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23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10 04:25: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吴邪,你别以为你这次赢了就代表着你能力滔天。]

  [十一仓远比你想象中要更加复杂,而且背后的水深程度,凭你根本无法预料。]

  [相信我,等你下到二层,你会对我……对十一仓另有一番浓厚的理解。]

  王俊义的猎头邮箱密码被成功破译。

  在吴邪接到王胖子发来的这条微信时,他正于镜子前仰着颌骨摆弄他颈间的黑色领带。像十一仓这种老派的地方重规矩,同样也重仪式,因此即便早在李加乐被送入医务室的当天吴邪就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可他也必须要遵照其上通知的所谓的“黄道吉日”,也就是于两天后的正午时分才有资格进入第二层仓区。

  “010321……”

  “你念我工号干嘛?”

  撑在台前的掌心立刻紧攥成拳,吴邪骤然收回唇边笑意。男人挑高上目线,由着浓密睫毛所打下来的阴影在此时更是愈加凸显了他一双下垂的狗狗眼清澈但却内含阴郁,甚至可以说是被染上了九成九的冷淡与漠然。他映入镜面的视线霸道凌厉,连带着整张俊颜的线条似乎都绷紧到了极点。

  他好像一把刀,出则即死,见血封喉。

  而坐于桌上的白昊天仍还憨憨的在不停晃悠着她那两条不沾地的腿,饶有兴致的用双手上下抛接着石块。从她的角度,她看不到背对过她的吴邪的面部表情,顶多就是隐约觉察出了些男人和方才的倏忽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对,她又迟钝的说不上来。

  “小三爷,怎么了吗?”白昊天毫无戒心,或者说她从来没对吴邪生出过戒心。

  将手机送入工装裤的口袋内,吴邪顺道开了他身前的水龙头。

  对着镜子甩了甩指尖冰凉的液珠,吴邪转身。他微微曲了膝,靠上房间内角落的盥洗台,极其自然的朝向白昊天扬起了一抹不达眼底的笑容。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丁主管之前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白昊天弯着眼睛,还是副天真稚嫩的模样做派:“丁主管在这次考试里这么针对你,那样的一个人能跟你什么好话呀,所以小三爷你就当他是放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嘛。”

  吴邪挑眉,越加扩大了他唇角边的笑意。

  “嗯,我觉得你说得……非常对。但是小白,你看你吴邪叔叔都这个年纪了,不说经了大风大浪,可好歹人生阅历还算丰富,因此我今天也教你一个道理。其实在某些时候,你的敌人反倒会比你表面上的朋友要来得更为真诚。因为讨厌你的人以及让你讨厌的人,当他在向你捅刀子的那一刻间,你永远都会是以正面对着他的。”

  “嘿嘿!”白昊天脸上的表情依旧灿烂,全然不知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心思之深若有所指,“小三爷的话就是至理名,我一定会好好记在心里的!谢谢小三爷!”

  **

  [这几条铁链能够通往二层不同的仓区,走在我们前头的那些人叫做鞭工,是专门等在此处负责往来运送货物的。一旦他们把货物送到地下二层的仓区,会再经由仓区内的高级仓员将货物入库存储。整个流程非常严谨,无一例外。]

  [灨阳仓就在前面,小三爷,我们过去吧。]

  “哎!”

  吴邪完全是出自于故意,他在手腕一般粗细的铁链上打了个踉跄,果然立刻便引得白昊天急急忙忙的朝后探过身来。白昊天紧紧的拽住吴邪的袖口,小心翼翼的领着他挪动脚步:“小三爷我拉着你。你安安心心的跟着我走,只要别看下面就好了,其实没有那么可怕的。”

  待双脚刚一踏上正儿八经的路,吴邪状似松下一口气。他舌尖顶腮,突然好似漫不经心却实则意味深长的问道:“你还蛮熟练的嘛,以前经常走?”

  白昊天只是笑笑,并不作答。她没有看见待她转身后吴邪猛然冷下来的目光,犹还举着个手电筒,像是导游般的对吴邪解释说道:“灨阳仓的货大部分都在水底,这下面每一个仓区都有不一样的存货方式,结构非常非常的独特,据说是请了位隐士高人所设计而成的,但这位高人的名字叫什么,倒是没一个人知晓。”

  “是七指。”吴邪整理好了表情和心绪,他长腿一迈,上前同白昊天并肩。

  “啊?”

  “我刚刚观察过了,这里头的材料的确都选择的非常特别,只有七指会用。他是建筑史上的奇才,因为有七根手指所以化名七指,据说古潼京底的工程都是他做的。”

  白昊天眨眨眼睛,又是露出一脸迷妹表情:“小三爷,你懂得好多哦,给你点赞!”

  “行了,别废话了,还有多久到灨阳仓?”

