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0章 第十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外八门行当最注重规矩,而道上约定俗成的是双方之中若一旦有人见血,要么就代表着这事了了,要么就代表着这事了不了。

  季凛凛显然属于后者。

  “薛老板想好了吗?是您赶在我前头去跟九爷作解释,还是让我赶在您前头去和九爷哭?”

  薛五听到这蛮不讲理厚颜无耻的话差点儿都给气笑了,心想你个小丫头片子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居然还有脸哭!

  不过薛五也知道,让季凛凛这么一搅和,事儿确实是不好办了。

  季凛凛和吴邪不一样。吴邪虽说是吴家第三代的独苗苗,道上人称的小三爷,但其实吴家绝大多数的盘口都还掌控在吴邪的二叔——吴二白手里。薛五今天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借十一仓黑八的势去挫吴邪的威风,说到底不过就是仗着十一仓立下的规矩还有吴家当家人不在罢了。且吴邪是个大男人,薛五料定他也拉不下脸回家告状。

  所以既然之前吴二白让薛五心里不痛快了,那么如今他便就要趁机找吴邪的不痛快,而吴二白舍给他的签子,他也要在吴邪身上还回去。

  薛五是单纯的要教吴邪规矩吗?

  不是!

  他是想打吴邪的脸,打吴二白的脸,打吴家的脸!

  可就算别人不知道,但薛五却忘不了。他年轻时穷困潦倒,因为做着一夜暴富的梦所以才生出了去倒卖古董的念头。在最开始的两年中,他独自一人磕磕碰碰的也就只能踏步在古玩圈子的外围,他是儿子也装了,孙子也装了,后才不晓得交到了什么好运碰上了愿意带他入行的吴二白。

  于是别人看在吴二爷的面子上叫了薛五一声五哥。

  薛五曾经也是真心实意的尊敬过吴二白的,毕竟如果没有吴二白的赏识,就没有今天富贵的薛五。只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薛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愈加贪婪的呢?大概是自吴家完全洗白后。因为即便吴家洗白了,可吴洲明面上的古董交易市场却被吴二白更加紧紧的攥在了手里,在吴洲……甚至是在以吴洲为原点发散出去的邻里几省中的古玩市场里,几乎是吴家一家独大。

  已经自立门户多年的薛五不说是被斩断了财路,可生意上确也少了不少油水,这让早就被富贵给晃花了眼的薛五开始起了反心。因为在他的意识里,这就是吴二白在给他施压,于是薛五将目光转向了远离吴洲的京圈的古董市场。

  他费了不少心思搭上了解家人。

  只是薛五这次的运气不太好,那个原本要被他当成踏脚石的解家人折在了跟解雨臣的家族内斗里,于是薛五靠着他那波势力截了霍家锦上珠一批元青花的事情被捅了出来。

  薛五不怕锦上珠,因为锦上珠本是属于霍家分支的堂口,而霍家的本家都在霍仙姑死后元气大伤,更遑论一个分支了。只是解雨臣不同……薛五毕竟卷进了他家的家族内斗里,即便薛五除了送钱外什么都没干,但按照道上的规矩,薛五既然伸了手,那么解雨臣就算是要连坐断他一条胳膊也都不为过。

  因此薛五只好借着锦上珠的由头去跟解雨臣装孙子,可结果人家连门儿都没让他进。

  薛五知道这是解雨臣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薛老板,您不会以为手底下的人称了您一声五爷,您就真的能与二爷九爷平起平坐了吧。”

  季凛凛笑不达眼底。

  她这是直接捏上了薛五的七寸。

  他怕解家翻旧账!

  薛五定定的瞧了女孩子半晌,突然装出一副笑面虎的模样抬头招呼道:“那个老宋,你先带着十一仓的各位兄弟们搬货去啊!这这这我请他们来是有正经事要做的,都站这儿干什么呀!”

  吴邪没有动,直到黑八上前推了他一把。

  “看什么看,快走!”

  而自始至终,坐在茶桌前的季凛凛都未曾再回头。

  实木矮桌的一角处摆着支刻吴字的铜签,季凛凛悠悠然的抬手将一杯满茶搭于其上。

  “薛老板,看来这‘签’‘杯’还得继续顶在您的脑门儿上才行啊。”

  **

  “小三爷!”

  “小三爷你怎么跑这坐着来了?!你快给我下来!”

  吴邪避开白昊天急急要来拉他的手,甚至还懒洋洋的用胳膊往后面一撑:“你嚷嚷什么呀。”

  “这个飞机有问题!”

