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5章 第三十一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3 04:28: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哎!”

  “嘿!”

  “哎嘿!”

  胖子抬着下巴接连招呼了好几下,却换不来和他同行的另外二人的丝毫回应。

  戴着涂满泥浆的加厚口罩赶了大半天的路,胖子本就觉憋得难受,因此缀在最后的他是越来越和前头的瓶仔与邪仔拉开了差距。不由得停了停,王胖子叹了声,随即是一鼓作气的超过了那一步能顶他一步半的长腿小哥以及行动能力全然不似肺病晚期的吴邪。

  小跑到队伍的领头位置,王胖子道:“我说这一路上小哥不讲话也就罢了,怎么天真你竟也连个屁都不放了啊?怎么着,后悔没让大宝儿跟着啦?”

  吴邪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呀,死鸭子就光剩嘴硬了。”胖子恨铁不成钢的吐槽道。然而还没等他把一个白眼给翻过去,胖子连忙是在林间半人高的杂草丛中蹲矮了身子,顺便还拽了他旁边的吴邪。

  “天真,前头那波人不会是焦老板他们吧?!”

  吴邪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他目光穿透浓雾,仔细打量:“应该不是焦老板的人,你看他们衣服的款式还有他们的状态……如果是焦老板的队伍,不太可能会这么悠闲。”

  “那是谁啊?难不成又是一波来找雷城的?”

  站在吴邪和胖子身后,一身暗色面覆黑巾的张起灵抱臂环胸居高临下。

  他目光瞥过两人毛茸茸的发顶,突然开口道:“前面没有人。”

  “小哥你是不是岁数太大所以老花眼啦!”胖子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冲着人影幢幢的那方一仰下巴,急的甚至都秃噜了嘴皮子,“前面那……那些晃晃悠悠的,你看不见啊?!”

  “那些不是人。”张起灵的声音依旧淡淡,他率先迈开步子,边走边道,“我们绕路离开。”

  “哎!”胖子杵了杵吴邪,跟他告状,“听见了吗?小哥他丫编鬼故事吓唬我呢。”

  倒是吴邪一拍胖子的肩膀:“小哥的直觉向来很准,他说不是人就肯定不是人。”

  “哦,我忘了你们俩是一伙儿的了。”

  “现在情况这么复杂,跟上小哥,小心别走散了。”

  **

  [你有什么发现?]

  [没太大的动静,再加上下雨,我现在听不清路了。]

  [那就安营扎寨,等雨停。]

  “呦呦呦,跑什么啊?我看你还敢跑!”

  “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李大江又是狠狠的挥过一拳,刘丧躲避不及,他脚下踉跄差点儿是一头撞向了树干。而距离着他的不远处,倒地的李加乐满脸染血呼吸轻微一动不动,好似已经没了意识。

  焦老板的人还在不断的朝这里聚拢过来,他们围成一圈,仅是把中间的暴力场面当做是了饭后的消食游戏。随着李大江再一次把刘丧按在枯枝腐叶里狠揍了两下后,他们这群人兴奋的欢呼声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声更是愈发隆盛。于这种如排山倒海而来的嘈杂中,同样鼻青脸肿的贾咳子不禁面露痛苦的在树下蜷缩成一团。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从李加乐到贾咳子再到刘丧,白昊天都哭哑了嗓子。

  “你们住手,别打啦!住手啊!”

  而比起白昊天已然喊劈了的声音,被迫占据于最好观看位置的季凛凛却面无表情。

  她脖颈间架着把匕首,此时那刀顶端的锋利正是指向了包围圈中的刘丧。

  刘丧仰躺在地上,咬着牙一声不吭。为忍痛,他甚至连额间的青筋皆全数暴起。

  焦老板缓缓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他没有拄拐,只是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至季凛凛身边。

  抬手拨开那划破了女孩子家侧颈皮肤的匕首,焦老板拿了手帕替她擦去从伤口处渗出的丝丝点点的血珠。等做完了这一切后,他又仿佛怕是吓坏了季凛凛般的对她轻声道:“他们这帮都是些粗人,整天打来打去的,确实不像话。”

  “怎么样,看着个男人为了你连手都不敢还,是不是感动得都想哭了?”

  “嘶,我说……你为什么不掉眼泪呢?你看那边那个小姑娘,哭得都快岔气了吧,可你楞是连个表情都没有。”

  “难道就因为他不是吴邪?”

  **

  午间的闹剧暂歇,刘丧被焦老板的手下带走另作看管,而白昊天则是叫焦老板本人并不算太客气的“请”去了主帐,于是这里的帐篷中就只剩下了季凛凛和贾咳子以及李加乐。两个大男人被随意的拖拽到角落后便弃之不顾,李加乐左眼肿胀嘴角淤青,而贾咳子原本面颊位置的伤口再次撕裂,血滴滴答答的几乎流了半脸,看着吓人极了。

  “都是因为我们才连累了你和黑爷被抓,真的很对不起。”贾咳子声声喘着粗气,磕磕绊绊的道。他方才实在是叫人揍得狠,牙磕破了舌头,因此说话间有些嘟嘟囔囔的。他如今双手双脚被绑,仅仅是靠着与李加乐的相互帮忙才能勉强靠坐了起来。

  而贾咳子话音刚落,李加乐便也同样接口道:“对,都是因为我们太没用了。”

  原本焦老板的队伍一共有五十多个人,被黑瞎子引走了大半,如果不是他们几个拖了后腿,想来凭黑瞎子和季凛凛的身手就算不能硬刚,至少在焦老板的手底下逃走肯定是不成问题的。但就是为了他们的性命安全,季凛凛放弃反抗,黑瞎子束手就擒。

  “说什么傻话呢。”季凛凛温声回了句,“你们如果这样想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检讨一下我为什么会这么没用,不能跟小哥似的那样一个打十个,所以才会连累了我的朋友们被抓,还被当成玩具沙包般的揍得一脸血啊。”

  一听姑娘家说这话,贾咳子和李加乐对视一眼,连连摇头:“不是,不是的!”

