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第38章 第三十四章

小说:[剧版重启]他时日无多 作者:多肉桃桃 更新时间:2020-11-27 04:36: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通常当张起灵宿于野外时,他其实很少会特意选择进入到帐篷之中休息。一则是因为张起灵翻山穿林了这么多年,原本就不甚在意他临时小憩条件的好与坏舒适与否;二则也是出自对安全方面的考虑。将自己置身于天然的大环境当中,会更灵便他能在第一时间里警惕应付周遭内突发的意外或者袭击。

  他们一行九人,总共搭有四顶帐篷,而基于黑瞎子向来喜欢独来独往的行动习惯,再加之张起灵他总是一个人无无语的默默承担了替大家守夜的职责,因此导致其中一间帐篷就此空余了下来,里面是除开有放置到黑瞎子和张起灵二人的补给物品以外,便就连睡袋都保持了它原本最初的模样,未被弄乱分毫。

  季凛凛小手强硬的锁扣住张起灵清瘦的腕骨,几乎是半拉半拖的将这个比她高了有大半头的男人给生生拽进了帐篷,随后利索的打开里面的便携照明灯,调至最亮。季凛凛光着脚丫跪坐到防水布上,一顿扒拉着那被药品和其他等等辅助用品塞得满满的医疗箱。

  先是用纱布清理了张起灵掌心的鲜血,季凛凛看着那深深刻于其中的一道外翻着边缘皮肉的伤痕忍不住眼眶泛红。小心翼翼的用棉签沾了碘伏轻轻点涂,即使张起灵在整个过程连眉头都不曾稍皱一下,但女孩子仍然是几乎每隔她两三次的动作后便要朝那处安慰的吹吹。

  直到个小小的蝴蝶结横在了张起灵那被纱布包扎好的掌心,姑娘家盈于睫毛的一滴泪才终究坠了下来,只不过没想到却恰恰好好的是叫男人伸来的手背给接了个正着。

  “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伤着了?”季凛凛吸吸鼻子,有些瓮声瓮气的问道。

  而张起灵抿住薄唇,他五指微拢,载着那滴泪的手悬在半空是动也不动。

  “没有啦?你确定?”

  季凛凛见张起灵乖乖的点了头,于是状似满意的轻说了个好字。女孩子随即深吸进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然后是一个“萌”虎扑食,将男人按倒在了帐篷的中间。两侧膝盖正是夹跪于张起灵的腰线处,姑娘家倒是一点也不带客气的把全身的重量都施加给了他。好似生怕让男人突来一个卷腹给甩至一旁,季凛凛揣了手手,像只猫咪一般趴在了张起灵的胸膛前,愈发加大了他们二人间的接触面积。

  隔着外衫和薄薄的内搭,女孩子能明显感觉到他原本一瞬绷紧的上身肌肉正是缓慢放松。

  两条手臂自然而然的伸展于身体侧旁,男人呈大字仰躺。

  张起灵面色不改,唯有一双沉沉黑眸自深处泛起了波澜。

  “闭上!”季凛凛娇呵一声。

  女孩子压低后腰,她柔荑伸着,覆上了张起灵的眼。

  “今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躺在这里睡上一觉,尽量去补充精神和体力。所以只要不是出了什么要命的状况,你都不准踏出这顶帐篷一步!”虽然明知道张起灵此时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但季凛凛还是奶凶奶凶的朝他呲了呲她的一口小白牙。

  大概是难得会见神明被如此直白放肆的予取予求吧,季凛凛鼓了鼓脸颊,甚至有一瞬间自觉罪恶。

  张起灵的本身是矛盾的,他清冷、强劲,充满了无所不能的爆发力和持久力,以及不可名状的脆弱与孤独。男人的下半张脸堪称完美无缺,配上他如今泛白到几乎是瞧不清血色的薄唇,更是惹得姑娘家心疼不已。

  “我现在还能感觉到你的睫毛在颤哦,小哥。”

  赤着的脚丫被寻摸而来的温热掌心包裹,只一下捏一下揉的,便足以让季凛凛又麻又痒的软了细腰和脊背。调皮的岔开她遮在张起灵眼前的中指与无名指,女孩子略微放了他的视线。男人瞳孔中印有便携灯冷白的亮光,墨与银的融合犹如透析过月下山海。

  他为人间绝景,无人可及。

  “呀!”撞碎了他寂寞的静,是姑娘家的一声小小惊呼。

  原来季凛凛工装裤上的一侧口袋拉链因着她之前的挨挨蹭蹭而无知无觉的卡进了男人皮带的金属扣内。

  季凛凛生拉硬拽的弄了几下,直等到她的力气实在是撑不住她继续去鼓捣,于是只好手足无措加委屈巴巴的趴在张起灵的胸膛前不再胡乱折腾。

  “小哥……”

  张起灵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在季凛凛一眨巴一眨巴的大眼注视之下,他伸手过去。

  他现在根本看不见,全凭感觉,总是会不小心戳到姑娘家腰间的软肉。

  伴随季凛凛嗓里压抑不住的嘻嘻哈哈,只听咔哒一声,男人指尖灵活的解了纠葛。

  “你动下试试。”

  “小哥……你这是直接把皮带给掰坏啦?!”

