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1章 第十一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连被踢掉了的刀都不捡了,那名偷袭者一个翻身从地上飞速的爬了起来。等季凛凛于亮后又立刻暗下来的屋中摸索着站稳后再追出去的时候,却就只见了楼道尽头处的大门正缓缓闭合。

  “靠!”

  已经很久没受过这种委屈的季凛凛忍不住脾气,低声咒骂了一句。

  **

  刀就是普通的折叠水果刀,但人可不是一般的上门寻仇人。

  “十一仓里有人要杀你。”季凛凛坐在床沿边上愤愤不平道。女孩子微微偏着头,由着吴邪利用白毛巾为她捂住了那几乎是横跨了她整个侧颈的伤口,“我记得你说过你最近在追查十一仓五大诡货之一的魂瓶,如此看来是有结果了。”

  “我刚才本来是想追上去的,只不过我不熟悉十一仓里面的路,而那人又是一身工作服……就算要追,也大概率会做无用功。我想你最好排查一下你周围的人,尤其是能够了解到你调查进度的人,还有……那个白昊天很可能有问题。”

  “登记册上她的屋子是0312,但吴邪你也看到了,里面脏成那个德行,甚至连蜘蛛网都结了厚厚的一层,根本就不像是有人居住过的样子。不过你曾说过她的等级是l7,所以她也有一大半的机率是早就搬出去住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现在我和胖子都不在你身边,十一仓里你几乎算孤立无援,因此我不建议你直接跟她摊牌,甚至就连试探也都一定要适可而止,不然我怕她真的对你不利。”

  “那个打算偷袭你的人跑步姿势很奇怪,似乎有些……嗯,跛脚?另外我感觉他身体的比例好像也不太对。”

  “虽然在灯亮的那一瞬间我被晃了眼,但凭气息我能确定他是比我高的,大概可以到你的眉骨位置。因此在他刀挥过来的时候,按理我本应该能躲开,至少在我脖颈处的该是他的手腕或者小臂。但我居然是正撞上了刀刃,也就是说他的臂长比我预料的要短。”

  “幸好今天我过来了十一仓,要不然被划脖子的又该是你了。你那脖子要再挨上这么一道,真成项圈……嘶!”

  “疼!我疼!”季凛凛一边娇气的说着,一边还将手撑在床上,意图往后面蹭去。

  而搬过椅子双腿岔开的坐在她身前的吴邪,则是以着膝盖死死的夹住了女孩子并拢的双腿,根本不给她有任何机会逃。即便隔了层略显宽松的黑色外裤,可季凛凛依旧能感觉到男人那绷紧的爆发力十足的股间肌肉。

  他也是真的很硬了!

  “所以爱会消失的,对不对?”

  “瞎说什么呢。”

  “那你干嘛要这么用力的按我伤口呀!”

  吴邪望进女孩子委屈巴巴的大眼睛里,看着那从来都很灵气十足的双眸此时正红通通的亦噙着泪花儿,他原本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沉厉的面容终究还是逐渐软化了下来。吴邪手慢慢的移开毛巾,生怕季凛凛伤口处的血还没有彻底止住。

  “本来是给你送的药,结果没想到我自己先用上了。”

  季凛凛嘀嘀咕咕的举着手电筒给正在翻着医药箱的吴邪照亮。她刚才又试了试,吴邪屋子里面的灯估计算是彻底亮不起来了。而且照吴邪说,它本来就时明时暗,应该是当初拉进的线路就存在问题。

  于是孤男寡女,黑灯瞎火,气氛难免变了味道。

  此时此刻,吴邪弯腰凑得极近。他总是涂一下药便要安慰一般的吹上一口气,惹得季凛凛敏感的打了个哆嗦。

  “冷啊?”吴邪压着气声道。

  季凛凛更是被他这嗓子低音炮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下意识的便想要摇头,却被吴邪用单手直接捏住了脸颊。女孩子精巧的下巴磕在了他的虎口位置,那里满布着男人曾经执刀握枪时所留下的老茧。

  腮边软软的肉肉被向中间推挤到了一起,像个包子似的季凛凛只好嘟着嘴巴瓮声瓮气的回应道:“不冷不冷,就是你的气儿吹在我脖子上,我有些痒痒。”

  吴邪勾唇笑了,又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这套男人的衣服哪儿来的?”

  “我进来时被这个叫贾咳子的给发现了,所以我把他电晕了,然后扒下来的。”

  扯开用于固定纱布的医用胶带的封条,吴邪嘴叼着其中一头:“蜜瓜也留给他赔罪了?”

