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7章 第三十三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7 04:36: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哎,你去哪儿啊?”

  手里掐着他自树林矮丛中打回来的野鸡,刘丧快走两步追上了他前面正是慢慢悠悠踏石踩草的季凛凛。他朝向四周看了看,确定姑娘家此刻竟真的就只是独身一人,刘丧不禁心底一沉,皱了眉头。

  “怎么就你自己,吴邪或者我偶像他们不陪着你吗?现在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都还未能全然摸清,再加上焦老板的队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来……要不你等我一下,我把东西交给黑爷处理,然后你想去哪儿我陪着你去。至少如果真要碰上了什么事儿,我还能给你挡挡。”

  季凛凛半句话都没说,就光听刘丧上下嘴皮一动然后是接连解释出了一大串。

  而见他的神情完全不似开玩笑,季凛凛眨了眨眼:“我想去洗澡,你也要跟来吗?”

  “洗……洗澡?”

  刘丧愣了两秒,呆呆的重复道。他未经镜片遮挡的眼是下意识的扫过了季凛凛那绝对称得上多一分则腴少一分则柴的玲珑身段。说实话,他自己都觉得他现在好像是个觊觎人家姑娘身子的色狼变态……随即猛然回过神来,刘丧面色懊悔,立刻是偏头侧脸的移开了视线。

  对于一个快三十的年纪却还没有过一次恋爱经历的男人,女孩子这样的一句反问实在是太过直白,叫刘丧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他此刻才终于反应过来,季凛凛走的方向可不正是往河流的上游去,于是之前那些陪啊挡啊的字眼绕在舌尖,莫名就多了些许暧昧与血气翻涌。

  刘丧两腿僵硬,两手更加是不知所措。

  然后由于他自己无知无觉的拢了指,只听咔嚓一声,那野鸡的脖子楞是被他给生生折断了。

  季凛凛挑眉,虽不算走心,却也多少带了姑娘家的几分善意戏谑的赞叹。

  “哇哦。”

  **

  [呦呦呦呦,你过来看那里什么东西啊那是?!你看看,你快看!]

  [什么呀?]

  [你看你看,就在那儿,真有东西!你没瞧见吗?就在那儿呢!]

  [哪儿有东西啊?]

  [下去吧丧背儿!]

  刘丧叫胖子的屁股一顶,跌入水中。他浑身上下皆湿了个彻底,扑腾过两下才勉强站稳。

  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刘丧一面踉跄着扶住他旁边的石壁,一面急声喊道:“王胖子!”

  岸边的胖子仍还在不停的嘻嘻哈哈,他欠欠的朝刘丧比了个rockandroll的手势,随口就是一段6到不行的京腔押韵说唱:“清醒清醒,玩得尽兴,别以为长了双大眼睛,你就可以在这里搞事情!胖爷我今天给你上一课,你要感到三生有幸,即便你是小哥的粉丝,难道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清醒清醒,玩得尽兴,yeah!”

  “王胖子,我跟你没完!我……”

  刘丧说着说着,突然止住了声,因为顺着水流而漂至他身边的已经不止一具浮尸。他们其中男女皆有,都是面部朝下,露出的皮肤部分几近三分至五分腐烂程度。

  就连王胖子的脸上此时也尽收了笑意,他半躬着腰,连忙冲侧后方招手:“我勒个大去啊,天真天真,你快过来看,这回真有东西了!”

  “这些尸体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呀?”白昊天随着吴邪半蹲于岸边,她捂住口鼻,一张包子脸皱紧,有些闷闷的问道。好家伙,她真的直接一个好家伙,这要不是因为他们吃喝所用的水皆是经由了贾咳子和李加乐他们几个大男人走到上游的活水源头去取回来的,怕是白昊天都能当场把她的胃酸胆汁给吐出来。

  “从这些尸体的状态上来看,他们应该不是一直被泡在水里的。”吴邪眼睫微垂,他以指腹抵住薄唇,舌尖下意识顶腮,“我猜水底可能还有通道,估计这些尸体……糟了!”

  同男人四目相对,刘丧显然是和吴邪想到一起去了。

  “她呢?!”

  “凛凛!”

