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2章 第二十八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18 04:23: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欺骗上了岁数的老人家,这可不是什么好孩子所为呀。”

  “其实你们本来也没打算对我严防死堵吧,只不过就是懒得告诉而已。”季凛凛扭腰,她一双大眼一眨巴一眨巴的,转头看向黑瞎子。女孩子鼓起脸颊,像极了河豚,“从南海王地宫开始我就隐约觉出了些许不对劲儿,后来等到了哑巴村的神庙那里则更是。”

  黑瞎子一咧嘴角:“哦,愿闻其详。”

  “是三叔刻在石壁上的字。二叔在入口处特意放倒了吴邪和胖子,不让他们进神庙,可除了吴邪和二叔以外,我们没人熟悉三叔的字。而吴邪既然不在,那肯定就是二叔说什么是什么了。二叔认定了那字是由三叔刻上去的,它就算不是也得是。”

  “还有还有啊,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二叔拿走我的莲花青铜器另收了我的手机……就二叔跟我讲的那些话,表面上是告诫我不要通知吴邪,更不要想着私底下去联络吴邪,可实际不就是在激我嘛。二叔是料定了我叛逆,他非不让我做的事,我就偏偏要做。”

  正侧身对着张起灵,季凛凛嘴叭叭叭的。她那只捂住了男人薄唇的小手则因为她无从去判断距离的原因而不自觉的朝上移了移,几乎是要全然闷住了他的鼻。

  张起灵一开始还依旧很纵容着她,并未采取任何动作。但等了会儿,他估计也实在是被憋住了气,于是张起灵将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突如其来的朝向姑娘家的腰间轻轻一戳。

  “你就说你和花儿爷……呀!”季凛凛叫张起灵蓦地来了这么一下,当即便止了声。

  女孩子心里又惊,脊骨又麻,连带着细腰一软,顿时失力跌入进男人的怀抱。

  仰头看向张起灵,她美目瞪得如猫儿般滚圆。

  “小哥你怎么还带偷袭的?!”

  **

  [小三爷,有件事二爷原本是不让我跟你说的,但你看这段日子里发生的……我现在确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其实早在我们到天麟楼之前,二爷就曾找到过另一条路。可这条路危险重重,再加之季小姐他们三个误打误撞的被困于了吼泉,所以我们才专注吼泉入口,未再考虑别的。]

  [天麟楼的旁边有座山,从这座山的后面可以进入一片林区。大概走上三天左右,就能看到一个悬崖,而悬崖的下面,就是吼泉出口的位置。]

  [但我也只能够说,这仅仅不过是可以从另一方向找到雷城的个机会罢了。]

  [下去的办法唯有跳伞,但之前我们队伍里派出探路的人没有一个是能活着回来的,所以到最后,二爷只能选择放弃了这条捷径。]

  [二爷那里还有剩余的伞包,要不要去,小三爷你自己定夺。]

  “这么有意思的事……咋,不打算带上胖爷我一块玩儿呀?”

  他们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脚步,登山靴踩踏碎石枯草的声音虽不大却也不算小,因此早在他们这一队人站定于吴邪身后之前,男人就已经察觉到了。面对着那凭肉眼根本望不到底的陡峭悬崖万丈深渊,吴邪抿唇,没有回头。

  他红了眼眶,良久后才叹出口气,低声道:“这次的冒险……”

  “有去无回是吧。”王胖子朗声接了吴邪的话。他上前两步,伸手揽过吴邪的肩膀。

  他们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太多,只不过胖子此时故意踮了脚,将他一半的重量都压向了吴邪,跟着他逗咳嗽道:“天真,就这话啊,我都不知道听你叨叨过多少回了。你回回这么丧里丧气的作动员讲话,然后咱回回都还能待在吴山居里头点外卖,喝扎啤,睡他个昏天黑地的……所以你自己就说你腻味不?烦不?”

  胖子假意嫌弃的轻手拍了两下吴邪的胸口:“再说了,不危险有什么意思呀,咱们几个人这么多年玩儿的是什么,你心里没点abcd数啊?玩儿的不就是个刺激嘛,再说了咱们哪次死里逃生不是因为胖爷我啊!”

  “可我们不会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吴邪哑着嗓子道,“我反正本来都快死了,如果下去真能找到凛凛和小哥他们,就是我赚,没找到也不过一句可惜。但你们不一样,你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生活可以去享受,没必要跟着我一起作死。”

  胖子随手揪了根杂草叼在嘴里,抖着腿,吊儿郎当的瞧着吴邪:“你说什么屁话呢,就你和小哥两人好,就你惦记着家里头的大宝儿是吧。天真,你可想清楚啦,等你下去找着大宝儿和小哥他们那叫什么?那叫修罗场!就黑瞎子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尿性,还不是得需要靠着胖爷我在中间给你们周旋啊!”

  “胡说什么呢?!”身为小三爷的女友粉,柠檬精白昊天瘪嘴,当即给了胖子一个肘击。

  可就凭她那点挠痒痒的劲儿,除了是让胖子肚上的软肉跟着晃了晃,压根没其他作用。

  “呦呦呦,吃醋啦?可没辙呀,我们家大宝儿就是这么受欢迎。”胖子嘿嘿两声,又道,“刚才我把你给忘了,那你要下去就更得是修罗场了呀。”

  “小三爷你看他!”

