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4章 第三十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3 04:28: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疼倒是不怎么疼,就是脖颈后面酸到不行。于将醒未醒之际,季凛凛那本就不甚放松的眉头愈加紧皱,她上下眼皮仿佛就跟黏了胶水般睁不开,只能是迷迷糊糊的嘶了一声。姑娘家的大脑仍还处在一片混沌之中,季凛凛隐约听见白昊天语气欣喜的喊了几声醒了醒了,接着便感觉有更多的人朝向她这里围了过来。

  被白昊天小心翼翼的扶靠到石墙,季凛凛脊背后垫着的不知是谁的背包。

  她缓了缓,却依旧满脸迷茫:“你们怎么奇奇怪怪的?”

  山洞里的这几个人……黑瞎子正坐在不远处自顾自的转着他手中的小石子,贾咳子与李加乐不约而同的回避视线保持沉默,而对上女孩子一双大眼的刘丧又嘴唇嚅嗫欲又止,唯剩下一个白昊天情绪外露眼眶通红,好像才刚刚哭过不久。

  吴邪不在,小哥不在,胖子也不在。

  季凛凛环顾了一圈,没吵又没闹。她只是将小手扶上了颈后,因为那里还依稀残留着张起灵指尖按去的力度。

  如果在出发前让小哥弄晕她就是吴邪要送给她的礼物,那这个礼物还真是有够“惊喜”的。

  “他们走了?”季凛凛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她其实并不需要别人来回答她,女孩子随即呵的冷笑了声,后又咬牙恨恨道,“吴邪狗是真的狗,连带着小哥都学坏了。他们从前把我刨除在外,如今还是要把我刨除在外。不过嘴上说得好听,总嚷嚷着什么我是家里面的大宝儿,是心肝儿。切,我看我就是家里头的一棵草,说撇下就能撇下!”

  如果季凛凛要好似白昊天那样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恐怕贾咳子和刘丧他们这几个大男人还觉不出有什么可棘手的。但反观她现在……平平静静的,强忍着欲坠的眼泪却嘴上不饶人的吐着那些奶凶奶凶词的模样更是惹人心疼。

  刘丧张了张嘴,可到底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就在他和其他人面面相觑的时候,黑瞎子停了他上下抛接石子的动作。男人叹了口气,走过来,曲单膝半蹲于季凛凛身边。

  伸手抹去女孩子眼角旁的水珠,黑瞎子揽了她入怀,轻声道:“你终究是不一样的。”

  “沙海,他不希望你看到他疯魔的那面,而今他同样不希望你看到他病入膏肓的一面。”

  季凛凛没有回抱黑瞎子,只是将下巴抵上了他的肩膀。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吴邪想要的。”等姑娘家再一张口,便是哽咽哭腔。

  泪珠啪嗒啪嗒的滴落在黑瞎子的皮衣,并顺着他背肌的线条缓缓下滑。

  “我们还能再见的,对吗?”

  “对。”

  黑瞎子愈发压沉嗓音,几近是贴在了季凛凛的耳边低语。

  “当雷声响起的时候,他们会回来。”

  **

  走于队伍最前面的是黑瞎子,中间护着两个姑娘家,剩下三个大男人跟在后头。

  “你有话要和我说?”季凛凛突然转身扭头,对着刘丧道。

  根本就来不及收回他落在女孩子那方的视线,刘丧被季凛凛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与问话吓了一大跳,只能是慌里慌张磕磕巴巴的应了句没啊。但女孩子依旧静静的看着他,几乎是将刘丧从头到脚都打量过了一遍,直瞧得本身便就不怎么擅长去掩藏情绪的刘丧是连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的好了。

  他停住脚步,故意等待贾咳子和李加乐越过他,之后自然而然的缀在了队伍的尾处。

  刘丧有心事,因为其实昨晚……刘丧他什么都看见了,还是他从他偶像的臂弯里接过了昏迷的季凛凛,将她又抱回到了山洞安置。

  刘丧已经连续两个晚上都未能睡好。第一晚,他本无意偷听吴邪和张起灵二人间的对话,只不过刘丧耳力超群,更加之在那种情况下,他是真的不敢也不好意思去打断。于是吴邪和张起灵在山洞口站了有多久,刘丧就身体僵硬的在睡袋里躺了有多久。

  他强迫着自己要快些入睡,但困意这种东西到底是不可控的,因此刘丧还是将吴邪和张起灵那些默契十足又没头没尾的词听了个清清楚楚。以至于他在转过一日后,所去面对他们二人时根本难掩心虚。就这样别别扭扭的到了第二晚,刘丧在隐约中仿佛听到了吴邪行将就木的丧曲。

  他明白,或许是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他追出去,只想和吴邪道别,却没料到会亲眼目睹了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过分纠结。

  那个吻小心翼翼的,珍重且悲伤,就如同吴邪他吻的既不是手背也不是那手背下的红唇,而是他携着满身伤疤与沧桑的新生和死亡。

  这个沉沉的吻,需有神明来渡,所以张起灵出现了。

  他不带任何嫉妒,仅留下无尽怜悯。

  于是直至那刻,刘丧仿佛才终于又读懂了一点点吴邪,也又读懂了一点点张起灵。

  “喂,刘丧!刘丧!”

