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9章 第九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吴洲吴山居

  在历经了九个小时的奔波劳碌后,终于回到家的小伙伴们都已经好好洗漱休息过了。睡到第二天的日上竿头才起床,吃完了早饭连午饭的吴邪三人围着院子里一个几近有一人高的大酒缸,皆是动作同步的将双手交叠着趴在边缘,往里边望。

  他们中唯有季凛凛是踮着脚的。

  “你为了进十一仓拿回女皮俑,自己不要命,还得让你兄弟陪着你送命。吴小狗,你怎么就能这么狗。这酒缸里……酒缸里可全都是酒,你这是打算拿胖爷我泡浮囊了去给人家上贡呀。你你你居心何在啊,小天真?”

  面对老来叛逆的邪仔,胖妈妈既失望又无奈,甚至还有些心酸得想哭。

  “啧,你想什么呢?我能这么傻吗?!”吴邪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而胖子枕着手臂,眉间恹恹,只抬起幽怨的小眼神一瞥一瞥他:“那你什么意思呀?”

  “你知道这种酒缸在以前是用来干什么的吗?”说着,吴邪挑了挑眉,使了个眼色给季凛凛。他们两个人合力捏着酒缸最上面的瓷边,将它里面的一层大概不到二十厘米深的内胆给抬了起来。

  “呦呦呦,感情这还有机关呐!”胖子一边新奇的咋呼着,一边是连忙伸胳膊。他用手掌托住了内层的下底,生怕吴邪和季凛凛二人一个手滑,再砸了脚。

  拍了拍酒缸的瓷壁,吴邪笑道:“这种两层构造的酒缸在古时候是用来躲难的,以前山西的大户人家遇到土匪时就会利用这个来藏人。”

  “得,今儿胖爷我遇到见你天真就算是遇见土匪啦。”

  吐槽归吐槽,但别看胖子好像是推推拉拉的隔这儿抱怨了好半天,但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拒绝吴邪。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胖妈妈溺爱邪仔已经成了习惯。况且如果这事儿胖子不往上顶,那吴邪的选择就只剩下了季凛凛。别说吴邪不答应,就是胖子自己也不舍得让女孩子团进这黑布隆冬的酒缸里面,再被人搬来搬去的啊。

  “我一会儿打电话给京叔,就说我这里有个祖传的大酒缸,放在吴山居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叫他帮忙联系十一仓。到时候胖子你就躲进里边,把这个给盖上,然后再倒满酒。我们混进十一仓,神不知鬼不觉。”

  季凛凛也道:“你们放心,我会在后面跟车,保证做好你们出来后的接应任务!”

  胖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将手虚握住,比了个酒杯样的形状朝前高举过头顶,跟小说里面的江湖大侠一般豪气干云道:“行吧,不就是十一仓嘛,为了天真胖爷我豁出去了,干他丫的!”

  “干!”

  吴邪和季凛凛也学着胖子的动作。他们大大小小黑黑白白的三只酒杯自半空碰撞至一起,一个“干”字喊得异口同声气势非凡。

  只不过比起吴邪和胖子的游刃有余来,还踮着激o激o的季凛凛是压根儿就没能撑住几秒便身子摇晃着往吴邪的方向踉跄,结果本来叫人热血沸腾激动万分的一幕突然便垮了。

  吴邪笑着搂上了季凛凛的细腰,然后是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另一边的胖子立刻也嘿嘿哈哈默契十足的上前捉住了女孩子两只乱踢乱蹬的小脚丫。

  “进去吧!”

  “凛凛牌酒酿小圆子要下锅喽!”

  “呀,你们干嘛!干嘛呀!放我下来!”

  连原本穿着的粉色毛绒兔子拖鞋都甩了出去,季凛凛扭得跟个麻花似的死命抱着吴邪的脖子,像树袋熊树一样在他身上扒着不撒手。

  这下子,三个人团成一团。有笑骂的,有尖叫的,有起哄的,还有哼哼唧唧的……闭上眼睛听,仿佛回到了史前时代。

  吴山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真好!

  **

  吴邪擅作主张偷闯十一仓的事情最终还是没能瞒过吴二白。

  也不知道吴家的实权二叔是真的打算借此事件给吴邪一个教训,还是只不过做给他手底下的人看,但最后反正吴山居的铺子是没能保住。贰京领了一帮人过来一件件的搬走了里头的古董,包括吴邪那才到手了仅仅一天的女皮俑。

  晚上八点之前离开吴山居,这是贰京在上车时留给吴邪他们三人最后的一句话。

  “喂,二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啊,我不管我哪件事做错了,反正就是对不起。所有的事情我都先在这儿跟您真诚的实诚的诚心诚意的认个错。但二叔……二叔您也不能真这么狠心呀,您说您把吴山居给我收了,把我赶出来了以后我住哪儿,我靠什么挣钱啊是不是?”

  “二叔,您看是这样的,我也已经是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对吧,找工作这种事儿我怎么还能好意思麻烦您呢,我得自己去找啊。二叔,真的,我吴邪这点儿骨气还是有的。”

  “喂!喂!”

