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19章 番外:吴邪篇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0-29 04:32: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吴洲作为国内公认的一线大城市以及省会的经济文化中心,它兼备了复古老派与时尚新潮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以著名的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吴洲湖公园为分界线,往东不过两百步左右就到了吴洲最繁华的中心商业街圈。

  总长近一千三百米,最宽处可达四百米的道路两边囊括了餐饮、购物、电影院,电玩城等等等等的娱乐休闲设施,其中西南路段更是属高级商业区,各类于世界上耳熟能详的奢侈品牌几乎是一应俱全,基本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所以如果有前来游玩的旅人打开他手机中带有点评功能的软件,会发现无论是它们之中的哪一个,都会以小香榭丽舍大道或者是小第五大道来称呼这里。

  十月三十一日,是礼拜天也是万圣节,天才刚刚黑了没多久,中心街附近已经人声鼎沸灯火通明,尤其是那被挑高的挂了一排排的南瓜鬼脸装饰灯,让节日的热闹气氛更是扑面而来。

  季凛凛捧着杯奶茶,第三次接过了路边发的传单。

  “这次是密室逃脱?还是剧本解密?”

  最近几年这种类型的游戏在年轻人群体之中被炒得极其火热,就连季凛凛也曾兴致盎然的拉着吴邪、小哥和王胖子他们一起组队玩过。但即便是那种标注有五颗星难度的密室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也还是过于简单了些,由吴邪组成的聪明头脑,使得他们这个曾经的地下工作小团体在一般绝大部分人都需要两个钟头甚至是更久才能出的密室当中只磨过了不到五十分钟的时间……导致王胖子一边说着没意思不刺激,一边连连打哈欠。

  不过此次的鬼屋主题倒是还挺合适万圣节的。

  随手将宣传单丢进了商场直达电梯旁的回收桶里。这里除开了吴邪和季凛凛外,另还有一对情侣和三个好像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季凛凛叼着奶茶的吸管,以牙齿轻轻的咬,余光隐约瞥到站在他们侧后方的几个姑娘家都有偷偷的将视线落在吴邪身上,神情似乎显得有些兴奋。

  也对,毕竟在大街上像是吴邪这种等级这种类型的帅哥也能称得上是一句可遇而不可求了,至少大多数见他的姑娘都会选择过过眼瘾,偶尔胆子更壮些的还会试图和他搭话或者希冀着要个微信什么的。

  与季凛凛完全是为了出来玩儿而特意搭配的工装裤、马丁靴以及露细腰的宽大短卫衣不同,吴邪今天就只是穿了一身特别简单的滑面拉链运动服。

  男人黑发乖乖的垂着,配上一双于尾部位置微微下垂的狗狗眼,在社交距离以内,旁人压根儿也觉察不出来他和季凛凛间有什么较大的年龄差距。别说是三十出头了,恐怕就说他二十多岁研究生刚毕业都有人信。

  面前的电梯叮的响了声,吴邪正翻着手机确认着电影票的具体信息,他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电梯间的镜像,目光突然一顿。紧接着,吴邪骨节分明的大手是极其自然的揽过了季凛凛稍稍向外侧着的纤腰。

  袖口上翻,露出男人腕间扣着的黑色金刚绳以及一条稍显幼稚的粉色草莓发圈。

  毫无遮挡的,吴邪手的热度是直直传导上了季凛凛腰间的肌肤。他拇指和食指不动声色的捏住季凛凛卫衣下摆的螺旋纹封边,将它慢慢的朝下拽了拽。而后,将女孩子抬起欲去寻他指尖的柔荑包裹进掌心紧紧握住,吴邪压低胸膛,偏头凑到季凛凛的耳边反问道:“你没发现吗?”

  季凛凛疑惑的眨巴眨巴大眼睛,睫毛颤动:“什么啊?”

  “你侧腰上有个牙印儿。”吴邪扯了扯嘴角,薄唇吐着沉沉的气音。

  嗯?

  嗯?!

  季凛凛不可置信。

  完全顾不得旁边的几个人会不会觉得她行为奇怪,季凛凛猛地一低头,却只能看见吴邪手背上凸起的骨节和青筋。

  他帮她遮住了。

  但与此同时他也借着咬奶茶吸管的动作,凑得更近了些,声音同样压得更低。

  “而且牙印儿的旁边还有红色吻痕……我的。”

  “都是我弄上去的。”

  “凛凛,我不是故意的。”

  **

  电影开场了还没有半个小时,季凛凛的一大桶爆米花就已经被吃的仅快剩下个底了。

  倒不是因为电影无聊,毕竟季凛凛选的片子其实在她跟吴邪看来也还是别有一番意思的。两个早些年前常常混迹于地下,如今金盆洗手后被聘成官方的文物顾问和文物修复专家的人特意花了七十多块钱,就为了来看别人所拍的有关盗墓冒险类的动作电影……但别说,这部片子播放到现在,至少从几位主演的颜值,以及节奏的把控和特效制作上来看,倒都还算是部合格的爆米花商业片了。

