绍这些入党积极分子情况的职责。

  所以,对于又有医疗救援队的队员,向临时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书一事,他们几个人,都是非常的高兴,与乐见其成的。

  “是袁志的。”

  樊诚把手中的这份入党申请书,放到了桌上。

  “谁的?”

  “袁志?他也交入党申请书了?”

  临时党支部里的几个负责人,对于这件事,都很惊讶。

  其中一人动作比较快,率先拿到了袁志写的入党申请书,念了起来:

  “我叫袁志,是四川医疗救援队的一名队员……我在援助武汉的医疗工作中,学到了很多,也想明白了很多,尤其是明白了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应该要承担的责任与义务……现在的我,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为此,我向党组织郑重的提出申请,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刻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出出规范自己的行为,积极努力工作,不计报酬,无论生死。请党组织考验我!”

  樊诚等到这人将袁志的入党申请念完,才出声问道:“对于袁志申请入党一事,你们怎么看?”

  一个负责人说:“我觉得挺好,袁志这段时间的表现有目共睹,他愿意向党组织积极靠拢,是好事。”

  另一个负责人接过话头,说道:“我也觉得挺好。虽然之前,袁志有过一段时间的低迷,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投入了抗疫工作。这说明,他是有进步的,也是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现在,他更是成为了我们医疗救援队里的骨干。这样的人愿意入党,我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也有人提出了反对:“我可是听说,这小子以前在他们医院里面,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刺头。在上班的时间里还好,一旦下了班,不管是病人的询问还是科室的安排,他都一概不理。这样的人,适合吸纳进党组织吗?”

  对于他的质疑,樊诚则是持不同意见:“嗯,有这事。不过你也说了,那是以前的袁志。而现在,他的表现,他的改变,也是有目共睹的。正如老赵所说,这个变化,代表着袁志在来到了武汉,来到了抗疫一线后,得到锻炼,成长成熟了。对于这样一个积极进步的年轻人,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进步的机会与空间。我建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要进一步的观察袁志,对他进行政治思想素质与理论水平的相关培训。同时,我们还应该把他申请入党的事情,以及他写的入党申请书,转交给成都卫生局的相关部门,以及袁志所在医院的党支部……”

  “我同意樊队的这个安排。”

  “我也赞同。”

  临时党支部的几个负责人,纷纷举手表态,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之前持反对意见的那位,也在认真的考虑了一番后,举手同意了这个安排。

  毕竟,他持反对意见,只是因为对袁志以前的表现有所担心。而如果袁志接下来的表现,能够一如既往,保持现有的水准,他也是非常欢迎袁志加入党组织的。

  袁志申请入党的消息,在传回了成都,传回了他所在的医院后,让不少人感觉惊讶。

  毕竟,袁志以前的‘特立独行’,实在是太出名,太深入人心。这就让熟悉他的人很是诧异,觉得像袁志这样的人,哪儿来的资格能够入党?

  甚至还有人在私底下悄悄议论,说袁志这小子,是不是觉得,去了武汉一线‘镀金’还不够,所以才想着要入党,为自己以后的‘前途’与‘发展’,再上一把锁?

  持这种看法的人还不少,甚至还有人提议医院党支部,应该对这种歪风邪气进行整顿。

  直到医院方面,将袁志在武汉一线的表现与贡献给公布出来后,这些针对袁志申请入党的怀疑与不好的议论,方才逐渐消退。

  取而代之的,是人们新的惊讶:抗疫一线就那么的磨砺人吗?连袁志这种出了名是‘又臭又硬’的家伙,居然也成长了,改变了?

  而袁志所在科室的主任肖先林,则是对他申请入党一事,非常的赞同和支持。袁志的一系列成长,也让他非常欣慰,有种‘自家孩子终于成熟了’的高兴。

  医院的党支部,在收到了临时党支部转交的袁志的入党申请书后,也开始了对袁志的情况,进行了审核与考察。期间还数次通过视频连线,与袁志进行谈话,了解他的基本情况,以及他的思想觉悟和入党动机等等。

  时间,就在繁忙的工作与学习中,一天天过去。

  转眼间,袁志和京墨他们已经随着四川医疗救援队,在武汉抗疫一线待了两个多月。

  在这两个多月里,他们和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一起,不惧危险不怕辛苦,努力的抢救治疗病人,让不少感染了****的病人,转危为安,顺利出院。

  同时,也是在这两个多月里,武汉这里的新冠疫情,在举国之力的援助,四面八方的支援,以及无数医护人员、公安民警、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的努力下,逐渐得到了控制。