  “二叔!二……”

  国内一流大学毕业生,吴家第三代的独苗苗,曾经道上赫赫有名的小佛爷——吴邪,人至中年惨遭失业危机,不仅家产为负外债上亿,到如今还即将要流落街头。

  “他是你亲二叔吗?”胖子发出了灵魂质问。

  坐在台阶上叹气,一“吴”所有“吴”家可归的小三爷将头抵住旁边的木质门框,没有说话。

  而季凛凛见吴邪一副蔫蔫的模样,只好先轻声劝道:“吴邪下午还要去医院复查吧,胖子你陪他。然后回来收拾收拾东西,先搬到我那里住,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一年前,季凛凛曾在距离吴山居不远处,也就是吴洲最著名的古玩商业街圈附近以全款买了套四室两厅的精装大平层。只不过季凛凛前段时间经常跟着文物修复队东奔西跑,就算回到吴洲也是习惯住在吴山居里,因此那房子空了一年,估计还得再打扫打扫才能用。

  尤其吴邪的肺不好,所以季凛凛打算先过去把窗子打开通风,顺便买了空气加湿器和空气净化检测器以及绿植放进去。

  “对了,吴邪你别忘记把口罩带上啊,省得外面起风了不干净。”

  接着季凛凛又从方方面面絮叨嘱咐了几句,惹得胖子捧着手机感叹一声。

  “果然家里还是有女孩儿好啊,活得就是细致!”

  **

  [我有一份工作要提供给你。]

  [吴老板,这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份工作。]

  因为微信上一名叫王俊义的奇怪猎头,吴邪入职了十一仓。

  “哎!”上座的薛五被烫得一个哆嗦。

  “你干什么呢?!”

  吴邪放下手中的紫砂茶壶,扭脸朝向冲他又拍桌子又大呼小叫的黑八似笑非笑道:“不是你说让我动作麻利一点的吗。”

  “我让你麻利,我是让你把茶往五爷的手上倒吗?!”

  “不然呢?”吴邪脊背笔挺神情未变,理直气壮。

  “跟五爷道歉!”

  “吴邪,十一仓有十一仓的规矩!你,五十个俯卧撑,做完后再正式跟五爷道歉!”

  “吴邪,你别忘了丁主管说过的话,不服从命令的人要立刻离开十一仓!”

  **

  “呦,这么热闹呀。”季凛凛双手别在她牛仔外套的口袋里,笑意盈盈的抬脚从门槛处迈进了屋,“我说有谁这么大阵仗呢,原来是薛老板的堂口啊。”

  装作一副才发现了吴邪的小模样,季凛凛表现夸张的捂住嘴。她一边将还保持着俯卧撑动作的吴邪从地上给拉了起来,一边装腔作势的拍了拍男人身上那并不存在的灰尘:“小三爷怎么在这儿就锻炼上啦?不过别说,小三爷这种时时刻刻随时随地都不忘运动的理念真是值得所有人学习,要不人家的三十多岁怎么就能显得这么年轻,身材这么好呢。”

  伸手一拍吴邪的胸肌,季凛凛俏皮道:“男人嘛,就是得像小三爷这样硬起来才行。”

  说实话,吴邪本来是难堪的,尤其还在季凛凛面前。但经了姑娘家这一遭带着颜色的插科打诨,吴邪胸中闷气顿消,甚至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看来薛老板最近的生意不错嘛,叫个物流居然还来了这么多人。”也不在乎薛五沉下来的脸色,季凛凛自顾自的往茶桌前一坐,“不过十一仓既然来了,可怎么都不干活呀?不知道薛老板的分分秒秒都很珍贵……都在进钱吗?耽误了薛老板赚票子,那不就是犹如杀薛老板的爹妈吗?”

  余光扫到一旁的黑八似是要开口,季凛凛突然提高音量,是生怕在场的人听不见。

  “对了对了,我上次见薛老板还是在九爷那儿吧?不知道薛老板还记不记得,就是您截了霍家锦上珠的生意后,求九爷从中调停,但是九爷连家门都没让您进的那次……这回想起来了吧。我当时回去的时候,您还在大门那里当石狮子呢!”

  “后来……后来好像是不是二爷帮您来着?”

  “呵!”薛五意味不明的冷哼了一声,“季小姐的记性可是够好的。”

  姑娘家一张艳若桃李的俏脸儿上笑意更甚:“一般一般,我这人爱看热闹,有热闹就记得可清楚了。不过上次确实是我不对,我毕竟是小辈嘛,就那么直接从您身边走过去了……这样,我今天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这一杯满茶,薛五不接,而季凛凛本来也没打算由着他接。

  女孩子小手一松,紫砂茶杯摔得四分五裂。

  季凛凛径直握上了碎瓷片,鲜血顿时便从她的指缝中迫不及待的涌了出来。

  “薛老板您看,我给您敬茶,您不喝,我还在您这儿伤着了。”

  “所以您打算怎么跟九爷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