  由着诡异的背景音乐逐渐渲染开气氛,推动着剧情走向第一个小高·潮。光线的明暗变化分割在吴邪脸上,他蓦地咬了下唇,眉间微蹙,表情隐忍又无奈。

  “手,别乱动!”他探身过去低声警告道。

  而在吴邪肌肉绷紧的股间摸索了几下,这才是好不容易将整个柔荑都探进了他置于双腿上的那还盛得满满的爆米花桶里,季凛凛收回她注视着大屏幕的视线。鼓着脸颊,女孩子满是无辜的回应:“我嘴巴停着不舒服,想吃东西嘛。”

  然后完全不等吴邪开口,季凛凛又好似只小狐狸般的转着眼珠子道:“这个就要放在你那边才行,必须放在你那边!不然给我抱着,我总是忍不住一个接着一个不停的往嘴巴里放,根本就撑不到电影结束。”

  她理直气壮耍赖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吴邪。

  不愧是他从十五岁养大的姑娘,狗都是一脉相承的狗。

  于是在电影的后半段几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中,吴邪忍着想打女孩子家屁股的冲动,三番两次的将那借着黑暗而摸索到他大腿上作乱的小手恨恨的捏起来再放入爆米花桶里。

  直至电影结束,整个影厅的灯光全部亮起,吴邪仍还坐在位置上没有动。

  “走啊!”季凛凛肘部撑在隔开了他们两人相连座位的那把扶手上。她捧着脸,一双大眼睛弯成月牙,小表情可可爱爱又甜甜蜜蜜,“这片子就这么好看吗?好看到……你都不想起来了?”

  “呵!”吴邪静静的瞧着季凛凛,突然扯了一边的嘴角,意味不明的笑了声。

  他就算是脾气再好再温柔,也忍不了被这么挑衅,更何况吴邪的骨子里头就有一种疯劲儿。

  他记下了!

  此时此刻,位于影厅角落的男人正岔开腿坐着,而置在其上的那原本就异常显眼的黄色爆米花大纸筒有些可疑的往旁边歪了歪。

  似乎被垫高了一角。

  “吴邪哥哥,你那里面是什么呀?”

  “钥匙?”

  “可我们家不是用指纹解锁的吗?”

  **

  咔哒一声,吴邪手中的打火机骤然亮起火苗。

  他焚点了他带进浴室里的一炷藏香。

  “凝神静气,敛欲平望。”

  “我偏偏不。”

  市面上能见到的几类藏香差不多都打着这样的功效,最大的区别无非就是香气的浓淡和留香的持久度罢了。可那样的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今天他用……就要用些不一样的。

  藏香顶端的点点星火式微,透过那渐渐飘忽升起的一层薄烟,伴随着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麝香味道,吴邪见镜中映着的那个他眸色深深,无论是表情还是神态都仿佛倒回了他计划踏入沙漠前的一番模样。

  他好似处在了疯的边缘。

  水汽很快便氤氲上了玻璃,也再看不清人影。

  吴邪转身,他按照季凛凛的习惯给她拆了个沐浴用的泡泡球扔进浴缸。

  才不过几秒,泡泡球融化,水全然变得一片湛蓝。

  在离开前,吴邪又瞧了眼那还在默默燃着的藏香。他手指点在腕间,大致掐了掐时间。

  “凛凛,可以了。”

  他边唤着,边关上了门。

  **

  季凛凛觉得男人果然都是不可信的,即便那个男人是她已经信了十多年的吴邪。

  涂着焦糖色甲油的指尖紧紧的扒在惨白的浴缸边缘,季凛凛眉间时皱时松。

  正好截在她精致的锁骨之下滑腻的胸口之上的温水,偶尔会因着男人那掩在底下的手臂动作的起伏而略微翻涌起波浪。

  此时此刻,季凛凛的脑子有些发懵,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个被吴邪给扔进了浴缸的泡泡球,至少它牺牲了自己将透明染成的湛蓝色终究还是能稍稍免去了季凛凛面上的羞涩和不自然。

  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姿势着实让姑娘家觉得尴尬。

  所以别看季凛凛平日里胆子大得都好似是只小虎崽儿一样,但其实在跟吴邪做这种事情上,她从来都不太敢迈出舒适圈。

  而什么是她的舒适圈?

  床,也只有床。

  并且是男上女下。

  “啊!”

  季凛凛惊叫一声,她双手蓦地划过浴缸的两侧边沿,弄出了一下即散的摩擦声响。

  她被股力带着猛然朝后仰去,女孩子后脑磕上了吴邪的肩膀,她背贴着他的胸膛,整个人完全依偎进吴邪怀中。

  水瞬间没过锁骨,季凛凛脆弱的脖颈间更是扣着男人的一只大手。

  她感觉有些呼吸不畅。

  而吴邪当然是没有用劲儿的,只不过是浴室潮闷,再加上季凛凛下意识的憋气从而导致的瞬间窒息叫她本能的升起了一股愉悦感。这种快乐盖过了她之前由于从未经历过这个姿势而产生的所有羞涩、稚嫩和放不开。

  低头吻了吻姑娘家的肩膀,吴邪轻笑。

  “凛凛,好多水啊。”

  “……都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