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3章 第十三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白,按照十一仓的规矩,是不是等这事儿了了,魂瓶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没错,这些都是死当的货物,早已经过了取货的时间,按规定属于十一仓所有。]

  于是在嘭一声后紧接着又啪的一声,魂瓶彻底裂开了。

  而蹲在地上的白昊天整个人也都快要跟着裂开了。

  “你还没查呢,怎么就把它给砸啦!”

  “小三爷你……你看什么呢?”

  平静了一下颅内飙高的血压,白昊天从她自己交叠着的双臂中稍稍抬起头来,堪堪露出一双圆圆的大眼。跟鸭子似的左摆右摆,她曲腿蹭到吴邪身边。接过男人递来的一块魂瓶碎片,白昊天伸出根手指戳了戳其边缘上附着着的一层透明硬质物:“这是干了的胶水吧?所以魂瓶之前就是碎的?!它是被拼起来的!”

  吴邪拍了拍掌心的灰尘,起身道:“我需要做个实验。小白,你去帮我找只大狗来。”

  “好嘞!”见自家的蒸煮哥哥一副即将要开大招的模样,白昊天压抑不住兴奋的应了。

  而在支走了粉丝小白后,吴邪立刻眼睛一弯。他将手臂挨蹭上季凛凛的肩膀,冲着她偏头装乖装纯良,语气亲昵又讨好的唤了两声姑娘家的名字。

  可季凛凛又不是第一次才知道吴邪的狗,当然不想理会。

  “你自己摔的,自己拼。”

  吴邪见状,他舌尖抵了抵嘴角,双手直接掐上了季凛凛细腰的两侧,几乎把她拎到了怀中。

  这下子季凛凛被他抻着,踮着脚尖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只好拿柔荑撑住吴邪的胸膛。

  “别耍无赖啊你!”

  **

  “哇!小三爷凛凛姐你们俩也太厉害了吧,刚才瓶子都碎成那样儿了还能拼得回来!”

  “这手艺真是绝了!”

  白昊天围着复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的魂瓶团团转。

  “要不是还能看出胶的痕迹,我都怀疑它之前碎了是我在做梦呢!”

  替季凛凛摘了手套,吴邪虽然质疑了一番白昊天对于大狗的理解问题,但仍叫她把从外面抱来的这只中等身材的比熊犬放进了魂瓶之中。

  白昊天一脸茫然的看着吴邪:“小三爷,你这到底在做什么呀?”

  “你不是想知道魂瓶为何会时而滴水又时而不滴水吗。”

  吴邪点了点他腕上的表:“我现在就是在验证这件事。”

  **

  “有了!”

  闻,本来都已经等得快昏昏欲睡的白昊天立刻凑上前去。她捻了捻指尖处自面谱眼睛位置接来的水珠,不由得惊叹道:“它真的……真的滴水了欸!小三爷,魂瓶真的滴水了!可是为什么呀?还记得我们上次把一整瓶水放到它附近都没有用,为什么这次就行了?”

  掀了魂瓶的盖,季凛凛探身把狗狗抱入怀里,边哄边道:“因为它就好像一个冷凝器。”

  “冷凝器?”

  “魂瓶之前被人动过手脚,再加上它内部温度本来就低,所以当有活物进入里面的时候,活物的每一次呼吸都会使魂瓶产生内外温差。”吴邪此时也褪了手套,他眼尾含温柔笑意,修长的手指勾起,不断去逗弄窝于季凛凛身前的比熊犬,“而既然有了温差,那就势必会凝结出水汽,于是当有一定量的水汽变成水珠时,它们会沿着魂瓶的纹路渗出来,由此造成了瓶子在不断滴水的现象。”

  瞧着那边两人好像新婚夫妻似的做派,白昊天有点想恰柠檬。

  “怪不得小三爷你那个时候拨了凛凛姐的睫毛呢,我还以为你是觉着好看所以才……”

  “是好看啊。”吴邪不假思索的接道。

  得,这下女友粉小白是彻底酸透了!

  只是这桶醋缸子还没能泡多久,白昊天突然抱着手臂打了个寒颤。

  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既然瓶子在滴水的时候是由于内部有人……那岂不是我们从前每一次来观察魂瓶渗水的情况时,里头都蹲着个人在同样观察我们?!”

  白昊天脑中闪过一连串的刷屏弹幕。

  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

  “你怎么还唱起来了?”吴邪吐槽道。

  **

  “杜鸣秋说他因为感激十一仓收养了他,所以当年才主动选择要进入子仓工作。”

  “我们可以继续做假设。假设一,杜鸣秋没有说谎,被害者六人相差四岁实属巧合,那么凶手要杀的就是触碰了魂瓶的人,是他错杀了在杜鸣秋房间里的杜鸣夏。假设二,杜鸣秋还是没有说谎,但被害者六人确都曾是子仓的小仓管,他们长大后因为某种原因或是被动或是主动的接触了魂瓶,于是惹来了杀身之祸……而至于杜鸣秋,他碰了魂瓶就真的只是个意外事件。”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存在一个逻辑上的漏洞。就像小白说过的,杜鸣秋和杜鸣夏是双胞胎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因此凶手杀错的概率是一半对一半。除非凶手能够完全肯定在杜鸣秋房间里的是杜鸣夏,不然杜鸣夏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死在杜鸣秋的床上。”

  “于是就有了假设三,杜鸣秋说谎!”

