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7章 第十七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29 04:32: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三爷,你只有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要是等医务室那边值勤的人回来了,我们两个不仅要受罚,并且以后也都不可能会被允许再见陆晨了。]

  [知道了。]

  [他来货架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他是想找某样东西吗?]

  [他在传递信息。]

  [什么意思?]

  [跟我去监控室。]

  “老鱼,让一让。”

  猛然听到白昊天的声音,老鱼一脸慌张的是连忙将他捧着的手机藏回裤兜。有些心虚的朝白昊天扯出了个僵硬又傻憨憨的笑容,他结结巴巴的道:“不……不是,这监控室明明是我工作的地方,你这样……你这样坏规矩的。”

  还记得上个星期二正是轮到老鱼一人来值监控室的夜班,结果他因为整个白天都跟人组队打网游打得太high了,导致老鱼才十一点多就开始不停的耷拉下眼皮。后来他实在是支撑不住,直接靠着椅子睡得都流了口水。没想到凌晨一点才过了没一会儿,他倒霉催的正好是被突袭至监控室的贾咳子给抓了个正着。

  不过若跟特备部l2仓管级别的贾咳子比起来,老鱼倒是真心不怎么怕白昊天的,毕竟就算白昊天的等级比他高,可她到底是维运部的人。

  “老鱼!”

  天爷爷欸,是吴邪!

  自从在楼梯间里头被男人笑里藏刀的反教训了四百个俯卧撑后,怂兮兮惨戚戚的老鱼都快得了吴邪ptsd了。此时,叫他状似温和又熟稔的一喊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老鱼屁股底下的旋转椅就跟长出了排钉子似的,惹得他瞬间就弹了起来。

  摸摸肚子,老鱼乖巧jpg.

  “这才几天没见又长胖了啊……看来没少吃。”吴邪单手插兜,他似笑非笑的微屈着大长腿抵上了操作台的边沿。顺手抽过桌上那被塑料夹夹着的值班记录表,吴邪一边不错视线的紧盯着老鱼,一边将它在掌心中敲了敲,“你刚才说坏什么规矩了?”

  男人的这动作……这语气,摆明了就是威胁。

  老鱼怂得飞快,他忽然抱住肚子哎呦哎呦的叫嚷起来:“好疼呀,我得去上个厕所!”

  “要不要纸啊你?”

  “不用!不用!”

  “把门给我关上。”

  “哎哎,好勒!”

  还不知道自己也即将要惨遭暴击的白昊天憋笑。

  “小三爷你看你把他都给吓成什么样儿了。”正说着,白昊天便极其自然又熟练的坐上了旋转椅,将手搭在操作台前。

  “起来,起来。”吴邪星眸一垂,理直气壮的反问道,“我会操作吗?”

  有些可怜巴巴的被自家偶像赶到了一旁站着,像只鹌鹑似的白昊天瞥了一眼那正舒服的斜靠于宽椅当中的吴邪,忍不住小声哔哔:“小三爷你可真是直男本直了。”

  “你嘀咕什么呢?”

  “没……没啊。”

  **

  [如果二零一九一一二八是个日期,那么陆晨是想把这个日期作为信息传递给谁?假设我们之前分析的没错,能够接收到陆晨以这种特殊形式的信息传递大概率会是与监控系统有关的人。可惜陆晨疯了,他脑中只记得最后的目的,但却没能在正确的监控下行走,导致了这段信息传递的中断……有人在阻挠陆晨?]

  [小三爷,还有一件事很奇怪。自陆晨疯了后,二层有三十个人同时离职。所以有没有可能他们跟陆晨都是一伙儿的,他们在等陆晨。可没想到陆晨这边掉了链子,他们以为陆晨是因为事情败露才变得疯疯癫癫,所以就想赶在其他人察觉前先行离开了十一仓。]

  [大计划……他们有个大计划,这个计划和飞机、魂瓶以及陆晨都有关系。陆晨他疯之前是一直都待在二层的吗?那离职的三十个人也是二层的……我们必须下到二层去。]

  [不可能的,小三爷你是下不去的,到二层要有特殊的资格。]

  [什么资格?]

  颧骨升天,难得有机会能和自家的哥哥在十一仓外同桌吃饭的女友粉小白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朵后头了。兴奋的给她自己和吴邪皆满上一杯啤酒,白昊天笑道:“这是你第一次请我吃饭!”

  将手机倒扣在桌上,吴邪前倾过身子:“饭也请你吃了,我怎么样才能下到二层?”