  吴邪猛地回头,正是撞上了黑瞎子望向他们这里的视线。

  黑瞎子抱臂环胸,勾了一侧嘴角。

  “哑巴的动作可不是一般的快,在那些尸体刚刚漂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去寻小不点了。”

  **

  等吴邪和胖子他们一路沿着河流急急忙忙的找到季凛凛时,恰好见着张起灵伸手拉了女孩子回岸。他用后背抵挡住他们的目光,脱下外套将季凛凛自脖颈位置到腿根处皆围得是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甚至连帽子都给她拉了起来。

  张起灵的外衫对于季凛凛来说相当宽大,使得她被浸湿滴水的黑色运动短裤就仅是在它的包裹之下露出了个边边。

  季凛凛个头虽然不高,但是比例极好,一双腿又细又直,另还冷白到几乎反光。

  赤足踩在滑石间,季凛凛抬臂朝前指了指。

  她的一只小手全部被覆在了张起灵外套的袖筒中,显得愈发娇小玲珑。

  “顺着再往上,水底下都是尸体。那边有个洞口,看起来很深,估计可以通到别的空间。”

  **

  八个方位共镇了八座雷神雕像,中间圆台处尸体围圈堆叠,如同祭祀。

  “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死人啊?”胖子道。

  黑瞎子曲膝,他单脚踩上圆台边缘,打着手电筒凑近观察,另还捏了把匕首随意的用刀背扒拉了几下:“这些尸体的腐烂程度不一,看来并不是处在同一个时间段里死亡的。依我的猜测,这里可能就是雷城核心区域的入口了。而这些人……他们应该是雷城历代的朝圣者,他们带着心中的遗憾和欲望来到此地,本做着可以平复一切遗憾的美梦,却没想到竟连命都给丢了个干净。”

  胖子哦了声,接道:“原来雷城使得就是这么个平复一切遗憾的法儿啊。人死了,当然也就不会再想到还有什么遗憾或者心愿未了了,是吧。”

  胖子原本属于说者无意,但架不住别人听者有心。季凛凛脚步停顿,她突然扭了头,大眼直直的落在吴邪的背上。而与此同时,吴邪也似有所感的默契转身。他的体贴就仿佛是印刻进骨子深处的,怕是会让手电的强光晃花了女孩子的眼,吴邪几乎是在他回身的那一刻便特意按压下了他电筒的高度。

  男人单手别进他外套的口袋里,踱步到姑娘家面前,他低头温声问道:“怎么了?”

  季凛凛抿唇,她强颜欢笑的勾了手指拨开吴邪额前那被水给浸湿成了一缕一缕的发,然后季凛凛的指腹顺势随着男人的眉心划到鼻尖,自上下两瓣薄唇来至颚处,再由锁骨去往前胸,最终停留在他肺的位置上点了点。

  姑娘家神情单纯,明明不带有任何挑逗意味,可吴邪仍是不禁幻觉了她指尖的高温焰火。

  吴邪喉结来回滑动,他甚至都哑了嗓:“我还撑得住。”

  “至少在到达雷城找到我三叔的下落之前,我都不会允许自己倒下。”

  **

  秉着“贼不走空”的思想理念,胖子扒拉来扒拉去,还就真让他从那些伏趴于圆台上的具具尸体下方找到了个油布包裹。包裹里面保存有一本笔记,最上面留着吴三省三个字的铅笔印痕。

  笔记中的字虽已不算清晰,但只要稍微用用心也依旧可辨。里头除开了是记载吴三省在哑巴村的几篇日常随笔以外,另还表达了他对待吴邪的思念之情。以及……吴邪从最后的封页内找到了他三叔藏在其中的一张老旧照片,那正是他们叔侄二人从前的合影。当年的吴邪还小,骑在他三叔的肩头笑得灿烂,当真是应了他天真无邪的名儿。

  将笔记本从已然熟睡的男人手中抽出,季凛凛推开他旁边睡姿豪放到都楞是把一只手与一条腿强压至吴邪身上的胖子。看着胖子反朝着吴邪的方向滚过去了半圈,季凛凛另还塞了个背包到他怀中,后又分别给他们两个人紧了紧被角,女孩子顺便调暗了吴邪枕旁的便携照明灯。

  外面仍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雷。

  季凛凛丝毫未有睡意,她披着条绒绒的小毯子,坐在火堆旁愣愣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血腥味道突兀袭来。

  如果不是因为她早就熟悉了小哥的气息,怕是季凛凛此刻都要犹如猫咪般炸开了毛。

  目光游弋至张起灵稍拢的左手,季凛凛压低嗓音惊诧道:“你去取蛇胆了?”

  吴邪的肺不好,这两天更是因为频频的下水憋气而愈发不堪重负。蛇胆性凉,且味苦微甘,于中医学上通常会用于清热解毒,化痰镇痉以及止咳清淤,其针对于肺、胃、肝等脏器的热毒疾患尤为显著。只是蛇胆因寄生虫和口感等等的问题不宜生吃,通常需蒸煮或者炮制成干,若是换做更为民间的做法,那就是直接拿了蛇胆泡酒。1

  张起灵掌中的出血量绝对不是他杀蛇后所该有的正常的出血量,因此季凛凛是急急忙忙的去拉扯男人的腕子。

  果然同姑娘家想得丝毫不差。

  “你用自己的血来泡蛇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