  “马上马上……呀!”白昊天说话间蓦地顿住了脚步。她抿唇,偷偷偏过脑袋一瞥一瞥的打量着自家偶像,“小三爷,我忘记叫你在更衣室里提前换好衣服再过来了,我们一会儿进到灨阳仓是要下水的,你这身……”

  “所以?”吴邪反问道。

  “要不……要不然你先看看我给你带的装备吧。”

  其他的东西倒是中规中矩,封额式水下照明灯、护目镜……但吴邪最后却是自背包的底层位置摸出了条深蓝的也不知道在水里会不会掉色的男士泳裤。

  “呵!”他都被气笑了。

  如果主导这场恶作剧的人是季凛凛,那么吴小三爷大概率是会将这条泳裤直截了当的展开在姑娘家的面前,然后反问她。

  你觉得就凭这个size我能穿得进去吗?

  瞧不起谁啊这是?!

  **

  季凛凛并不是被噩梦给惊醒的。她侧身埋在被中,平静的眨了眨美目,将眼角的一滴泪珠倏然挤碎于了她又长又卷的上下睫毛之间。

  此刻是凌晨三点五十二分,刨去周围的虫鸣和风响,万籁寂静。

  女孩子撩了门帘,本以为营地里会空无一人,可却见距离她帐篷不远处的树底下,着深色连帽衫的张起灵几近全然隐匿入了黑暗。他坐在那里,一腿伸直一腿屈膝,更加是以单手扶地,这个姿势虽看似放松,但其实分明足够支撑他应对四周有可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

  张起灵几乎是在季凛凛刚一踏出帐篷的瞬间便就敏锐的睁开了他假寐的双眼。

  他的发上、外套上,尤其是两边肩膀的位置都沾染有了晨间的水雾,冷冷的,跟他这个人的热度完全不同。

  迎着男人从来都表现的相当淡然的目光,季凛凛于他身前蹲下。女孩子抬起小手,轻力的扫开了浮于张起灵外套面上的一层湿意,然后她又往后缩了缩柔荑,指尖扯过她自己纯棉的卫衣的袖口,小心翼翼的将张起灵那已经是凝上了水滴的额前碎发压在其中,于是便有潮气被吸进了季凛凛衣袖封边的螺旋纹里。

  “你一直守着我啊,担心我再梦游?虽然我不知道那天晚上究竟是不是因为那件绽开的莲花青铜器,但自从二叔把它拿走了之后,我这几天睡得都还好,没有梦游的。”

  “我知道。”张起灵这话说得肯定,因为他同样在这里守了她几夜了。

  而季凛凛显然也听出了男人藏在深处的意思,她愣了愣,忽然扯出个大大的笑容。姑娘家本来就属浓颜派,待她嘴角一挑,眼睛一弯,就更好像是个小太阳般。

  双手环过膝盖,季凛凛在张起灵身边坐下。

  “不去睡?”

  季凛凛摇了摇头:“小哥你累吗?你要是累的话就去休息……这回换我守着你。”

  张起灵没有动,只是沉默的看着女孩子。

  “你哭了,为什么?”

  男人说话从来都是这么一针见血,他甚至都不屑于拐弯抹角。

  季凛凛顿住。

  “我梦见我哥了。”并没有拒绝张起灵好意递过来的外套,季凛凛甚至挤了挤,竭尽全力的将她自己躲进了男人那仍还带有温度和洗衣粉香气的衣衫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我哥哥了,算算时间,他死了也有五六年了。当时在巴乃发生了太多事情,潘子哥死了,胖子喜欢的云彩死了,还有我哥……桂省本来就潮热,多蛇多虫,等我见到我哥哥的时候,他连尸体都快被食腐虫咬烂了。”

  “吴邪怕我受刺激,还特意捂了眼睛不叫我看。但其实我早就料到我哥会死,只是没想到……会那么惨。可能亲生兄妹间是真的有所谓的心灵感应吧,当我在古楼里瞧到他逃开的背影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还记得我和我哥最后一次说话是在我大二刚开学的时候,他把我送到京大的校门口,告诉我不要去打工,他养得起我。后来我经常会想,如果是在古楼里他没有因为担心连累我而拼命的逃开,或许我们还能再说一次话。”

  “哪怕是好好的道个别。”

  张起灵不懂得怎样去安慰人,他只是抬了手指,欲要接过悬在女孩子睫毛上的一滴泪珠。

  却没想到会被季凛凛一把抓住。

  她握着张起灵的手腕,甚至无意识的将他的脉搏捏在了指尖。姑娘家红着眼眶,整张俏脸儿映在男人的眼中明明是别有一番脆弱之感,但她的双眸却异常认真坚定。

  “小哥,你说雷城……真的可以平复一切遗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