  现在的武汉街头,已经没有了疫情爆发之初的恐慌。取而代之的,是井然有序与渐渐恢复的活力。

  而在隔离病区里,病人的数量也在一天天的减少。袁志和京墨他们的工作强度,也开始减轻,有了更多可以休息的时间。

  看着武汉这座城市,一天天的恢复,一天天的好转,袁志和京墨,还有其他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全都打内心里感到高兴。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接到了通知,因为武汉的新冠疫情得到了有力的控制,他们这些援助武汉的医护人员,将分批撤离武汉。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在喜悦、兴奋的同时,却也有些不舍。

  他们不舍还未康复出院的病人,不舍武汉这边与他们并肩作战的‘战友’,更不舍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同时,他们也觉得有些遗憾。

  他们在武汉,前后奋战了两个月,熬过了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时刻,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这座城市——没有看过武大的樱花,没有登过黄鹤楼,也没有去湖北博物馆看曾侯乙编钟和越王勾践剑,更没有吃过正宗的热干面、鸭脖和豆皮豆丝……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感到很高兴。

  不仅是因为要回家,与家人团聚。更是因为他们的撤离,说明武汉这座城市已经不再需要他们,说明这场抗击新冠疫情的战役,已经取得了的伟大胜利!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而袁志,也在这一刻,收获到了属于他的喜事。

  他和医疗救援队里,另外几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的小伙伴,一同被叫到了樊诚的面前,后者告诉了他们,一个让他们倍感振奋的消息。

  “恭喜你们。你们各自医院的党支部,已经通过了你们的入党申请。你们在武汉的出色表现与付出,得到了你们医院党支部的肯定,经过他们开会讨论,决定允许你们火线入党。从今天起,你们就是预备党员了。希望在预备期里,你们能够一如既往的,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努力做好自己的各项工作,自觉地接受党组织的教育和考察,争取按期转正!”

  “太好了!”

  “我们一定严格要求自己,绝不让组织失望!”

  袁志和另外几个入党积极分子,全都激动不已,纷纷表态。

  樊诚则和另外几个临时党支部的负责人,面带欣慰笑容的看着他们。

  等袁志他们高兴了一会儿后,樊诚才又说道:“因为我们还在武汉前线,所以在形式上面,只能是一切从简。接下来你们要做的,一是通过视频连线,把你的入党申请念给后方党组织,二是在党旗下面庄严宣誓……”

  袁志等人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桌子上面还放了一台电脑,正跟他们所属医院的党支部,进行着视频连线。同时,一面党旗,也被樊诚他们悬挂了出来。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的庄严且肃穆。

  面对再棘手的病情与再危险的情况,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袁志等人,在这一刻,却是都忍不住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看到他们的样子,樊诚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用紧张,先念入党申请……袁志,你先来。”

  被点了将的袁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紧张感后,走到了摄像头前,开始念起了他的入党申请。

  在他念完了后,后面的人紧跟着上来。

  在一句句誓中,他们各自念完了自己的入党申请,然后在樊诚等人的带领下,对着党旗,庄严宣誓。

  一句句慷锵有力,庄严响亮的誓词,在鲜艳的党旗下响起!

  这些誓词,将成为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与方向!

  京墨知道这个好消息,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她值了个夜班。

  而袁志也是如此,所以两人很难得的,又一次同时‘下班’。

  京墨眼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袁志胸口别着的共产党员徽章,愣了一下后,竟是高兴的跳了起来,激动的问:“你的入党申请被批准了?”

  “嗯。”袁志笑吟吟的点头,“今天……啊,不对,是昨天。昨天得到的通知,我的入党申请,被医院党支部批准,我火线入党,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

  “太好了!”京墨欢呼,真心的替袁志感到高兴。

  她向着袁志伸出手,笑着说:“恭喜你,袁志同志,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员!”

  袁志也笑了,伸出手和京墨用力的握了握。

  “谢谢你,京墨同志,希望以后你能够多多的指导我,让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我们互相学习,共同努力。”

  京墨在说完了这句话后,看着袁志,而袁志也看着她,两人就这样齐齐笑了起来。

  当他们一同走出了住院部大楼时,天色已经微明。

  太阳虽然还没有升起,但是破晓的阳光,已经驱散了黑夜与寒冷。

  一如武汉现在的情况。

  破晓已至,正午的温暖阳光,还会远吗?

  袁志扭头看着京墨,破晓阳光下的她,笑的格外动人。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