  “这里已经全部清洁过了。”

  白昊天扭头向昏暗的四周细细打量了一番,发现原本笼罩于飞机上的那一层又厚又密的灰尘皆都已经不见了,才表现得好像松下了一口气的模样。但等白昊天将视线再一次落在吴邪俊脸上的时候,她又惊讶道:“小三爷,你怎么受伤啦?”

  “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反倒关于魂瓶这个事件,我有了新的进展。”

  自吴邪从薛五的堂口回来后,他便迫切的想要快速升级。而这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他三叔在十一仓活动的线索,更是为了这里随意外出外住的权利。因为即便季凛凛曾在视频里给他看了她手上被医护专业包扎好的伤口,另也说除了血流的稍微多了些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但在吴邪没能真真切切的触碰到她之前,他就是静不下心。

  所以吴邪想要做牙刽,亦定要做成牙刽。

  魂瓶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将手中捏着的照片递给白昊天,吴邪沉声道:“魂瓶所牵扯到的所有自杀事件中,我查到了有个服毒自杀的人叫杜鸣夏,他有个双胞胎弟弟叫杜鸣秋,如今还在十一仓工作。我去试探了他一下,然后发现了这个。”

  “拍的不就是这架飞机吗?!”

  吴邪勾了勾唇角,手撑在两侧,自他坐着的舱门处一跃而下。

  “据我猜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三十年前这架飞机在西南边境坠毁,无意间撞进了一座古墓里。有人进去查看,但都出了事。后来十一仓的仓管接到任务,便将整个现场连同飞机的残骸全部都存进了十一仓里。杜鸣夏、杜鸣秋这对双胞胎兄弟当时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被一同带回了十一仓……至于这个推测的方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确认一下。”

  听了吴邪的一番推理,白昊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张照片里面的魂瓶的确是仓库中的那一个。不过小三爷……你怎么说得都跟真的似的?”

  “因为三十年前这架飞机的事故现场,我去过。”

  只是那个时候吴邪还小,所以有关于飞机的事情便被早已经长大了的他遗忘进了脑海深处,甚至在十一仓里第一次见它的时候也没能唤起吴邪一丝半点的熟悉。但就如同是在冥冥之中的引导一般,吴邪突然便在昨晚梦到了当时的场景。

  男人的睫毛颤了颤,舌尖抵住腮。

  “走,你跟我再去确定另一件事情。”

  **

  通风口内狭小曲折幽暗无光,季凛凛嘴叼着手电筒,一边费劲儿的推着堵在她前面的鼓鼓囊囊的双肩大包,一边肘膝并用的爬。

  瞧这脏的!

  季凛凛简直嫌弃到不行。

  她从一进来十一仓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里又潮又冷,空气中还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霉味。

  现在看来她的担心真的是很有必要。

  季凛凛这次偷偷过来,一是想给吴邪送便携式的空气净化器以及一些基础的药品,二则是她怕吴邪想念家里面的饭,于是亲自下厨做了男人最喜欢的龙井虾仁和白灼菜心,另还煲了一保温瓶清肺止咳的银耳雪梨汤。

  季凛凛虽说在编头发的这件事上是个手残党。但要论起厨艺来,女孩子就算称不了一句天赋异禀,但通常按照教程里的步骤一样一样的弄,倒也能学得有模有样,而在尝过了她手艺的人中就属吴邪最捧她的场。

  自通风口出去,便就到了第十四号货架。

  “哎,你!”

  手电的强光从季凛凛背后扫了过来。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女孩子感觉到有一只男人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她娇娇软软的身子顺从着那人的力度转,眼尾余光瞥到了他胸前别着的铜牌。

  是个l2!

  **

  用电击棒直接电晕了来人,季凛凛在扒他衣服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左胸处的姓名条。

  原来这个倒霉蛋叫贾咳子啊!

  将一头长发随意塞进帽子里面,季凛凛卷了卷因为穿在她身上而更显得宽大的袖口和裤腿。

  此时此刻已经快接近凌晨,走廊上几乎瞧不到人影。

  透过吴邪房门上的玻璃窗,季凛凛见他屋子里全黑着。

  但是他的门却没锁。

  小手还保持在转动门把的动作,季凛凛眉间微蹙。

  可也不过就是微不可查的犹豫了那么几秒罢了,姑娘家推门而进。

  季凛凛因为不熟悉房间中的布置,所以她第一时间便去摩挲身侧的墙壁,试图寻找屋内灯具的开关。

  “咔嚓”“咔嚓”了几下,原本似乎是早已坏了的灯光竟突然毫无征兆的亮了起来。季凛凛没有任何准备,大眼瞬间便被强光晃出了泪花。而就在这时,姑娘家忽觉面前有风,她身体下意识反应,在朝后退去的同时侧避开身子,

  可她脖颈上依旧蓦地一疼。

  等手再移开后,已是满掌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