  白昊天撒娇的鼓了鼓脸颊:“哎呦,小三爷你这目的性也太强了,就不能等我把这顿饭踏实着吃完再问嘛。”

  “呵!”吴邪干巴巴的扯了下嘴角。他骨节分明的手背越过大半的桌面点了点靠近白昊天那部分的已经都是堆成了堆的竹签,“你别告诉我你还没吃完啊,同是女孩儿,凛凛撑死了估计也就是你饭量的三分之二,怪不得你脸这么圆。”

  白昊天遭遇毒舌小狗的会心一击,笑容瞬间凝固。

  “小三爷,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都这个年纪了还交不到女朋友。”白昊天把手往桌上一摊。借着前面啤酒杯的遮掩,她颇有些在意的也动动指尖去数了数竹签,“再说了,你是请我吃饭,干嘛要提凛凛姐啊。”

  吴邪年轻时是个骨子里温柔但却又不解风情的直男,等老了自然依旧是个骨子里温柔且不解风情的老直男。他可搞不懂她们这些小女生们什么都想比一比的奇怪心理,他脱口而出的以季凛凛作例完全是因为他和季凛凛相处的最久也最熟。

  “我到底怎么样才能下到二层?”

  好在白昊天的偶像滤镜有八百米那么厚,她只柠檬了几秒又立刻原地复活,满满活力:“是这样的小三爷,二层存的都是些特殊的危险的货品,所以下面的仓区非常多,每个仓区都有不同的功能而且存储流程比一层要更加严苛,所以只有二层的仓员才被允许在二层活动。如果你想成为二层的仓员,就必须要通过考试。”

  “考试?”吴邪挑眉,双手环胸,“难吗?”

  “难啊,每年有好多人考,有的人一考就是七八年。”

  “那你考过了吗?”

  白昊天下巴上扬,点了点头,一副不要太骄傲的模样。

  “小三爷,我跟你说……”

  “小哥哥!”打断白昊天话的是个和她留着同样短发的清秀姑娘。

  要是胖子在这儿,嘴里肯定会啧啧两声,吐槽这又是一个被他家小天真的外表所迷惑的单纯妹子。因为别看吴邪身份证上的年纪已经快近了四十,但由于早些年前他曾误吞食过稀世药材麒麟竭,所以除开了在笑的时候吴邪的眼角处会布些细纹外,他瞧着和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儿也没什么太大区别,甚至气质要更成熟独特些。

  “小哥哥,我刚才和朋友赌酒赌输了,你不介意跟我喝一杯吧!”

  “介意!”

  “不介意。”没有理会白昊天替他擅自做主的拒绝,吴邪端起酒杯跟来人碰了碰,“助人为乐嘛。”

  看着这边吴邪在一饮而尽后还很温和的劝那姑娘意思意思就行……再加上又听见那边另外一桌起哄的声音,白昊天心里更是快要酸死了。

  “我也要跟小哥哥喝一杯!”她故意赌气道。

  ——让胖子说得我想吃麦叔叔了。

  “这里没有小哥哥,只有一个老叔叔。”

  ——这里没有麦叔叔,倒是有个老叔叔。

  “那我就和老叔叔喝一杯!”

  ——那我想吃老叔叔!

  可能也是因为刚才闷得有些急了,在吴邪被酒精刺激的回忆中,白昊天和季凛凛的声音突然有那么几秒竟然重合到了一起。男人顿了顿,好似掩饰一般的执起了筷子却又茫然的不知道该夹些什么好。他解锁了手机,页面依旧停留在他两个小时前发出去的一条短信上。

  季凛凛没有回复。

  蓦地没了兴致,吴邪翘起腿,懒懒的往后一靠。

  “你悠着些啊,我可没耐心照顾酒鬼。你要喝醉了,我就把你扔这儿。”

  **

  吴二白和张起灵一行人早已经离开了哑巴村,他们操练起以前探宝寻墓的老本行,再根据刘丧画出的地下河走向图再一次确定了一个下去的绝佳位置。但那位置偏僻的很,除开了需要更专业的通讯设备和下地装备外,就连去到那里的车也开得极为勉强颠簸。

  “季小姐,您没事儿吧?”强行让自己温声细语的解家人连忙接了水递过去,他两只慌张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行的手却始终不好意思落在季凛凛的后背。

  季凛凛晕车了。

  她真是难得会晕一次车。

  连脏都顾不上,季凛凛柔荑撑在爬满了青苔的雨林树干上,弯身干呕了几下。

  “张嘴。”

  伴着如玉石相撞般的清清冷冷的声音,一瓶已然叫人给拧开的小包装矿泉水抵住了姑娘家软软的下唇,于此同时季凛凛感觉到有一只大手轻拍上了她的脊背。

  乖巧听话的漱了漱口,季凛凛刚想委屈巴巴的撒个娇,嘴中突然是被塞进了半个果子。

  酸得很!

  但因为有着这股酸意下压,季凛凛的胃倒是没那么难受了。

  “小哥,我头晕……”

  张起灵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他转身,微微屈膝,握上女孩子的一只纤细腕骨。他带着她的手臂从后方绕上了他的脖颈,将季凛凛一把背了起来。

  张起灵拍了拍女孩子交叠着环在他身前的藕臂。

  “再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