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4章 第十四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0: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凛凛?!凛凛?!”

  “凛凛,你怎么样了?回答我,凛凛!”

  屋内零点的报时刚过,一阵突如其来的锐利又怪异的尖声瞬间穿透了手机听筒,然后吴邪和白昊天这边就只看到视频画面自大幅度的抖动后至完全反转,最终归于一片漆黑。

  是季凛凛的手机摔扣到了地上。

  吴邪一把掀了腰间的被,但他越是着急便越是晕眩,手臂撑在床沿,他咳得几近干呕。

  白昊天见状连忙扶住他:“小三爷,你先冷静下。来,跟我做,深呼吸……吸气,吐气。”

  **

  “吴邪,是那个藏在魂瓶里面的小仓管。”

  暴露在季凛凛重新拿稳的手机镜像下的,的确是吴邪之前从摄影探头里猛然瞥到的那抹惊悚惨白的人影。吴邪见他长发凌乱遮脸,娇小的身体软趴趴的伏在女孩子的登山靴旁一动不动,想来应该是被季凛凛照着脖颈后方给捏晕了。姑娘家曾在闲暇时跟随在道上有武力值天花板之称的张起灵学过几招简单的制敌术,下手是又准又利落。凭她的力度,估计没个五分钟十分钟的,这小仓管根本醒不过来。

  “凛凛,你先出来。我和小白正在去往子仓的路上,有什么事都等你安全了再说。”

  听男人话中的微微颤音和似乎是才平静下来不久的喘息声,季凛凛也知道她刚刚突然失联肯定是把吴邪吓坏了。于是她特意反转了镜头,元气满满的朝着那边做了个wink。

  “好,你等我。”

  **

  [杜鸣秋,你干什么?!]

  [把炸弹给我拆了!]

  [吴邪……吴邪,都怨你,都怨你!是你非要查这个事情!]

  [吴邪,是你逼我的!]

  于冗长晦暗的通道尽头处,吴邪发红的双眼几近祈求。

  “凛凛,快,手给我!”

  “快点,凛凛!”

  被吴邪用外套蓦地蒙住头,季凛凛在全然的黑暗之中只感觉男人环住她腰间的手臂力气大到惊人。她根本就是叫他从子仓的入口位置给夹拎了出来再扑倒在地上的。

  嘭的一声巨响,十一仓内警铃大作。

  挥开面前由于爆炸而扬起的余灰,白昊天急急忙忙的上前查看,结果是恰好瞧见了一脸后怕的吴邪……他的唇正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落在了女孩子的发顶。

  女友粉小白顿时又酸了,而且还酸得不得了,都快溢出来了。

  刚刚偶像男友力爆棚,单臂圈着腰直接把人抱出来扑倒也就算是暴击了她百分之四十的心脏而已,可后来的这一下子……白昊天的san值直接down到了底。

  因为她甚至都听到了吴邪他用力吻下去的声音啦!

  简直要疯!

  但毕竟难得一见如此性感的小三爷,所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呀!

  白昊天自认武力值为零,因此为了不给吴邪增添麻烦,她始终都遵循着吴邪的话而安安静静的躲在一旁。见自家的偶像在给人间瑰宝达芙妮送去了一吻又一记安慰的摸头杀后起身去追赶杜鸣秋,白昊天也是硬撑着她自己那已经被爆炸和撩人小三爷双重刺激得软了大半的腿脚和手臂,哆哆嗦嗦的帮助季凛凛解开了她连接在小仓管身上的尼龙索绳。

  幸亏季凛凛为了把昏迷的小仓管拖拽出来,亦是怕他于半途醒来暴起袭击而选择了用上衣紧紧的裹住了他,因此在这场爆炸中,他留下的些许皮外伤也只是在了小腿部分和那双没穿鞋袜的脚掌上。不过刚才情况紧急,无论是吴邪还是白昊天……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季凛凛的身上,所以白昊天也不能确定小仓管到底有没有磕到脑袋。

  “我去报警,叫救护车!”

  **

  [杜鸣秋,你还想跑到哪儿去?!]

  [我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一来就要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翻出来!]

  [你自己一错再错,错到最后竟然连你哥哥的性命都要抢走!]

  [子仓的老大跟你们每个人都做了约定,等你们离开子仓之后,但凡看见魂瓶就必须要马上了结自己的性命。但其中如果有人不愿意自杀怎么办?于是那个小仓管便会奉命出来杀了他。而你,你杜鸣秋既不想自杀也不想被杀,于是你就杀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让他们认为你已经死了,希望能以此来骗过他,对吧。]

  [所以子仓里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他要你们为他做什么?子仓当年究竟出了什么事?]