  医药箱被压在了背包的最底层,因此吴邪在翻找的时候自然便就发现了一个仅剩有一半的伊丽莎白瓜。吴邪知道,这不可能是季凛凛故意的,毕竟半个瓜带着很容易就把果肉给弄坏了,所以他敢断定季凛凛是到了十一仓后才切了另外的半个给人家当了赔罪礼物。

  “嗯,我还用口红在他胳膊上留了字呢。”

  **

  穿着吴邪宽宽大大的白衬衣,季凛凛裹好被子,盘腿坐在床上。

  “我喝不了啦。”

  放下要喂到姑娘家嘴边的勺子,吴邪端起保温盅将最后的银耳雪梨汤一饮而尽。

  他起身收拾东西,部分影子映在了从房门小窗外透进的些许弱弱的光晕里,隐秘而禁忌。

  “我留在这儿过夜真的好吗?”

  吴邪脚步停靠在床沿,他弯身,两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一左一右的分别拽住了季凛凛搭在肩膀上的被,然后猛地朝前一拉。而顺着男人的力,女孩子猝不及防的倾过身体,鼻尖抵上了吴邪的。

  季凛凛睫毛颤了颤,不由自主的垂了眼,目光落在吴邪的一双薄唇之上。

  她瞧着它弯出了一个极好看的弧度。

  “有我在,你怕什么。”

  **

  [你进了十一仓就能见到我。]

  [左边是丁主管的特备部,右边是维运部,走右边。]

  “早,小三爷!”

  “早,睡得好吗?”

  白昊天小跑两步与吴邪并肩。

  她一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因为得到了偶像的回应,笑意都快咧到了耳根:“还不错啦。”

  “对了,你知道贾咳子去哪儿了吗?”吴邪状似不经意间开口打听。

  “我来的时候看见他和李加乐正上车呢,估计是去取客户的东西了。贾咳子是l2等级的仓管,职位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所以一般都会比较忙,他除了是要做好第一层仓库的掌灯以外,另还要负责带部分l7级以下的仓员。怎么,小三爷你有事找他?”

  吴邪扯了扯嘴角:“不是什么大事。”

  他自早起便有意无意的在打听,只是整个特备部,甚至连同白昊天口中的贾咳子都毫无异常。

  若不是他清晨醒来时温香软玉在怀,吴邪都不禁要怀疑昨天晚上季凛凛的突然到访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哎,他们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

  白昊天抿了抿唇道:“因为维运部和特备部的人关系向来不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两个部门间的人走在一起的场景了。嗯……我还被警告了呢,再跟你们特备部走得这么近,我可能就会被降级。”

  吴邪嗤笑一声:“那要是两个部门的人谈恋爱了怎么办?”

  听了男人的话,白昊天脑子里面哈士奇飞奔。她大眼睛含羞带怯的瞥了一眼吴邪,双手抵在唇边轻声应道:“十一仓里面……里面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

  吴邪居高临下的瞧着身旁白昊天毛茸茸的短发,顶了顶腮。他虽然看着年轻,可却又早已经不是什么二十多岁的精神小伙儿了。因此人到中年的吴邪完全不明白现下追星少女们在妈粉和女友粉之间反复横跳自由切换的梗,只觉得白昊天大概率是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想什么呢你!”

  “哦,对了……”

  “小三爷!”

  吴邪和白昊天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

  虽然才被打击了下,但由于偶像在前,白昊天依旧满血复活。她也不扭捏,直接坦率道:“小三爷,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会一直支持你所有决定的!”

  “……”

  “所以小三爷你刚刚想说什么?”

  吴邪眼神复杂。

  “我买了些东西想给你送过去,你住哪个房间?”

  白昊天又露出一副迷妹模样:“小三爷你这么客气的呀。”

  “你不想要?”

  生怕得不到哥哥的礼物,白昊天抬头的动作几乎都快出了残影。

  “要!要!小三爷你让宿管放在0321就行!”

  **

  [你不会是怀疑我吧?]

  [我之前跟你说过了,骗不骗我是你的事,而相不相信你,是我的事。]

  抱着洗得香香的小号十一仓工作服,白昊天略显拘谨的坐在折叠椅上,脚趾几乎要在地面抠出一座秦始皇陵。她实在没想到她第一次进到偶像的房间就面临了如此尴尬的场景。

  她直面了她偶像破屋里藏着的那个“娇”!

  比监视器里面要漂亮很多啊。

  “喝奶茶。”

  这两杯红豆奶茶还是吴邪从白昊天的屋里头顺出来的。

  “谢……谢谢小三爷。”

  吴邪在白昊天接过了纸杯后并没有直接让季凛凛上手拿。他知道,季凛凛是个猫儿舌头,最是怕烫,所以他也早习惯了总先试一试温度后才给她。

  “所以你们现在是怀疑杜鸣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