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8章 第十八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29 04:32: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呦呦呦,怎么蔫巴啦?”在去往营地的路上,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头蹿出来的黑瞎子跟京城大爷似的悠悠然晃到张起灵身边,一会儿于他左方走一会儿于他右方走的,手还时不时欠欠的戳戳紧贴在男人后背位置的季凛凛的额头或者是捏捏她的鼻尖,“年轻人你这体质不行啊,太差了!”

  “讨厌!”还含着酸果子的季凛凛嘟嘟哝哝的道。

  为了躲避黑瞎子逗弄着她的爪子,继而是将自己的整张俏脸都闷在张起灵肩膀上的季凛凛原本是再不想理会他,可架不住黑瞎子一路上嗡嗡嗡嗡的和蚊子一样,实在是烦人,于是女孩子突然朝他抬了小腿。而百岁老人张起灵虽说身强体健也向来是个能稳得住的,但由于他背上女孩子的动作太过出其不意,所以他还是连被带着脚步略微晃了晃。

  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抱紧。”

  没有一丝要生气的意思,张起灵勾住季凛凛腿弯的手臂使力,将她朝上托了托。

  “哎,没踢着!”黑瞎子还在不停的作死“挑衅”着季凛凛。

  “哎,还是没踢着,看来你腿不够长啊!”

  “哎!欸……欸?!”

  在正是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的时候叫张起灵突然利用单手揪住了皮衣的衣领,黑瞎子不得不随着他的力度压低了腰。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近乎是被张起灵拖着走,黑瞎子一面忍受着他脸上来自于季凛凛小手的摧残报复,一面连忙是抬了小臂握住张起灵的腕骨,试图解救他自己那已经被揪得皱皱巴巴的可怜衣领。

  “过分了啊小哥,你这就过分了。”

  “我是好久没见她,逗她玩会儿。”

  “后面还有解家的伙计在呢,你给我留点儿面子行不?”

  “……得嘞,您若喜欢就这样吧,我权当锻炼腰了。”

  “男人嘛,腰挺得起来也必须能弯得下去,要不怎么进进出出呢。”

  不需要提醒便就自发的揽紧了张起灵的脖颈,季凛凛顺势朝黑瞎子翻了个灵性白眼。

  老不正经的,你看小哥理你么?!

  **

  [每年二层考核的前几天都是掌灯挣外快的时间,但其实他们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才放我们进来的。因为如果一旦被发现了,值班的掌灯会被立马开除。]

  [小三爷,我问你,你对一层仓区有多少了解?]

  [一层仓区?我在员工入职手册上面看到过。一层仓区的存货量有数十万之多,然后按照二十八星宿划分为二十八个仓区。每次需要由丁主管下发出入库名单,然后盲跑者按照这个名单去存货和取货。]

  [那你对码货体系了解多少?]

  [你知道你就说呗,总问我干什么。]

  [嘿嘿,码货体系简单来说就是以一颗启明星为原点,建立的一个三维的立体坐标。你看你看,那颗最亮的光点就是启明星了。无论你要寻找哪件货物,都需要站在这颗启明星的底下,将它看作为坐标系中的原点。这里的每件货物都标有三个数字,数字是用来表示它的存货位置的。比如你想找一个十十十编号的货物,你就要往北数十个光点,然后再往东数十个光点,最终从下往上数十个光点,就是你要存货的位置了。]

  [你这个存货的逻辑我是听明白了,但这个存库这么大,我又不熟悉里面环境,那我盲跑的时候就很容易迷失方向啊,自然码货的速度也一定会慢。]

  [那是因为小三爷你还不知道其中的诀窍。]

  [诀窍?]

  [小三爷你瞧,这个就是启明星的发射器了,而我刚刚所说的诀窍就藏在我们头顶的这一片星空之中。]

  在短时间内宇宙里的恒星在太空中的位置相对不变,于是由恒星组成的银河也可以说是相对不变的。白昊天所谓的诀窍就是背下围绕在启明星旁的一条由数多光点连接成的仿佛羽毛形状的银河带中的每一个坐标点。按照她的说法,熟悉的员工可以通过这条银河带,确定启明星到银河带各个光点的间隔数,以迅速的找出他自己与货箱之间的位置。所以对环境越熟悉的员工,他的码货速度也就越快,这便是为什么只有三年以上工龄的老员工才可以参加二层考试的原因。

  “张月鹿,零零六三二七四三三八二四。”

  “轸水蚓,二七三七二八六二六五七三。”

  “尾火虎,二七二八零三七五二四零三。”

  团成一团的抱膝在吴邪身边坐下,白昊天贴心的递给他一瓶打开的矿泉水:“小三爷你就好好的歇一会儿吧,真的,让你的身体和脑子都好好歇一会儿,别再背了。我知道你很想通过二层的考试,可比起其他参加考试的员工来说,你从一开始就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星期的练习时间……不管怎么样还是你的身体更重要。你看你跑得一头汗,还把外套给脱了,你不怕感冒呀?快将衣服穿起来吧。”