  其实跟吴邪和季凛凛之前猜测的差不多,据杜鸣秋交代,死于子仓密室中的那具成年男性的尸体是属于子仓的第一任仓管,他曾于杜鸣秋面前自称是子仓的老大。他在杜鸣秋小时候第一次进入子仓之后便就胁迫他为他办事,偷窃、搬运,篡改仓内存货单等等……而杜鸣秋虽然明明知道这样不对,但由于他当时也不过就是个幼稚的孩童,根本不敢反抗一个成年男人,更何况子仓老大还经常性以词威胁他,不断的警告杜鸣秋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他就会死。

  杜鸣秋很害怕,他几乎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的。

  [大计划就快要开始了,你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计划中的一部分。在这个计划进行的过程之中,我们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因此当魂瓶出现的时候,你们必须立刻自杀,抹去我们所存在的一切痕迹。]

  杜鸣秋压根儿就不知道子仓老大口中的计划是什么,亦没有兴趣知晓,可他在那一天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一任子仓的仓管会在他询问之时表现得那么害怕。直至四年后,杜鸣秋按规矩即将要离开子仓的前一天晚上,他被子仓老大强迫着跪在魂瓶前发了一个毒誓。不管到多少岁都不能说出子仓中藏有着一个成年男人的事实,以及如果在仓外看到魂瓶便会立刻自杀。

  杜鸣秋不想死,于是他的双胞胎哥哥杜鸣夏成了他的替死鬼。

  “我趁着混乱已经将凛凛姐安全的送出十一仓了,小仓管也从医务室被转移到了更专业的大医院,医生也说会尽力给他做复健治疗,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于杜鸣秋……警方那边是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把他拷上了警车。”

  “……”

  没有得到吴邪的回应,白昊天绕过办公桌。她背着手踮着脚,小心翼翼的去打量此时正站在百叶窗前的男人。

  “小三爷,这事到这儿也就算是了结了吧,为什么你好像还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吴邪随意的将双手插在两侧裤兜内。他望向窗外,被百叶分隔出的明暗阴影映在他俊秀的脸上,莫名带上了几分深沉的强势。

  “凶手是抓住了,但子仓老大口中的大计划到底是什么?出发点、内容、目的,其他的参与人员……这些都让我一头雾水。”

  “其实我知道。”似乎是为了在偶像面前表现一下,白昊天不假思索的脆生生的接道。

  “你知道?”吴邪抬了抬眼皮,突然来了一句,“你是不是故意的?”

  震惊于男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陌生感和侵略感,白昊天有一瞬间都懵神了。

  “小三爷你在说什么……什么故意不故意的……”

  **

  于十一仓里一直都有着一个传说。

  十一仓作为物管公司能够屹立百年,不单单只是依靠着曾经张大佛爷势力的照拂,更是因为它自建仓起便就秉承了信誉为上的管理理念。只要是被存进十一仓的货品,如果不是存货人带单据来取,不然是绝对不可能离开十一仓的视线范围的。但在这么多年中唯有一个特殊案例……有货物在被存进十一仓后的某一天里突然自己就消失了,这个货物是一位自愿被存进十一仓的人。

  现在十一仓中的所有诡货所引发的怪事,其实都是出现在这个离奇消失的前后。

  “小三爷,你认识他,他叫吴三省。”

  **

  “来来来,最后一根火腿肠……胖爷和大宝儿一人一半,感情才不会散。”

  季凛凛瞥了一眼胖子端出来的所谓的晚餐,不由得委屈巴巴的嘟起嘴。

  “又吃红烧牛肉面啊。”虽然话是这么抱怨着,但季凛凛还是认命的伸手勾过了碗,“怎么现在家里面连火腿肠都没有啦,还要分着吃?!”

  胖子放下筷子,极为戏精的长长叹出口气:“大宝儿呀,在你天真爹地还没有开工资之前呢,我们也就只能吃得起不加肠的红烧牛肉面了。”

  季凛凛因为当初没有固定的工作以及固定收入,要是办银行贷款的话会很麻烦,所以她在买房的时候是干脆找解雨臣又要了八十多万,然后以近七百万的价格全款买下了他们现居的这套大平层。后来季凛凛进入了文物修复队,工资马马虎虎,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活儿这才攒下了十二万多,结果因为飘飘的女儿生病急需要五十万元的治疗费,所以季凛凛就直接把她的银行卡给了胖子,叫他先拿去给他的女神应急。因此现在除开了这套价值百万的房产外,季凛凛已经是个穷得连微信里都只剩了几十块钱的妹子。

  “唉,人生啊。”

  季凛凛双手托腮。她看了看此时电视里面播放的猫咪冻干广告,再低头瞧了瞧她自己碗里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牛肉粒,姑娘家对着半根王中王火腿肠许愿下辈子想要做一只家猫。

  “大宝儿,你手机响了!”胖子一边呼噜呼噜的嗦着面条,一边囔囔不清的道。

  “花儿爷?”

  看着来电显示,季凛凛的大眼睛biu的一下亮了起来。

  胖子也立刻停住筷子。

  人生啊,这难道就是你给迷途的旅人们的指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