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6章 第十六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29 04:32: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十指紧紧相扣,男人伏低下身体。他曲着单膝跪在床沿,几乎是以着一种半强迫的姿势将人压在了床上。

  此时的他是硬的,但他身下的姑娘却是连跟他小打小闹的哼唧声和挣扎动作都全然软绵绵的没有力气。高挺的鼻尖温文又暧昧的沿着馨香的侧颈脉搏游走,时不时的片刻停憩……他不加克制的呼吸热度总会毫不意外的惹来女孩子身体敏感的颤抖。

  吴邪尝试着把唇抿上季凛凛的耳垂,然后一触即离。

  他就像是个毛头小子一般,单单不过这样简单的触碰便足以叫他心跳如雷血气翻涌。而就在吴邪已经被鬼迷窍的欲要更进一步的时候,从客厅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响,紧接着就是胖子迷迷瞪瞪黏黏糊糊喊疼的声音。

  一切都仿佛被拉回到了现实。

  “凛凛……”吴邪垂着眼睫,轻叹。

  他目光埋进同样被吵醒的季凛凛那半睁的大眼中,看她像个孩子似的,神情单纯又茫然。

  她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不明白,此时的她不会拒绝也难以懂得去拒绝。

  可这不是吴邪真正想要的。

  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趁人之危的混账事情,更何况他欲望的对象还是季凛凛。

  利用手肘支撑起身体,吴邪替姑娘家理了理她额前细细碎碎的发。

  他还是那么温柔,甚至比以往要更加温柔。

  “睡吧,明天……”

  只是还没等吴邪说完,正躺在他身下喝得是脸颊红扑扑热腾腾的季凛凛突然懵懵懂懂的扯出了个笑容,她一双湿漉漉的美目弯成月牙,伸手一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季凛凛如藕似的手臂交叠在吴邪的颈后,接着是收紧又下坠。

  吴邪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她带着跌了胸膛,薄唇正好落在了姑娘家的嘴角。

  **

  [跑跑跑,跑什么跑,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我没有……没有的事儿啊,胖爷。]

  [胖爷我今天可是特意跑你这铺子来给你送尖儿货来了,你看看,你仔细看看!这漆盒,清朝中期的,不多见吧。这是让你小子好运才赶上了。胖爷也不多要,二十万你拿走!]

  [不能收,真的不能收啊,胖爷!]

  [什么意思呀你?]

  [二爷说了,您跟小三爷甚至还包括季小姐拿来的东西一概不能接手,连……连过过眼瘾都不行!还说您要是犯了脾气来浑的话就直接报警,二爷手底下的人把离咱们这儿最近的派出所的警察电话都给我们留下了!]

  [胖爷,我们做生意可都指着二爷庇护。二爷的话既然已经撂在这儿了,您就算拿上和氏璧也根本没人敢收啊!]

  “干嘛呀,生这么大的气?和人吵架啦?”眼看着客厅里面钟表的时针与分针都已经快指到十点半了,季凛凛这才打着哈欠,抱着几乎有她大半个身子一边高的毛绒玩具熊从房间中晃荡了出来。她带着个奇奇怪怪的草青色青蛙发箍,顶着一脸又纯又欲的天然宿醉妆,整个人因为酒精上头的抑制作用而显得有些憨憨懵懵的。

  桌上摆着杯淡色的蜂蜜柠檬水,另还有个可可爱爱的布朗熊造型的陶瓷小锅,只可惜里面剩的粥却早已经凉透了。

  而胖妈妈虽说人是气鼓鼓的像个河豚,但在面对着家中的大宝儿时他还是依旧贤惠且贴心的。

  “饿了不,给你把粥热热去?厨房里头还有干贝丝海鲜辣汤和米饭,你要是想吃我也给你端出来。”

  “想吃。”季凛凛骨头软得是干脆连她餐厅中的那些稍硬的椅子都坐不住了。她趿拉着绵绵的拖鞋,单手夹住棕黄色的玩具熊同跳水一般的噗通一下栽入了沙发,然后就保持着个别扭的姿势便也懒得再动弹了。姑娘家的一张俏脸大半都闷在熊肚子上,说话嘟嘟囔囔,“昨天晚上吴邪是回来过吗?我总感觉我好像梦到吴邪了。”

  她床头虽然摆着个玩偶大熊,但季凛凛向来也没有搂着它睡觉的习惯,所以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跑到她怀里的。不过季凛凛的肩膀和手臂都酸得很,大概是因为总保持了一个姿势的抱它了整晚。

  不对啊,昨晚的熊……有这么软吗?

  已经进到厨房的胖子估计是没能听清季凛凛的话,他将火打开后,一边啊的疑问了声,一边倒退着探出身子:“嚯哟,烫啊!”

  胖子道:“你刚才说啥?”