  贾咳子压低嗓音唤的那两声终于是将刘丧自思绪里拉回到了现实。

  刘丧一愣,见他们都做出了副即将隐蔽的姿势,唯独他自己还恍恍惚惚的站在小路上出神。

  刘丧下意识的侧了侧耳。

  “是焦老板……一共五十多个人,距离我们还有一百米。”

  **

  [黑爷,我们好像被发现了。]

  [自信点儿孩子,把好像去掉。]

  [现在该怎么办?]

  [你带着大家先躲起来,我引焦老板他们到那边去认识认识新朋友。]

  匕首还差了三厘米挨上对方的脖颈,但此刻却无论如何都难再进一步。还是那句话,女人的力气天生就比不上男人,这是自生理所带来的差距,任何人都必须要承认。

  季凛凛匕首反握,手腕被比她高了有差不多一个头的男人挡架在了身前。

  两人互不相让。

  “不愧是张起灵教出来的徒弟,真他妈难缠。”

  “这话说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果然是汪家的狗啊。”季凛凛同样以十字钳了他的小臂,眼泛嘲讽,“想当年你们的大本营都被轰成渣了,既然已经事实落定成了流浪狗,怎么就学不会夹尾巴呢。就算是跟在人后头讨饭,也总得摆出个讨饭的姿态吧。”

  话音刚落,季凛凛猛地松手放了她掌心的短刀。她明着卖出一瞬破绽,在诱使汪家人来攻的刹那,她手指并拢径直去掀他的防毒面具。

  而汪家人显然是觉得这林中的毒雾可比季凛凛一个姑娘家要来的更为棘手,因此只得后仰过上半身。于此同时,季凛凛脚腕一勾,正正好好的是踢在了她下落的那把匕首的刀柄之上,只听呛的一声,它携风挡了男人刺向她后脑的锋刃。于是互相试探到如今,无论是季凛凛的还是汪家的男人,他们皆都赤手空拳。

  季凛凛趁机欲以双指插向男人的太阳穴,果然惹得他下意识的同她拉开间距。

  只能说汪家实在是追逐了张家太久太久,久到每一个汪家人在遇至张家人所用的招式时都会不由自主的凭借身体肌肉的记忆而进行躲避。

  明明季凛凛的手指力量根本同张起灵的无法相比。

  “怕啊?”季凛凛一勾唇角,笑中带嘲,“你们根本没资格和他交手。”

  不过说话间,那汪家人顿了顿,竟于此刻放松了肌肉。

  “我劝你最好回头看看。”

  其实姑娘家不必照做就已经能够勾勒出她后方的一片场景了。

  因为白昊天压抑着哭腔,唤了她一声凛凛姐。

  他们被抓了。

  **

  焦老板原名田有金,曾和吴三省共同进入过十一仓的死当区。他利用死当区内的无主文物贿赂包括丁根在内的数十名十一仓仓员,建立起了一条由十一仓通往外界的特殊文物贩卖密道。当年吴三省在寻找到假气象局口中所说的神秘人后曾于田有金酒中下药,致其昏迷不醒,另在离开死当区前私下告发了田有金窃取十一仓货物的事实。虽然这件事最后被丁根凭势瞒下,但田有金自觉被吴三省背叛,连带着更是恨上了整个吴家。

  所以这一趟,雷城他要去,吴家他要搞,而吴三省最喜欢的侄子,他更是要看着他死。

  美人儿,尤其是长相身段皆都已经成为了极致的美人儿向来都能从男人那里获得更多的特权。

  焦老板接了他手底下的人递来的湿巾,对着季凛凛一张花猫似的俏脸儿轻拭。他仿佛很迷恋季凛凛满满胶原蛋白的肌肤,以及她肌肤下鲜活又充满着朝气的血液和细胞。他伸手按住姑娘家略是有些肉肉的脸颊,后又松开指腹,眼神痴痴的瞧向那处的凹陷迅速回拢,最终归于光泽平滑。

  这是上了年纪的人所可望而不可即的紧致与细腻。

  “我要知道的……是进入雷城的方法。”

  焦老板喃喃一遍,随即提高了声音又道一遍。

  “我要知道的是进入雷城的方法!”

  “吴邪呢,他已经去了雷城吗?”

  根本没人愿意回他。

  焦老板转身,他拄着拐迈出两步,如同吩咐着中午该吃什么般的漫不经心道。

  “给他们割个伤口慢慢放血。”

  **

  当匕首锋刃的反光遮上了眼,贾咳子以为他自己这次绝对是死定了。

  耳边一阵混乱,他不过脸颊突然痛了那么一下下,随后听到的就是咔噹一声脆响。

  是匕首落了地。

  季凛凛被两个大男人按着,原本干干净净的一侧脸颊重新栽入尘埃。

  姑娘家双手被绑,额前碎发凌乱,明明是副再狼狈不堪的样子了,但她的眼神依旧很凶,跟小虎崽儿似的,满是不服。

  “别动她!”

  那边刘丧大喊。

  “我知道吴邪去了哪儿,我也知道前往雷城的路,但你们要是动她一下,我保证你们不会从我嘴里再撬出任何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