  贾咳子顿了顿,随即扯出了个淡淡的笑,只不过他现今叫血染花了大半张脸,因此这笑容是真心算不上好看……可虽不好看,却是极度真诚。

  “如果不是你踢掉了匕首,我昨晚就被割喉放血了,哪儿能活到现在。而今天即便是被那帮人按着给揍了一顿,但还能感受到疼,也挺好的。”

  “我也是!”

  李加乐还生怕季凛凛不信,急忙也要冲着她笑。结果他的面部表情做得太夸张牵扯到了他脸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口。于是李加乐的那个笑恐怕维持了连五秒都不过,就被他自己的龇牙咧嘴所代替,同时还惹来了季凛凛与贾咳子善意的哈哈声。

  然而就在三个人苦中作乐的时候,白昊天被推了进来,狠狠栽倒于了帐篷的中间。

  “小白!”

  “白经理!”

  **

  [瞎子的手锁住了,必须找到钥匙。]

  [刀啊!小哥拿你的黑金上去直接砍了不就得了!]

  [不行,如果强行断锁,他的手就废了。]

  [凛凛和刘丧他们呢?]

  [那边的帐篷。]

  [小心一点,我们过去看看。]

  “胖胖,带我走!带我走!”

  “嘘,别喊别喊,你别喊!”胖子一手握着瓶他橇箱找到的洋酒,一手揽过红顶水仙的肩膀顺便去捂他的嘴。哥俩好的拿酒瓶子碰了碰红顶水仙的头,权当是和他撞了杯,胖子在又灌进一口后,皮笑肉不笑的凑近红顶水仙道,“红红呀,我告诉你,看见我们这位小哥腰后别着的古刀了吗?你这回如果想活命,就必须按照我们吩咐的去做,明白了吗?”

  说完,胖子稍微半抬了手,示意红顶水仙表态。

  红顶水仙扫了张起灵身后的长刀一眼,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想我干什么?”

  吴邪道:“锁住黑瞎子的那把钥匙在谁那里?我们需要你去偷回来。另外还有,告诉我们凛凛他们在什么位置?”

  “那把钥匙我可以去偷,季凛凛他们的位置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有个条件,你们救了人后必须把我带上,这个破地方我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吴邪闻本还在犹豫,倒是胖子拿手肘戳了戳他,随即满口答应了红顶水仙的条件。

  “这个给我。”红顶水仙等了等,见吴邪没有拒绝,便直接抢了胖子手中的酒,然后从他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小瓶药,取过两颗化了进去。

  “什么呀这是?”胖子问着,边捏了药瓶到眼前查看。

  只见那上面写着头孢曲松钠。

  胖子一咧嘴:“可以呀,红红!”

  “头孢配酒,说走就走啊!”

  **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焦老板说了,这姓白的女的归我玩儿,只要不死,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大江是吧,你想玩女人……为什么不找我呢?是我不够漂亮吗?]

  吴邪找到白昊天和贾咳子他们几个的时候,他们全都红了眼眶,尤其是贾咳子和李加乐两个大男人,表情绝望牙齿紧咬,额间的血管甚至都凸到似要爆裂。

  唯独季凛凛不在。

  “小三爷……”白昊天哽咽的唤了声,“你快去救凛凛姐,快去救她!”

  吴邪被白昊天哭得有一瞬间脑袋发懵:“你什么意思?”

  “凛凛姐为了救我,被焦老板的手下带走了!”

  “他肯定是要把凛凛姐……小三爷,你快去救凛凛姐啊!”

  **

  [你是用那只手打的刘丧他们?左边?右边?或者是两只都打啦。]

  慌慌张张的撩了帐篷的门帘,刘丧的脚被钉在原地不得动弹。

  姑娘家满脸飞溅的都是些点点血迹,她深色的内搭撕裂,露了大半的细腻肩膀。

  红与白,白与黑,黑与红,她披头散发,妖冶至极。

  李大江的锁骨中间插着把小刀,不致命,却使他连喊都喊不出来,仅仅是能够自喉管深处发出一种嗬嗬嗬嗬的濒死悲鸣。他左右两手皆都被齐腕削断,温热的血流了一地。李大江伤口处的神经还未完全坏死,小臂的创面以及那离开了他身体的手指另还仍有痉挛跳动。

  季凛凛单膝半蹲于他身边,她勾唇瞧着呆愣在门口的刘丧。女孩子伸手一抹,在她极致美貌的脸颊上画开一道艳红血痕。

  她沐浴着刘丧的视线,将右手缓慢的高高的举起,随后猛的一落,一根竹筷径直刺入李大江的耳朵,几乎给他捅了个对穿。

  血再次飞溅,甚至有一滴悬在了季凛凛的睫毛之上,欲坠未坠。

  “来啦。”

  她笑着,万分自然的同刘丧打了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