  **

  ——我们在温泉边扎营,假气象队内的人纷纷出现梦游症状。

  ——在梦游中,他们全部重复着一组古怪的祭拜动作。我查了资料,发现这是种在祭祀雷神的过程里级别最高的祭拜礼仪。但他们为什么会沉浸于梦中并做出这样的动作呢?

  ——据队里地质学家的推测,这可能是由地磁所导致的一种映射现象。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这群人受到此地地磁的影响,在重复着上一批来到这处的人的动作。

  ——至于这些动作是不是与进入雷城相关,还需实验佐证。

  三叔在笔记里所提及到的梦中跪拜现象同样发生于了吴邪他们这一行人内,首先中招的就是刘丧和胖子。尤其是刘丧,要不是因为吴邪和白昊天发现的及时,他此刻都已经从悬崖边上纵身一跃,尸骨无存了。

  “如果说只要睡觉就有可能会出现梦游的情况,那我们从现在开始必须互相看着。”吴邪拢了拢他披在身上的毛毯,“要是像刘丧那样一脚踏空,未免死的太冤枉。”

  刘丧反手捏着脖颈,神情后怕:“我就觉得今晚睡得特别熟,根本连梦都没做一个。”

  “哎,赶巧了,我也是!”胖子吐了花生皮,附和一句,“不过胖爷我向来……”

  胖子说着说着便没了音,他捅捅吴邪的手臂,朝他后头一扬下巴。

  “天真,贾咳子和李加乐这是要开始了?”

  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此刻围坐在营地火堆旁的要么是像张起灵、季凛凛、黑瞎子这样一直未睡的,又或者是像吴邪、胖子、白昊天以及刘丧这样睡了又醒的。而之前看李加乐和贾咳子他们两个并躺于帐篷里正是梦得香,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去硬要叫他们起床。

  眼见李加乐和贾咳子晃晃悠悠的沿着石路而去,吴邪撂了毛毯,率先起身:“先别叫醒他们两个,看方向,他们可能要去往积尸地。”

  **

  就在贾咳子与李加乐依照地磁映射做完了一整套的祭拜动作,即将是要触碰到神像的那刻,吴邪高喊出声的一句不好使得刘丧和白昊天他们是立刻冲上前去。于是在一阵混乱当中,该抱腰的抱腰,该拽手的拽手,楞把两个人从雷神像的位置朝后拖出了大约一米左右的距离。

  后脚跟在地上划出两道明显土痕,完全用不上力的李加乐是如同被挟持一般的叫胖子抄住了两臂腋下。他万分茫然的瞧了瞧他旁边让刘丧和白昊天撑着才不至于一屁股坐到地上的贾咳子,随后憨憨转头,正是对上了胖子自上往下看来的目光。

  “胖爷,你干嘛啊?”李加乐呆愣的问了句,显然还搞不清楚状况。

  胖子一咧嘴,故作深沉的感叹道:“heyboy,godblessyou.”

  “愿上帝与你同在,宝贝儿。”

  于是李加乐的神情之中更是由古怪透露出了几丝惊恐。

  “啥呀?!”

  **

  [别进去,快跑!]

  [哎哎,这呼啦啦的一团黑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去,没路了!]

  [丧背儿,它们是不是要来啦?!]

  [还有十秒!]

  [小哥,快!快点儿!]

  [墙破开了,丧背儿进来!]

  [真不简单哦丧背儿,你丫还会训蝉啊,给胖爷我玩玩!]

  “玩什么呀,不过是侥幸罢了,在这之前我都没把握真能成。”

  大多数的昆虫其实都对声音敏感,甚至还有不少昆虫是可以听到每秒二十万次的频率超声。

  刘丧掌心中拿着的是个约有一指长左右的银哨,共振尖锐,足矣对相当多品种的虫类造成威慑。他避开胖子伸过来的手,满脸拒绝。毕竟以这个哨声的刺耳程度,要是随便交给了胖子去耍去折腾,凭他的行事作风,最后备受折磨的一定是刘丧和贾咳子。因此刘丧没好气的白了王胖子一眼,自顾自的将银哨收回袖间。

  “我去,这儿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哈哈,死!”

  胖子反正也不在意刘丧的“小气”巴巴,因为他很快就于一只掉队的虫子身上找到了乐趣。于是正当众人都被那只叫胖子给拍死于手臂上的虫给吸引过注意的当下,刘丧拉住了原本也想要上前围观的季凛凛的袖口。

  他错开与姑娘家大眼对视的目光,干巴巴的咳了声:“给你。”

  他在把银哨递给季凛凛之前,还不忘将其擦了个干净。

  “给我干什么呀?”季凛凛是真的有所疑惑。

  而刘丧张了张嘴,可到底是将那十句八句的皆都全数吞了回去,只撇下六个字。

  “你拿着就是了!”

  说完,他转身,仅留下后背对着季凛凛。

  “看看看看,胖爷我也抓住了一把夏天呢!”胖子仿若展示礼物般的慢慢抬开手。

  “这东西叫角蝉。”吴邪将被压扁的虫捏到电筒下观察,“喜欢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对声音特别敏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刘丧刚刚在吹响了哨音后,它们会迫不及待逃离的原因。”

  几乎是于吴邪话音方落的一刻,贾咳子侧了侧耳,突然询问道:“你们听见回声了吗?”

  “回声?”