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22章 第二十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04 04:47: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这个东西就暂时先放到我那里保管吧。]

  [二叔您可不能不讲道理呀,这个莲花青铜器是我的,是我把它买回来的!]

  [你买的?]

  [是我……我让花儿爷买的。]

  [我记得我曾放过话,道上谁都不允许帮小邪。]

  [花儿爷没有帮吴邪,花儿爷什么都不知道。他是因为我说喜欢,所以才买下来送我的。]

  [行,我姑且信任解家的小子一次,但你这丫头得把手机交出来。丫头,你也别怨二叔对你比其他人要更苛刻了些。你和小邪的关系好,二叔都看在眼里。这回你是跟着解家的伙计们一起来的,那既然来都来了,我也就不送你走,可我必须保证你不会把此地的位置偷偷泄露给小邪知道。因为小邪那个狗脾气我是太了解了,只有彻底将他同这边的信息屏蔽掉,他才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吴洲。]

  “那个……”看着季凛凛整个人委屈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自闭成了一团,刘丧挠挠头,他干干的咳了下嗓子,颇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解释道,“我我没想到会这样,我刚才听见你喊偶像,声音还挺急的,以为是你出了什么事儿……不好意思啊。”

  就在季凛凛鼓捣她那件莲花青铜器的同时,刘丧正于吴二白的帐篷里听他手底下的人报告新入口挖掘工作的进度。突然,刘丧耳中隐约传来有姑娘家又细又软的呼唤,等他皱着眉摘下了一边的降噪器后,刘丧好险是没被季凛凛清晰急切的唤着小哥小哥的声音给吓停了心脏。

  生怕是季凛凛一个女孩子家发生了什么意外,刘丧都来不及与一脸震惊加疑惑的吴二白和贰京打声招呼,便直接扔了手中的资料朝外面冲,结果正正好好是将吴家的老狐狸二叔给引到了季凛凛的帐篷里,撞见了姑娘家手中由于听雷而半开未开的莲花青铜器。

  “本来也不关你的事。”自从刘丧于南海王地宫的人手贝群中护住了她,季凛凛心里虽不说对他存了有多么高多么高的好感度,可明显是比他们二人刚见面的时候要缓和了不少娇蛮脾气。虽然这回的确是因为刘丧的缘故才让吴二白自她这里堂而皇之的拿走了莲花青铜器,但季凛凛到底也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

  而刘丧见季凛凛竟还愿意搭理他,且说话的语气更不像是在跟他闹情绪,于是稍稍放松了下心情。刘丧本来还想再安慰女孩子几句,可没想到他一抬眼便瞧着张起灵一双淡漠的黑眸正直直的盯着他。

  男人面无表情双手环胸,明明身材瘦削看似单薄,但气场却强悍无比,搞得刘丧莫名觉得他自己浑身上下都顿时不爽快了起来。因而根本顾不上什么偶像不偶像的了,刘丧面色微微发窘,干巴巴的道:“时间也挺晚的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等刘丧离开后,帐篷里面又只剩下了季凛凛和张起灵两个人。好似是心有灵犀般的玩起了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张起灵和季凛凛半晌间是谁都没有说话没有动,直到男人率先弯下了劲腰,伸手胡撸了两把女孩子披散在后脑的蓬松长发,仿若意在安慰。

  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一波小哥的摸头杀,季凛凛瘪着嘴,委屈巴巴的抬眼看了看他。将吴二白怕是她没了手机不方便而特意留下的营地内对讲机放置于了一旁,季凛凛赌气,将她脚上的两只木底拖鞋给甩飞了出去。

  待到张起灵把它们一个皆一个的都给捡了回来,并规矩的摆放好后,女孩子已经收了她原本悬空在外侧的脚丫儿,跪坐到了床边。

  就着张起灵曲单膝半蹲的姿势,季凛凛的小手是分别按上了男人的两侧肩膀。

  她凑过来,终于比张起灵高出了半个头。

  “小哥,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

  [你是凌南。]

  [你为什么要杀我?]

  “饿不饿啊?其实你跟我打了那么半天不饿才奇怪吧。”吴邪故意将他手中热腾腾香喷喷的饭盒置到凌南的鼻子底晃悠了两下,“丁主管已经叫人报了警,警察估计等一会儿便要到了。在他们来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可以说说心里话。我就想知道,你干嘛要攻击我,聊完之后,咱们两个可以好好的吃顿饭。我请客,让小白给你下碗面怎么样?”

  那边白昊天嚷嚷着不给除偶像之外的人做面,而这边正被反手绑在了椅子上的凌南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连看都不看吴邪一眼。

  “哎,你和我,我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反正人都已然抓到手了,因此吴邪对于凌南从头到尾如死猪般的沉默倒也没什么脾气。他躬着腰,双肘撑在膝盖上,从这个角度抬头瞧向凌南的狗狗眼显得异常天真与温和,“要不然你为什么一次比一次下手狠,一副不置我于死地不罢休的样子。”

  “……”

  “你有什么问题其实都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讲出来,我们聊一聊。要万一真是个误会,你说你何必把自己折腾了一番结果最后还进了警局。凌南,人与人之间需要真诚的坦白的交流和沟通,或许仅仅只是那么简短的两三分钟而已,没准儿你就会发现我吴邪原来不是你心中想象的那个样子,那这一切不就……不就都迎刃而解了么,是不是?”

