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29章 第二十五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18 04:23: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吴邪这支紧急集合的队伍不仅启动资金少得可怜,硬件装备马马虎虎,且就连人看起来都还业余到不行。除开了带队的小三爷和胖子二人是要头脑有头脑,要身手有身手以外,两名“亡命之徒”李加乐与贾咳子皆是由于十一仓暂封,他们没有经济来源再加上被蛊了个彻底继而才跟上了吴邪,只不过李加乐是在工地搬砖做苦力时被白昊天找上了门,而贾咳子是自己直接送过来的罢了。

  也是因为组队的几人需要互加联络方式,王胖子这才知道原来贾咳子就是他们家季大宝儿口中那位十一仓内的朋友。胖妈妈在邪仔被强制送入隔离室后,所连续收到的几条有关他好大儿近期身体状况的短信都是出自于贾咳子的手。

  而一共六人的队伍,另外还剩下的就是吴小三爷的超级迷妹白昊天,以及吴邪走这一路以来最重要的保命神器、人间圣手——霍道夫了。

  房间中的其他人都在吴邪靠着椅背睡去后默契十足的选择保持了安静,基本是发呆的发呆,玩手机的玩手机,还是霍道夫第一个发现了吴邪的不对劲儿。

  他皮下的眼动速度太快了!

  “反的……是反的!”

  “都是反的!”

  别说李加乐和贾咳子他们这样的新人了,就连陪在吴邪身边已有十多年的胖子都被他这么一出给吓得不轻。只见小三爷的一双狗狗眼红红的,还直朝前盯着,身体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胖子以为是吴邪这段时间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老想着他二叔和被困住的小哥几人所以被魇了,于是连忙哄着他道:“是反的,梦肯定都是反的。咱没事儿啊,没事儿。”

  往杯中的凉白开里又兑了些热水,胖妈妈小心翼翼的捧了茶缸子到邪仔面前:“喝点儿水压压惊就好了,来来来,喝点儿水。”

  吴邪没接,他甚至有可能压根儿都没听清楚胖子的宽慰。男人突然抬手往后撸了一把他额前的碎发,左手背由于滑针而顿时渗了血色,青紫一片。输液袋中那混着药品的生理盐水不过才下去了差不多四分之三,按照点滴的频率来算,吴邪顶多也就睡了十分钟。

  “小三爷,你出血了!”

  白昊天挑高的女声嗓音更是刺激了男人现今无比混乱的思绪。

  他大脑几乎是如同自虐般的在闪回梦中细节。

  包括小哥反置到右肩的麒麟纹身,以及他深入姑娘家衣领里的那并不属他惯用手的手指。

  “我他妈……”

  吴邪低头,他探出舌尖,将从他手背针眼处所渗出的几珠鲜血抿于了薄唇。

  “我他妈好想打断他一条腿!”

  屋子里的几人皆都目目相觑,除了白昊天。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脸颊爆红,早已经被她偶像刚刚那不经意间略带有着些色·气意味的动作给迷得晕晕乎乎。

  最后还是胖子愣愣的问了句:“谁啊?”

  吴邪面无表情的转向他,顿了顿,突然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口嗨一下。”

  “口……口嗨?别介啊!”胖子来了劲头,毕竟自打吴邪金盆洗手修身养性后,他可是鲜少能听到他爆粗了,“你就说谁吧!无论是不是梦啊,惹了你那就是跟胖爷我过不去,胖爷我给你卸他两条大腿下来!”

  王胖子连吆喝带比划。

  “够不够?你就说够不够!不够咱再加!”

  “身体零件随便你挑,行不行?”

  **

  山洞中间有个光秃秃的石台。

  “以我多年的经验,我早知道我们下来会有今天。唉,二叔做事还是不稳妥啊。”倚着石台边晃悠着腿,黑瞎子将才及了他脚腕深的水拨得哗啦哗啦直响,“潜水服、降落伞,还有连那什么什么运动相机都带了,可偏偏最重要的炒饭不让我拿一盒。现在就这罐头……硬邦邦的啃都啃不动。”

  “呵!”季凛凛冷笑一声。女孩子双手托住脸颊,美目瞥了瞥黑瞎子,“就你那青椒炒饭?保质期十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油里混了福尔马林呢。”

  黑瞎子手环胸,装作一副严肃表情:“小不点,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的青椒炒饭。我那里面的每一根青椒,每一条肉丝,每一粒米可都是经过我精心挑选的,你可以质疑我的视力不好,但不能质疑我对青椒炒饭这道菜的热爱与认真,我甚至都为它编了歌的!”

  季凛凛同样不甘示弱。她仗着她坐在石台上能比全然放松的黑瞎子还高了有近六七公分,更是挺直了腰板与胸膛:“别叫我小不点,我哪儿小啊?”

  “嗯?”听女孩子这么一说,黑瞎子挑眉。他目光往下移了移,逗趣回道,“是不小!”

