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6章 第三十二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3 04:28: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坠在季凛凛发尾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小皮筋,那看似清新可爱的树脂草莓装饰物内芯中空,暗藏有长约一厘米半左右的锋利刀片。姑娘家发量多发丝又长,编着的单股鱼尾辫几近垂至后腰,因此即使季凛凛双手被反绑,但其实只要她指尖稍微的去动动,便足以将那草莓头绳撸至掌心。

  而李大江也是个蠢的……不,应该说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型。季凛凛肯主动的用她自己这么个绝色大美人儿换了白昊天,对于李大江而那自然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无论如何,他仍还是忌惮于焦老板对待季凛凛的特殊关注。可终究逃不过色迷心窍,毕竟李大江若是因为这一时的瞻前顾后而放弃了,恐怕他下半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能尝尝如是季凛凛这般顶级美人的销魂滋味儿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于是这回李大江就真做了鬼。

  他死在了他自己特意找到的偏僻帐篷中,死在了他自己佩的刀下。

  因为要依靠刘丧的耳朵去寻季凛凛的位置,因此吴邪稍晚了刘丧两步。他一进帐篷便见里面血色弥漫,可对比刘丧仿佛是被人施了定身术般的站在原地不得动弹,吴邪只不过愣了那么一两秒而已。男人随即是将他手上摸来的冲·锋·枪拍到刘丧的胸膛,然后踩踏过地上的蜿蜒血色,在有一小绺艳丽痕迹即将是要流淌至季凛凛的登山靴底之前,吴邪将姑娘家一把打横抱了起来。

  怕是手中的无鞘匕首会不小心伤及吴邪,因此季凛凛是于依偎进他怀抱的瞬间便翻转了皓腕反握住刀柄,将利刃隔绝在了她小臂的外侧。

  “愣着干什么?走啊!”吴邪急声唤了一句。

  刘丧这才如梦方醒。

  **

  [炸他们丫的!哈哈,胖爷我宝刀不老!]

  [欸……欸?谁的血啊这是?]

  吴邪奔至王胖子身旁,几乎是用单膝直接重重的跪了下去。他一面慌慌张张的去寻背包中可作止血的药物和绷带,一面都微颤了嗓音的道:“你中弹了?!”

  胖子被张起灵扶靠到他们藏身的石窟的墙边坐好。此时,他一双白眼微微上翻,模样好似即将驾鹤西去:“天真,没想到我竟比你还要先走一步。但没关系,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我等着你啊。”

  “说什么废话呢!”

  正当吴邪吼完这句,胖子眼一闭头一歪,再没了动静。

  “胖……胖子?”

  胖子死了,这个想法令季凛凛瞬间犹如被人当头一棒。

  女孩子压抑着嗓中哭腔,她欲要去探胖子颈间脉搏的手都不禁哆哆嗦嗦,好像是怕极了。

  下一秒,柔荑被张起灵裹进他的温热掌心,季凛凛仰着她迷茫无助的俏脸儿望进了男人的眼瞳深处。而与此同时,吴邪掀开胖子腰腹处那被鲜血给糊了一层的外套,随即用手沿着他破皮旁的软肉按了下去,果然惹得胖子呃一声缓过劲儿来。

  装作副回光返照的模样,胖子戏精附体,将掌心搭上了张起灵与季凛凛相交的手。

  估计也是料定了张起灵对他比一般人要宽容,胖子还特别黏黏糊糊恶心巴巴的磨磨又蹭了蹭男人的手背:“小哥,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等我和天真走了,你说铁三角缺了两角后就只剩你一个角得多孤单啊。不过不管你……你什么时候去,我们都在那边摆着流水席等你。”

  “还有……还有大宝儿啊,我们这三个臭男人没本事。除了上亿的外债,我们连点儿财产都留不下。不仅光吃泡面,水电被掐,还要靠你一个姑娘奔波在外,赚钱养家。”

  “我觉得花儿爷就相当不错,等我和天真我们两个都走了,你不如先带着小哥去吃解家的大户吧。这样我和天真即便是在下面,见你们过得衣食无忧,也……也就安心啦。”

  胖子自顾自的嘚不嘚嘚不嘚耍嘴皮子,让原本以为他真是中弹弥留的白昊天和贾咳子他们皆都相视无语,于是几个人一如开始哗啦啦围过来那样的又呼啦啦的全部散去,继续找地方戒备,警惕焦老板队伍的偷袭。

  “我……我王胖子,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你来劲儿了是吧?!”季凛凛翻了个灵性白眼,没好气的拧了拧胖子大腿上的肉,“还五百年呢,我看现在就让小哥给你个痛快,然后直接埋了吧。”

  “好。”张起灵点了点头道。

  而一听小哥满是纵容毫无底线的搭腔了女孩子的话,胖子急急是自灵魂深处发出了声带有疑问惊讶意味的嗯,继而他是伤也不疼了身上也有力气了,就差当场给众人表演一段老年迪斯科。

  “快,快扶我起来,胖爷我还能肝!”