  “……”

  “行!”吴邪叹了口气,表现出一副妥协模样,“你不愿意跟我张嘴,我尊重你,咱们大不了换个方式。这样,我来说你来听。我要是说对了呢,你就点头,我要是说错了,你就摇摇头,很简单吧。”

  等吴邪垂下的眼睫再一次扬起的时候,他浑身的气势都变了。

  吴小三爷声音压低,指尖极有节奏的点在了转椅的扶手。

  “你攻击我是因为我在查陆晨。那么到底是你本人要这么做,还是有其他人指使你?算算你的年纪,陆晨事件不会是你亲身经历过的,所以在你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或者是一群老一辈的参与者,所以这个人或者这一群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

  [小三爷,这个凌南他好像精神出了些问题。看他这副样子,估计别的我们也问不出来了。]

  [你听清凌南说的那句话了吗?他的意思是有人曾告诉他,只要解决了我就能保护十一仓的货物。所以为什么凌南背后的人认为我调查陆晨事件就会破坏十一仓的货物呢?当年阻止陆晨向外传递消息的人是不是他?他害怕我会由于陆晨继而查到他。如果暴露了当年的所作所为,那样他很有可能便不会再被允许留在十一仓里,于是他也既不能再继续保护十一仓的货物了,所以才找了凌南来攻击我。]

  [小三爷,你的逻辑链真的好清楚哦,也太厉害了吧!]

  [呵,省着点夸,我怕你以后词穷。从这帮人的行动方式上来看,他们可比我们激进太多了。]

  [那……那我们之后应该怎么办啊?]

  [下二层,我必须马上去!]

  [可考试的结果还是被取消了呀。]

  [他们取消成绩的原因是怀疑我作弊……现在既然作弊的人已经找到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承认。]

  [小三爷,你的意思是你想把所有的事儿都推到凌南的身上啊?这能行吗?]

  [他为了杀我,故意破坏启明星去制造混乱,很完美的作案动机。]

  [可丁主管不会承认的。]

  [他承不承认,就看我怎么跟他聊了。另外,你去查一下,陆晨曾经在哪个仓区工作过。]

  修长的手指一次又一次的漫不经心的划过办公室内隔光的百叶窗帘。见谈判的气氛也终于酝酿得差不多了,吴邪转身,开了他自进来后的第一次口:“你现在还想找什么理由阻止我下地下二层。”

  丁主管翘着腿坐在桌后,他笑了笑,有些所答非所问的道:“吴邪,你是我这些年来唯一一个无法预测行动的人……因此我必须要肯下点儿成本来对付你。从此时此刻开始,不管你做的是对是错,只要有契机,我就一定会将你强行赶出十一仓。”

  吴小三爷曾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当面放狠话作威胁。而其实自沙海计划的开始至结束后,吴小佛爷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听到过如此不自量力又好笑的话了,所以站在丁主管面前的吴邪是真的忍不住扯高了嘴角。

  “你有那么大的权利吗?”他反问道,“你们十一仓不是一向注重‘规矩’,你要拿什么理由辞退我?”

  “如果有人因为你自杀了,我为了维护十一仓的稳定才下的决心,这个理由怎么样?”

  “自杀?谁?”

  “看看看看,这是李加乐一早递上来的……辞职报告。”

  **

  [你耳朵好,先帮我听一下李加乐在什么位置!]

  [我知道你一直想对付我,但咱们现在能不能把个人恩怨先放到一边?!你将所有的掌灯都叫出来,帮我找到李加乐!]

  [李加乐马上就要死了!]

  “李加乐,二十八岁,家住天泉山路,a型血……a型血!”

  “余一搏,三十八岁,a型血!”

  “吴之硕,三十二岁,a型血!”

  “何群超,二十四岁,a型血!”

  “许峰,二十七岁,a型血!”

  站在一汪艳红旁边,所有参加过二层考试员工的基本资料全部都在吴邪的脑中被过了一遍。

  “咳子,你把这些人都叫到医务室去,让他们快!”

  李加乐伤在手腕,失血过多。幸亏抢救及时,再加上输血的人也来得足够速度,因此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只需要留在医务室中再观察两三天就可以了。

  由贾咳子起头,连带着众人的掌声并没有让吴邪的心底生出什么愉悦之意。他没想到丁主管竟然真的就只是为了将他赶出十一仓便公然指使黑八给李加乐洗脑,差点儿要了李加乐的性命。

  吴邪出了病房,满胸的戾气无处发泄。

  他略过自昨晚开始便再无人回应的短信页面,直接点开了姑娘家的电话,却只得到了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