  虽然瞧见了哥哥肌肉线条极美的一对大膀子,但是为了哥哥的身体健康着想,在女友粉和妈粉之间反复横跳的白昊天最终还是忍着心痛抽过了吴邪随手扔到一旁的外套,给他盖了上去。

  倒也没有拒绝白昊天的好心,吴邪枕着手臂,支着条腿的躺在高高的货架上。男人眼尾下垂的一双星眸映着他头顶上方的银河带熠熠生辉。

  “要是考试的时候能将凛凛含在嘴里带进来就好了。”

  在这么浪漫又璀璨的一片星空下,孤男寡女两个人不说心有旖旎,最起码也能生出些粉红泡泡吧。结果因为吴邪的一句话,白昊天心里的那股小雀跃一下子就跟被针戳穿了的气球似的,瞬间就漏瘪了。

  “小三爷你就这么念着凛凛姐啊。”白昊天不自在的搓搓衣角,语气闷闷。不过白昊天虽然说恰了季凛凛的柠檬,但其实她也不是不能理解吴邪对姑娘家的在意,毕竟她身为小三爷的女友粉都能看在季凛凛那张艳若桃李脸的份儿上原谅她靠近自家偶像的过错,更何况还是吴邪这样一个大男人了。

  哦,小白,清醒一点!你是高贵的唯粉,可不能因为cp对象的颜值而动摇了意志啊!

  白昊天突然抬手啪啪两声拍上了她自己的包子脸。

  “你干什么呢?”吴邪噙着莫名的表情,瞟了一眼动作和状态都奇奇怪怪的白昊天。

  摇了摇头,白昊天憨憨的扯出个笑容道:“没什么啦。”

  “那个小三爷,凛凛姐很聪明吗?”

  似乎就只是仅仅提到季凛凛的名字,吴邪的面部肌肉都会下意识的放松开来:“她不单单是聪明……她是过目不忘。像这样一本厚的坐标数字,她甚至都用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全部准确无误的背下来。”

  “那你……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呀?”白昊天继续问道。

  而吴邪顿了顿,他偏头,呵了一声,没有说是,却也没有丝毫要否认的意思。

  手机的短信提示声正好于此时响起,吴邪单手解了锁屏。

  猛地一下自货架顶端坐直了身体,吴邪唇边的笑意更甚。

  页面上回给他的只有两个字。

  作弊!

  **

  东南亚的雨季尚未完全过去,这才刚入夜了没有多久,天边又是一道惊雷突然炸起。

  季凛凛放了手机。她掀开帐篷的门帘,见外面许多伙计都在跑来跑去的忙于收拾着那些露天的器械,整个营地成了乱糟糟的一团。习惯性的眯起大眼聚光,季凛凛隐约能透过不远处的树木那枝叶繁茂的空隙间瞧出黑色的野外专业避雷针的位置轮廓。

  空气中越发潮湿的泥土腥味儿萦绕在鼻尖,惹得季凛凛不禁小小的打了个喷嚏。

  由于即将下雨,季凛凛更是没有要出帐篷的兴致了。

  她转身欲躺回被子里,但脚步却定在了原地。

  “怎么会这样?!”

  此时此刻,那件一直被她置于桌上研究的莲花青铜器,它真的如花朵般绽开了。明明在吴洲的时候季凛凛曾尝试着用了许多办法,甚至将杨大广录制的雷声磁带一盘接着一盘的放给它听,但它始终都没有任何反应。

  难不成……是因为这里的地下磁场?

  **

  仿佛是落了火的指尖强势又刺激的自娇唇划过喉中,又从玲珑锁骨游过了那如是凝脂香膏般滑腻的前胸……自上到下,从外入里。男人撑在榻间肌肉绷紧的臂膀被一双哆嗦得不行了的小手不轻不痒的掐住了皮肉,说疼不疼,反倒是一股舒爽的麻意由心底蹿上了整条脊骨,继而流入四肢百骸,情趣盎然。

  凛凛——

  念着身下女人的名字,他忍不住加重了气息。

  他意图更进一步。

  但他醒了。

  吴邪做了春梦。

  呼吸急促,异常口渴,男人迫切的伸手捞过他摆在床头位置的杯子。吴邪任由那里面放了几个小时的都已经是冷透了的水浸润他的喉管,打湿了他外露凸起的喉结以及胸前的白色t恤衫。

  “艹!”

  吴邪咒骂一句。

  掀了被子,盯着他兴奋的……吴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放任身体自行平静还是他干脆用手解决。

  “md!”

  **

  季凛凛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的一只脚已经完全踏空了。

  笼在黑暗中,面前大致可见地势,她几乎就只是靠着那条死死的揽在她腰间的有力手臂而悬在了陡坡前。

  “小……小哥……”

  她颤抖着反手捏上了张起灵黑色连帽衫的袖口,似乎是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