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3章 第二十九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3 04:28: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张起灵不抽烟不喝酒,而吴邪现在是抽不了烟喝不了酒,于是他们两个大男人面对着面,干巴巴的就如同跟门神站桩似的一左一右的倚靠在山洞口。此刻正值凌晨时分,外头天色未晓,仅仅是能凭着他们身后的几个火堆惹来些许光亮,将二人映在石壁上的影子几乎都扭曲做了变形。

  吴邪拧开他手中矿泉水瓶的盖,仿若喝酒般的仰头闷进一口。那水凉,他又灌得猛,难免会有几滴呛入气管,刺激得他当即捂了唇。男人将后脑抵住岩壁,强行压回他嗓中一拥而上的痒意与一阵铁锈腥甜。

  “小哥……”等稍稍缓过了些不适,吴邪笑着,轻声唤道。

  剩下的他不必再说,张起灵也明白。

  张起灵一向坦坦荡荡,很少会出现回避吴邪视线的行为,可这次,他偏偏如此做了。

  他拍了拍吴邪的肩膀。

  “别多想。”

  **

  [这山洞底下都是空的,里面放置了许多战略物资,应该是当年日本人妄图利用此地的天然毒雾做毒气弹而留下的,所以像这样的小型避难所,山谷里总共有上百个。]

  [从我们如今所在的位置往西边去,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同这里结构类似的小避难所。我们三个人之前的做法就是趁着下雨,毒雾被稀释之际迅速移动到下一个避难所,但这样存在一个短处,那就是你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来,能持续多久。]

  [而且这里除了是有那些会叫人发疯的毒气外,还游荡着另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怎么样,听见什么动静没有啊?”

  胖子捏着盒罐头溜溜达达的至山洞口前,故意拿起那飘香的午餐肉靠近刘丧的鼻子附近晃了又晃,惹得刘丧在挥开胖子手腕的同时还大大的白了他一眼。

  对着同样耳力灵敏的贾咳子点头示意,刘丧接了李加乐给他们递过来的早餐。

  “跟黑爷说的没差,外面有很多,而且听声音就在附近。”

  胖子挖了勺罐头,边嚼边嘟嘟囔囔的接口道:“什么呀,能吃吗?”

  “有些像人,有些又不像人,越来越多了。”

  “什么像人又不像人的。”胖子大无语的撇了撇嘴角,“哎,瞎子,那是不是就你们觉得棘手的东西?这回我们来了,应该好办多了吧。”

  黑瞎子就着水塞了块饼干入口,戏谑的呵了声:“因为你们,这玩意儿反倒更麻烦了。”

  “你啥意思呀?”胖子反问道。

  在给面色惨白的吴邪小心翼翼的喂进了几口热水后,季凛凛替他愈加拢紧衣领。

  顺手搭上男人的额头试温,也万幸吴邪虽是拖着他的小弱缺身体一路劳苦奔波,但于此刻却没有出现什么要发热的迹象,这让季凛凛暂且能安了心。将手中还冒着热气的茶杯交给一旁捧着早餐却始终因为记挂自家偶像而食不下咽的白昊天,季凛凛朝她安抚的笑笑,轻声了句别担心。

  起身动了动她已然是快要僵硬的肩膀,季凛凛于张起灵身边坐下,加入到剩余几人的正事讨论组中:“你们看过生化危机没有?”

  “外面的那些东西就好像是感染了丧尸病毒,然后变异了一般,行动很疯,又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其实我们在一开始遇见的就只有些被毒素污染了神经的动物而已,但是等后来焦老板的人到了……当他们派出去探路的伙计折在了林中,他们便会不死心的派更多人进去,于是一个传一个的,就越来越麻烦。”

  “我看主要还是汪家那帮孙子!”

  胖子骂了句。

  “真他娘跟狗似的闻着味儿就来了,甩都甩不掉!”

  **

  空气中水分骤多,如果不出意外,相信很快便会凝结出一场大雨。

  由于这次的行动不过是要借助刘丧灵敏的听力绘制出周边地图,因此胖子是直接将要挣扎着起身,并试图一同参与进来的吴邪又按回到了原处。

  吴邪的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但季凛凛他们又不可能只留白昊天一个女孩子在,不然若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凭白昊天她自己根本就顶不住。于是同样以耳力见长的贾咳子与大男孩李加乐便主动担下了要留于此地保护吴邪和白昊天的任务。

  “二十分钟,怪物会聚拢,必须快。”

  林中,张起灵驻足于队伍最前,依旧惜字如金。

  他话音刚落,黑瞎子立刻补充道:“小不点和胖子警戒,刘丧听方位,分开行动。”

  **

  [都机灵点儿啊,小哥你也是,站稳啦!一号位置爆破准备!]

  [二号位置,三号位置爆破准备!]

  [四号位置爆破准备!]

  [搞他丫的定了,收拾东西咱回家!]

  [怎么样刘丧,有多少个?]

  [很多,四面八方都是。]

  [我们的时间剩不到五分钟,没必要和这些怪物纠缠,不然无论怎么着都是我们吃亏。]

  [别硬扛,躲着走,从它们身后绕过去,原路返回。]

  “低头!”