  吴邪和季凛凛一唱一和。

  而白昊天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觉得她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所以结论是?”

  她虚心求教的样子像极了学渣。

  季凛凛似乎是被白昊天懵圈的表情给逗笑了。

  她抚摸狗头般的抬手胡撸了两把学渣白毛茸茸的短发。

  “夏洛克·福尔摩斯曾说过‘把一切不可能的事实都排除,那其余的不管多么离奇,多么难以置信,也必然是无可辩驳的。’另外还有‘如果一个情节似乎和一系列的推论皆相矛盾,那么这个情节必定会存在着其它某种解释方法。’所以我们如今既已然破解了魂瓶滴水的秘密,也就是说我们至少百分之八十是肯定了有一个孩童身量的人曾藏身于魂瓶中。”

  白昊天点头。

  “因此这也就能解释他在偷袭我时为什么臂长不足以及跑步跛脚的原因。”

  “是他踩了高跷?!”

  “所以现在这一part的逻辑不就捋顺了嘛。”

  “然后轮到了杜鸣秋。”季凛凛边说着,边拍了拍差点被卡在子仓入口处的已经不得不以行动宣告放弃的吴邪。对着男人做了个手势,季凛凛示意她在给他带来的背包里面有可连接手机的探头录影器。

  借着吴邪去取东西的工夫,季凛凛也尝试着用手丈量了一波入口位置的长宽度。

  “杜鸣秋自爆在子仓工作过,如果他说谎,他才是当年那一届的小仓管呢?”

  白昊天这个时候的脑子倒是转得快。可能也因为她曾看过不少小说电影电视剧的套路情节,白昊天一捂嘴,惊讶道:“他和他哥长得像……难不成他是把杜鸣夏推出去挡刀?!”

  季凛凛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她曲起一条腿,将手肘搭在膝上,晃了晃那投射进子仓通道内部的手电光:“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想要确凿的证据就必须进去子仓。”

  “这也就是为什么吴邪即便可以只依靠推理,却仍旧还要坚持到这里来的原因。毕竟伟大的福尔摩斯说过‘什么也比不上直接取得的证据来得重要。’”

  **

  子仓内果然有人!

  他甚至用牙齿咬断了录影探头。

  “我一定要抓到他。”

  而吴邪虽说从前跟着小哥学过几天的缩骨法,但他本就属半路出家,现又已是近四十岁的“高龄”了,胳膊腿不说骨质疏松,但肯定也不比年轻的时候。再者他就算利用液化氮去扩大子仓的入口,可凭他一个一米八的男人骨架……吴邪不信邪,甚至还想挣扎着要靠减肥去最后拼一拼。

  万一呢?万一等他减个十斤八斤的就真可以进去了呢!

  “以你的好奇心,你能忍得了那么久吗?”季凛凛瞟了眼因为剧烈咳嗽而都苍白了一张脸的吴邪,“再说了,还减肥?!再减你人都要减没了!”

  说完,季凛凛一把牵过男人的手腕,将目光落在了扣于他清瘦腕骨的表上:“现在是十一点二十六分,我反正都已经混进来一天了,不差这一时半刻的。小白,液化氮给我。你留在这里看着他,不允许他下床,更不允许他走出房门一步。”

  也是被吴邪刚才仿佛都要把肺咳出来的阵仗吓坏了,白昊天在心里给抓着她家偶像去干体力活的黑八记了一笔:“凛凛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看好小三爷的!”

  反手将季凛凛的柔荑握入掌心,吴邪轻力捏了捏,嘱咐道:“小心些。”

  季凛凛则笑着回了他一个脑瓜崩。

  “我可是专业的。”

  **

  满仓邪祟,蛊惑人心。

  小子搬运,方守其心。

  成人若入,鬼魅缠身。

  在子仓密室中的床上,季凛凛发现了一具成年男性的尸身。

  尸身被闷在早已破败的被子下,整体较安详,至少从外表看来不似他杀。

  “子仓中怎么会有大人呢?”

  同样被拉进了视频通话小组的白昊天缩在吴邪床头边的折叠椅上,想看又不敢看。

  “只可能是一种原因,这个人自打小进去之后一直到死都没有出来。”

  “魂瓶一出,契约生效,六人必亡,如有不从,由你代劳。”季凛凛将手中泛黄的纸张置于摄像头内,“字迹和墙上的很像,应该都是这个人写的。”

  而在安置尸体正下方的木板底间里,季凛凛又扒拉出几个满是灰尘的纸盒,上面标有名字。

  李泽林、周远……还有杜鸣秋。

  “是杜鸣秋,所以他真的说谎啦!”白昊天捧着手机惊讶道。

  吴邪靠坐在床头,眉心微蹙。他腰间搭着的被子里还残留有季凛凛发上的味道,他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去平复紧张,指尖不由自主的捻住了他和女孩子同款的黑色金刚编绳。

  “我知道了,这具尸体在他生前的时候控制了子仓中的每一任小仓管,他向这些孩子们发布命令,叫他们为他做事……可做事?做的什么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小三爷,零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