  “行了,别耍宝了,一个擦伤弄得好像被轰断了肠子似的。”不等胖子继续逗咳嗽,吴邪取了纱布给他,“赶紧的,自己按住了,要是再等一会儿,你的伤都该痊愈了。”

  吴邪边说着边背起包。

  “根据三叔的指引,我们顺着这个流杯渠水流的方向应该就能找到雷城的入口。现在这里既然已经暴露,那我们必须要赶在焦老板集火攻击之前离开。”

  **

  焦老板那边因为有经验丰富的汪家人在前冲锋陷阵寻找机关,因此吴邪和季凛凛他们一行即便是已然抢占到了先机,但却最终还是被逼入塔林内的一个密室当中。按照石窟楼上的壁画所记载的渠下之路,他们几人里潜泳能力最好的白昊天完全是顶着枪林弹雨的巨大压力而自告奋勇的下了水。

  “真没想到从那个铁栅栏过来是能通到山这边的啊。”白昊天甩了甩她那一头仍还微湿着的短发。将毛巾随意的挂在脖颈间,她脚步轻快的疾走了两步到火堆旁,紧挨着季凛凛身边坐下。她凑进热源,搓了搓手,“哇,好暖和呀,小三爷他们竟然能找到这么多柴火,绝对够我们一晚上用的了。”

  原本从水下游至此处,众人皆都浑身湿透。再加上夜风寒冷,即便是如贾咳子李加乐这样体火旺盛的年轻人都不禁被冻得瑟瑟发抖,更遑乎是两个女孩子和本就被恶疾缠身的吴邪了。但从来不觉得自己该因为身体的原因而被开除“男人”范围的吴邪仍是一边咳着,一边跟着胖子与小哥他们一起搭了帐篷又生了火,在有限的条件下,赶忙是紧着两个姑娘家先去略微打理了一番。

  “我绕着周围看了下,这里的地形跟壁画上的完全一样,应该是雷城的边缘地带。”黑瞎子完全没上了年纪的人该有的讲究,他连湿衣服都不带换的,直接还滴着水就撇腿坐到了火堆旁。他也不用掀盖,只云淡风轻的伸了根手指碰碰那架在火上的小锅,然后嗯了声,“六十多度,还得等一会儿。”

  于是早在一旁做准备姿势,打算等到水开的瞬间便就让泡面下锅的胖子不由得霎时变脸。

  “早知道应该从老焦那儿再多摸几袋饼干回来,就算干干巴巴的,但好歹止饿呀。”

  胖子话音刚落,突然一拍他自己的脑瓜门儿。

  “我去,咱把红红给忘啦!”

  **

  “小心烫,我给你端着吧。”

  避开季凛凛要接过她这一份晚饭的柔荑,可吴邪接下来放低姿态去讨好的喂到女孩子嘴边的泡面却还是毫不意外的被季凛凛给偏头错了过去,她甚至都耍脾气的做出了一副要是吴邪不让她自己吃,那她就干脆不吃的傲娇模样。

  而吴邪之前撇下她本理亏在先,于是男人只好干咳一声,随即抬眼环顾四周。

  他的左半面,白昊天扯出个憨憨笑容,在跟吴邪的对视之下很是识相的端着碗踩着脚尖坐背过身去。然后贾咳子和李加乐更是为了回避吴邪的视线一秒低头,另还如同掩饰般慌里慌张的去给对方互夹面条,结果筷子悬在半空,两个从未如此腻乎过的大男孩是愈发神情尴尬。

  而至于吴邪的右半面,刘丧似乎吃得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张脸都快要埋进了碗里。他身边的张起灵依旧神色淡淡,男人只是默默的往火中添了些枯枝细柴,仿佛对于他小伙伴们的这种哄来哄去以及被哄来哄去的场面习以为常。然而吴邪的对面……他对面坐的是胖子和黑瞎子,两个人完全好似看大戏一样,尤其是黑瞎子,他甚至嘴角噙笑,抬手示意吴邪要赶快表演,好来给他当下饭的佐料。

  吴邪不禁白了他一眼。

  这边季凛凛是等了好半天都没等来吴邪哄她,跟她道歉,跟她承认说他之前不该丢下她,再加上女孩子自打落在了焦老板手中,她怕焦老板那种人会暗中下药,因此将近一天一夜滴米未进滴水未沾。此刻季凛凛被泡面的香味儿勾着引着,肚子里不由得唱起了空城计。她再次欲要接过吴邪手中的小碗,却仍然叫男人给避了过去。于是这么一瞬间,季凛凛简直都要委屈得哭了鼻子。

  然而就在她偏过脑袋,一个娇里娇气的哼声刚落,季凛凛突觉她侧脸被一阵茸茸所扫过。

  那是吴邪蓬松的发顶。

  季凛凛叫他蹭得直痒痒,瞬间笑开了。

  “干嘛呀,跟小狗狗似的!”

  将姑娘家的细腰拢近下腹,吴邪亲昵的以着鼻尖去抵住季凛凛的。

  男人压着气声,沉嗓道。

  “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