  季凛凛蹭在沙发上撒娇的咕涌了一会儿,又重新扶了扶她头顶的青蛙发箍。像猫和老鼠里面的汤姆似的沿着沙发边趴伏着滑了下来,季凛凛盘腿坐在厚实的地毯上,捏着勺子干脆是把小碗的米饭直接都泡进了海鲜辣汤里。

  “没什么。”季凛凛方才瞥到玄关的柜台上放了个她之前从没见过的清代漆盒,就知道昨晚吴邪果然是回来过的,毕竟以胖子和她现在的钱包来说,他们两个别说是买漆盒了,估计连漆都买不起。

  季凛凛喝成了断片后,根本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想着吴邪好不容易到家一趟,却大概率是花了整晚的时间用来照顾他们两个醉鬼……季凛凛忍不住心疼了一波。吴邪又不像她和胖子一般想睡多久就能睡多久,季凛凛担心就担心在吴邪是一夜没睡,然后早上还硬撑着回去十一仓上班。

  而且女孩子以前又不是没有和胖子在吴山居里喝过酒,胖子虽然起的总是比她早,但他向来都嫌宿醉后做饭麻烦,所以都是去外面打包了东西回来吃,因此也就不难知晓桌上的那杯柠檬水和已经是凉了的半锅粥是谁做的了。

  吴邪真要操碎了心。

  “东西出不了手吧。”季凛凛咕咚咕咚的闷进了半杯蜂蜜水,舒服的长叹出一口气。

  胖子一脸惊奇:“你怎么知道?!”

  “吴邪解决了魂瓶,按照十一仓的规矩,子仓里面死当的货物都会归他所有,他除了那个漆盒应该还带回来了别的东西吧。你买的这家海鲜辣汤就开在古董街的对面,所以我猜你刚才出门是去卖漆盒了。胖子,你别忘了昨晚咱们和花儿爷喝酒时花爷儿的态度,花爷儿又不是给不起钱的人……我估计二叔应该是跟圈里的人都打过招呼了,比如说什么帮吴邪就是得罪他之类的话。”

  “二叔怎么能这样呢?!”

  “哎,胖子!”季凛凛突然将勺子一放,她光着脚丫哒哒的跑到玄关处那几个东倒西歪的包装袋子处,从其中扒拉出了个绘着花鸟的古典盒子。

  “什么呀?”胖子看着季凛凛一层一层的拆开防震泡沫,“汉代的青铜器,怎么会是这个制式的?!”

  “你仔细看看上面的花纹!”

  胖子揉了揉眼睛,他将大拇指和食指环成个圈盖在双目位置,假装带镜:“这不是……这不是女皮俑脑袋里面的那个簧片吗?!”

  “胖子,我觉得事儿有些不对劲。”

  季凛凛扯过摊在沙发上的大熊,把它拥进怀中,试图去寻找她昨晚在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时的那种手感:“二叔不让吴邪下地下河,可以理解为他是做长辈的,他只希望吴邪在剩下来的这段时间中能好好养病。可既然二叔希望吴邪好好养病,那又为什么一定要收回吴山居的铺子?做给手底下的人看?可吴邪已经快死了,这有什么意义?另外还有,二叔是当着我们的面把女皮俑存进十一仓的,而十一仓又那么恰好的就有三叔的消息……”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够巧的。”

  “你还记不记得坎肩大喊着说他看到吴邪和女皮俑同睡一床的那天,二叔说过的话?”

  “什么……什么话来着?哎,我又不是大宝儿你,记性那么好,胖爷都四十岁人了!”

  “二叔说‘我还不知道你,在滩涂的时候就跟这个皮俑形影不离,定是你把她弄进来的’,二叔不是不了解吴邪的性子,况且吴邪现在活不到三个月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三叔,所以他怎么可能安安分分的。女皮俑是唯一一个与南海王地宫有关且不在二叔队伍手里的东西,如果你是吴邪,你会不会选择偷闯十一仓?”

  胖子挠了挠头。

  “胖子,你发现了吗?我们好似莫名其妙的走上了三叔的老路。”

  **

  [小三爷,我查到陆晨了,快来。]

  吴邪的三叔在视频中所提到的陆晨本是十一仓二层的仓管,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忽然间就精神失常,不受控制了。当年的十一仓众人也都不知道该拿陆晨怎么办,且陆晨本人又早已没有了家属,因此只能将他留在十一仓内并排了一些人员照顾他的饮食。可陆晨之所以能被称为既魂瓶后的另一诡货,是因为陆晨从不离开他所栖身的仓库,且还在睡觉时自己将自己锁进了柜中,这样一待就是三十年。

  “当年的值班人员透过监控发现了一件特别奇怪的事,他们认为那和陆晨发疯是有关系的。陆晨会在仓库里面紧贴着墙壁不停的漫无目的的走动,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以前我也曾观察过他的行动轨迹,但总体来看是毫无规律可,但他又明显的表现出强烈的意愿要持续不断的移动,只要离开这个柜子,他就几乎不会停下。”

  说着说着,白昊天揪住吴邪的袖子将他朝后拉了拉,避开了突然靠近的陆晨:“小三爷,你这两天总是心神不宁的在想什么呢?”

  “打你那天从外面回来后就开始了。”白昊天转了转眼珠,小心翼翼的问道,“该不会……该不会你和凛凛姐吵架了吧?”

  吴邪啧了一声,他星眸一瞥,状似轻飘飘的瞧了白昊天一眼。

  白昊天立刻闭紧嘴巴。

  可憋了没一会儿,白昊天又忍不住道:“小三爷,你这样不行,得先认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