  “看我什么呀?看胖爷我玉树临风贼拉好看的脸吗?”

  望着白昊天和王胖子两个人是活力满满的又吵嘴又互做鬼脸,吴邪胸中的那一层阴霾忽就散了个干净。

  而见男人温和的视线平移过来,李加乐紧了紧他肩上的背包,朝他也露了笑:“我跟你们一块去。既然当初已经决定大家一起来了,就算有风险,可在完成任务之前我都不会走的。”

  “我也是。”贾咳子同样轻声应道。

  “你们去不去跟我没关系,但如果真下定决心了就别磨磨唧唧的。”刘丧双手环胸,他瞥了眼吴邪,心软却嘴硬道,“我还得找偶像呢。”

  说着,刘丧踏足到悬崖边,和吴邪并肩而立:“之前二叔的人一个都没回来,按照运动相机传回来的影像,他们是在落地后没多久就死了,所以我怀疑这底下的雾里面有剧毒。而且你看这些山势,我们不仅要找好降落点,飞行过程也必须调整到恰当的角度,不然人一旦撞到崖壁上,收了伞,会立刻摔死。”

  胖子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回怼刘丧的机会:“又来了又来了,丧背儿你把你那些丧气话都给胖爷我憋回去,这不就是闭眼一跳的事儿嘛,干他丫就完了!”

  围在吴邪身边的……从不缺阴谋和谎,可同样也不缺肯为他一掷生死的兄弟与伙伴。

  吴邪含泪笑出了声,他转身搭上胖子的肩膀,伸手指了指远处:“我刚才测过了,现在是东南风三到四级。东边峡谷的裂缝较大,所以我们在那个地方落脚最为合适。”

  “可峡谷深不见底,而且空中的风力变化莫测,我们如果背着降落伞硬跳,很容易会偏离原本的预设点,而且大概率会走散。”

  “因此我们跳下去后越晚开伞越好,但如果真这么做,那么风险……”

  “什么都别说了,不管怎么样,有我们陪着你。”

  吴邪睫毛颤了颤,轻声呢喃:“一群傻子。”

  “那就祝我们傻人有傻福吧!”

  **

  ——你是吴邪?我叫季凛凛,季樾的妹妹。我哥失踪了,他之前是跟着你三叔吴三省混的。

  ——我和他,走不了了。还好,我没有害死你……1

  ——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2

  ——我是真的喜欢,我从来没有开过玩笑。3

  这场梦梦得太久,仿佛穿梭了十年。

  正当沉溺,吴邪感觉到有只手拍了拍他的侧脸,紧接着胖子的声音由隐约至越发清晰。

  “天真?天真?刚刚不还动了一下嘛,这是睡舒服了,所以不愿意醒?咱大宝儿的腿就那么好躺啊,那咱也想试试呀。”

  “胖子你少说两句。”

  “偏心了啊大宝儿,合着胖爷就只够格躺地下的是吧?你可不知道,当胖爷我从冰冰凉凉的地上爬起来,却看见天真正舒舒服服枕你腿上的时候,胖爷我心都碎了。”

  “死胖子……”

  吴邪轻轻呵了一声,他并未立刻睁眼,只是偏头笑道。

  “你再把凛凛压坏了。”

  **

  “哎,进了山洞好像不难受了。”白昊天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就连呼吸都顺畅多了。”

  “你们啊都要感谢哑巴。”黑瞎子长腿迈过地上堆放的背包,戴着半指皮手套的掌心搭住张起灵的一侧肩膀,“要不是赶上他正好出去探路发现了你们,还把你们一个个拖了回来,你们所有人都要交代在外面。”

  吴邪端了水:“你们是怎么逃出吼泉的?”

  “吼泉内有一处岩壁稍薄,我们就靠着声音一点点找空气。终于让我们发现了日本人当年所挖的工程,然后顺通到了这里。只是没想到,此处可比之前的山洞还要凶险多了。”

  季凛凛见黑瞎子说得正起劲儿,也不去抢他的话头。她坐在吴邪和张起灵中间,右手叫吴邪死死的攥于了掌心。而因为体温与体温的共同作用,两人相握的地方很快就浸了汗,季凛凛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没想到却换来了男人愈加收紧的包裹。

  季凛凛不由得抬眼去瞧他。

  吴邪面上毫无异色。

  “我们三个人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因为还在下雨,所以并未发现什么异样。可是等雨停了,林中的毒雾开始出现,我们才感觉到事态有些严重,于是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张起灵又补充道:“那些雾气里含有一种神经毒素,刚开始吸入会呼吸不畅,甚至出现窒息的感觉。如果中毒深的话,会影响神经中枢,往往叫人神志不清进而发狂。我的血虽然有一定的抵抗力,但也不能坚持太长时间。”

  吴邪下意识的顶了顶腮:“那等于我们现在就被困在这儿了。”

  “嗯!”黑瞎子的脸上全然不见分毫严肃,“你说得太对了!”

  **

  洞中三三两两的火堆皆都式微,唯剩下零星烧红的枯枝干叶偶尔噼啪作响。

  伴着胖子时高时低的呼噜声,李加乐他们都睡熟了,那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塞着耳塞的贾咳子。

  他们都太累了。

  吴邪悬空指尖,并未真切的触到女孩子脸颊上的那道伤。

  他就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直到抬眼对上了张起灵的目光。

  吴邪做了个口型。

  他唤的是——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