  听女孩子一声娇喝,同时也已经自余光瞥到了那挨着他侧方袭来的黑影,刘丧紧紧的将他刚刚于慌乱中掉落的笔记本勾到掌心,几乎是连想都没想的就照做了。

  匕首贴着男人的头顶而过,刘丧半躬的后背正是为季凛凛提供了个着力点。

  刘丧只觉他身上一沉后又一轻,他急急忙忙的抬头看去,见姑娘家的一条腿正是勾上了那人形佝偻怪物的肩膀。她小手握着方才刺入进它咽喉的匕首,腰胯一拧,柔荑更是同方向使力,靠着旋转带出来的惯性,季凛凛的刀刃瞬间便划开了那怪物大半的脖颈。若不是因她天生的力气就比不得男人,恐怕那怪物的脑袋都能让她露的这么一手给全部割掉。

  不远处,胖子举着斧头,朝向这边吹了个口哨:“不亏是小哥教出来的,这小蛮腰就是够得劲儿的!”

  想当年在西沙海底墓里,胖子简直是被张起灵仅凭腰力便将那海猴子的脑袋给拧过了一百八十度,生生绞断了它的整块颈骨的神般身手给撼到头皮发麻,瞳孔地震。如今也是好久未见小哥这么“炫技”了,倒是他带出来的姑娘不说学到了九分,可至少六七分也是有的。

  胖子奔过来,路上顺便还挥舞着斧头砍了个扑到他身前的怪物。

  将依旧张着嘴作吃惊状的刘丧自地上拉起,胖子拨了拨他滑至额前的发,感叹一声。

  “岁月催人老,还是年轻好啊!”

  **

  [他们又聚过来了。]

  [干他丫的!]

  [你们先走。]

  [好嘞,交给你啦,小哥!]

  等回到避难所,胖子第一时间就摘了口罩扔了背包,拿过石台上的矿泉水死命一灌。

  “天真,我跟你说,胖爷我差点比你还英年早逝。”

  吴邪站于洞口,直至看到走在最后的季凛凛和张起灵皆都毫发无损,他才仿佛终于想起了正事般的问道:“怎么样,找到出口了吗?”

  “有丧背儿呢,能找不着嘛。嘿嘿,我们就是福丧搭配,干活不累组合!”

  胖子极其豪迈潇洒的狠狠一拍刘丧的后背,差点儿没让他把刚喝进去水给喷出来。

  这要是吐吴邪脸上……那可真就热闹死了。

  刘丧侧着身子闷声咳了两下,又沉嗓嘀咕了句死胖子,可到底没有甩开他搭上他肩膀的手。

  将怀中护着的那不小心滚了点点泥土的笔记本递给吴邪,刘丧指尖划过他画的地图,朝男人解释道:“你看,这些避难所越往这边越密集,说明当年日本人在这里活动的更为频繁。因为他们需要不停的往外运送物资,所以我想那附近肯定不会是死路,我们可以顺着这些避难所走,大概率可以找到出口。”

  吴邪点了点头:“小哥……”

  根本不需要吴邪话说完整,张起灵便默契十足的接道:“看云层和湿气,明天会有一场雨。”

  **

  当按压胸膛时已再没有了之前那种发散性的疼痛,吴邪知道,他不是痊愈而是回光返照了。

  “上哪儿去呀?”

  深夜的小路旁,早就等在此处的季凛凛双手环胸,脸颊鼓起,她脑袋上还顶着片又宽又大的绿树叶子,可可爱爱奇奇怪怪。

  细雨顺着她“帽”的脉络于空中划过道道抛物线,最后滴答滴答的汇于女孩子脚边的水洼。

  她就只是站在那里,便为吴邪创造了一篇童话。

  吴邪笑了。

  “我知道你会跟来。”

  但季凛凛显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哄好。她故意撇了撇嘴角,望天望地望左望右就是不肯看向吴邪。转动着手中的狗尾巴草,姑娘家摆明了是想叫男人要再再再再再用力的来哄哄她才肯罢休。

  “你闭上眼睛。”

  此时的吴邪……他的目光甚至比季凛凛见过的墨脱星河还要多绚烂了三分。

  季凛凛不禁想着,吴邪这二字他或许更该是个形容词吧,因为他足以去描绘温柔的具体模样。

  但姑娘家依旧梗着脖子,作傲娇状:“现在想起来要给我送礼物了?不觉得晚吗?”

  “所以晚吗?”吴邪轻声反问道。

  季凛凛瞬间破功,她一双大眼笑成新月。

  “当然不晚啦!”

  **

  睫毛是颤了又颤,女孩子偷偷的,偷偷的掀了条缝,果然见吴邪正笑着看她。

  男人仿佛早就料到了她会于中途耍赖,因此一直不曾有其他动作。

  季凛凛不由得心虚的搓了搓手手。

  “好嘛,好嘛,我这次真不偷看啦!我发四!”

  姑娘家又闭了眼,可等过了两三秒之后,她只感觉到吴邪将掌心贴上了她的唇。

  这是干什么?

  怕她叫?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季凛凛现在是真觉得有只小猫在不停的跟她心里头磨爪子了。

  “吴邪……”她声音闷闷的,好似撒娇。

  这回她不打算偷偷的犯规了,她就要直接通知吴邪,她就要光明正大的犯规!

  可就在此时,季凛凛的眼同样也被捂了,那自后伸来的手不是吴邪的,而是张起灵的。

  他的手很大,几近都挡到了姑娘家的鼻尖。

  她没机会耍赖啦。

  于是隔着雨水,在唯一一位观众的见证下,吴邪将他的一个吻虔诚的印上了他自己的手背。

  那下面,是季凛凛红唇的位置。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