  “你讨厌!”季凛凛当即就反应过来了。不过姑娘家是那种很开得起玩笑的人,况且她也知道黑瞎子本身是没什么恶意的,于是就笑着推了他肩膀一把。

  黑瞎子也极其配合的一边哎呀哎呀叫唤,一边扑棱着手臂装作是要朝后倒去。

  然后他就撞到了张起灵。

  下意识将小臂交叉着挡到身前,黑瞎子冲着面无表情的张起灵露出一口白牙。

  “额……”

  “消息我已经传给吴邪了,他会想办法。”张起灵道。

  黑瞎子装模作样的卸力,切了声:“靠他啊,没准半路就挂了,现在是谁都救不了谁。”

  “你这么丧,看来刘丧的名字应该给你啊,你干脆改名叫黑丧子算了!”季凛凛可不爱听什么吴邪挂啊死啊的这种话。她手撑着,自石台上跳下。可明明看着只不过是到了张起灵和黑瞎子脚腕位置的水深,却没想到竟都快要漫至了姑娘家的小腿肚处了。被由下而上的寒气刺激得浑身一凉,季凛凛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很快也就适应了这种温度,季凛凛淌着水,也学习张起灵的样子以手握拳的随便找了块石壁敲敲。

  “欸?这里的声音有些奇怪啊。”

  就在季凛凛贴过耳朵,并且还想下手再多加些力气重凿几下的时候,她的拳心底下竟是被突兀的垫上了一抹温热……应该是男人的掌心。季凛凛一愣,她直起身子,偏头,正巧是对上了张起灵一双看似淡漠的眼。跟随着小哥的视线,女孩子这才注意到她刚刚与石壁接触的那几下已经是让她的手红了一片,甚至于在皮肤的表层硌出了几粒血点。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真会玩儿!

  只做嘴型不出声的“哇呜”了一下,如同是吃饭时追连续剧似的,黑瞎子饶有兴致的拌着张起灵那从不宣出口的温柔,将他手上最后的一点罐头渣含入了唇间。

  “石壁后是个空腔,这个位置连接了空腔最薄弱的地方。”张起灵一边反握着小刀以刀柄敲击给姑娘家听,一边用大手裹紧了季凛凛冰冷泛红的柔荑,理所当然的带着它塞进了他上衣外套的口袋,“声音有异是因为里面浸满了水。能敲开,但现在无用,我们得等几天,等潮汐过去后再动手。”

  黑瞎子接道:“过几天……过几天,得,没得吃又没得搞,也就只能睡觉觉了呗。”

  “谁说没的吃啊。”季凛凛干咳两声,故意掐着嗓子说道,“看看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野生张起灵欸!这只张起灵除了是脏了点外和其他张起灵比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起灵呢是一种原产自我国长白山的稀有物种,肉质紧实,蛋白含量是牛肉的七倍有余哦!一只张起灵可以提供人身体近半个月的能量,裹上鸡蛋液和面包碎下锅一炸,隔壁吴邪都馋哭了呢!”

  “噗!”黑瞎子是真切的笑喷了,他没想到他逗弄吴邪的话叫姑娘家说出来会是这么搞怪。

  此时此刻,季凛凛扭脸和小哥四目相对,两人一阵无。

  女孩子蓦地笑弯了大眼睛,她拉过张起灵的手。

  “嗷呜!”

  季凛凛隔着衣袖将牙磕上了男人的小臂。

  她眼睫抬起,从张起灵的角度看过去更是像极了只撒娇的猫儿。

  姑娘家叼着布料,嘟嘟囔囔的道:“我也馋哭了呢。”

  **

  [315,315……天真,没有315房间啊。]

  [我们都绕了一圈了,314后面就是316,小哥这把玩得还真够深的。]

  [天真,你说315会不会是个套间啊?在314里头?]

  [哎哎,这儿有小哥留下的记号欸!]

  [天真,你看过哈利波特吧,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从这里能进入至魔法世界。]

  隔着电脑的直播显示屏,吴邪没忍住对脑洞大到已经漫无边境的胖子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啊。胖子,你现在站着别动,给我仔细的拍一下小哥留的记号。”

  “这是个危险的预警。胖子,如果你们找不到315号房间,立刻回来,我们从长计议。”

  而一向都对吴邪智商极其信心的胖子当即应了。

  “我们这就走了吗?”李加乐问,“不再看看?毕竟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只见胖子豪宕的一挥手:“天真说撤就撤,走走走!”

  可才迈出去了几步,王胖子、李加乐和贾咳子的表情皆都变作了茫然。

  “我去,楼梯怎么没有了?!”

  “牛逼啊!天真,哥几个今儿是遇到鬼打墙了!”手机端sm..

  **

  “小哥他把所有人都杀啦!”

  “小哥设置了机关,将队伍里的人都困在了这一层,不让他们进吼泉。”

  “我们现在也被困住了,天真,快来救我们,快点来救我们!你听见了吗,天真?!”

  “小哥他……他连大宝儿都杀了!他掐断了凛凛的脖子!”

  视频前黑金古刀猛然闪过,随着手机的主人被抹了喉,镜头翻转,最终的一幕定格在了侧倒于地板上的季凛凛。

  姑娘家唇角流血,双眼圆睁……死不瞑目。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